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深渊的罪责
深渊的罪责 连载中

深渊的罪责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姜汁泡泡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悬疑惊悚 李肖阳 程止

悬疑惊悚小说《深渊的罪责》是作者““姜汁泡泡”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程止李肖阳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而王月月正在小区里的便利店买早餐,便让程止稍等两分钟。程止将车熄火,坐在车里感受着这秋日的早晨,带着些许阳光和微风的味道,勾起了唇角。如果每个早晨都是这么的人间美丽那该多好啊,有时候反而是普普通通的日子却有很多人感受不到。王月月拎着两份早餐站在小区门口,扭头看向两边的车,忽的眼前一亮,疾步来到程止车...展开

《深渊的罪责》章节试读:

“快坐快坐”王成招呼着程止等人落座,随后让助手给他们端水。

自己则去办公室把档案拿过来给林言等人,一边眼神示意旁边的助手将拍摄的案发现场等情况投射出来。

“死者男,卢国庆,六十五岁,立夏区沂堂镇安巷村人,死因为落水窒息死亡,妻子在十年前因为子宫癌去世,有一个儿子39岁,姓名卢作伟,已经成家立业,一直在B市工作,所以在B市买了房子,但是每个月会回来看一次父亲”王成说道。

“那是怎么发现死者的呢?”李肖阳开口问道。

“起因是村民晨跑经过水库看到一大坨黑色物体浮在水面上,他有些好奇,但是又离着物体有些远加上天气阴沉有些看不清楚,所以就用手机的放大功能拍摄了下来”

“拍好之后他打开图库,看了一下有些模糊,又拍了一张,发现好像的确是个人,于是回到村里叫来了村民进行打捞”

说到这王成停顿了一下,复尔说道“一开始由于尸体被泡的太多肿胀,所以无法辨认,后来报警之后,我们去到现场在村里进行排查,发现唯独村里的卢国庆不在。”

“他家中锁着门,通过询问邻居,才发现已经两天没有见他了。”

“要知道卢国庆这个人爱酒如命,基本上每天都会去镇上喝酒,早上去,下午回来,但是最近这两天没有看到他。”

“于是我们又根据邻居提供的信息来到镇上的一个来喜饭店,据老板说他前天下午回去后,已经两天没有过来了,而死者的死亡时间线正好吻合。”

“于是我们把卢国庆和死者的DNA进行检验,发现死者正是卢国庆。”

林言拿起死亡鉴定书“根据法医初步检查,死者卢国庆死亡时间在12月6号的晚上七点多,死因是意外落水窒息死亡?”

“对,根据初步检验的结果,卢国庆的确是意外落水导致的死亡,并没有外力导致的身体表伤。”王成喝了一杯水回答道。

“那为什么家属要认为是谋杀呢?”李肖阳放下手中的资料抬头向王成问道。

王成听到这,有些脸色不好,他没好气的说“确定死者是卢国庆的那天,我们就通知家属来认领尸体,但是卢国庆的儿子卢作伟见到尸体后非得嚷嚷着说他父亲不是落水意外身亡,说是被谋杀的。”

“根据他提供的口供,说是半个月前他的父亲和地邻王某因为土地边沟的事情,打了一架,对方王某七十岁,被卢国庆用铁锨伤到了肋骨,一直在住院,对方的儿子知道后让卢国庆赔钱,但是卢国庆一直没给,所以对方叫嚣要弄死卢国庆。”

“但是根据我们的调查,王某的儿子不存在杀人动机,卢国庆死的那天王某在家养伤,王某的儿子在A市总区一直正常上班,根据时间推断,王某这边根本没有时间去作案”

“所以这就是卢作伟的谋杀理由?”林言转着笔,漫不经心的问道。

王成沉声道“对,这就是他所说的理由,虽然目前来看地邻没有作案的理由,但是我们也不敢草草结案,再加上卢作伟不同意给死者说解剖,只能僵持在这。”

程止掏出笔记本和笔,记录下所说的线索,当她的笔尖划到卢国庆4号下午的离开时间,发出疑问“那死者离开来喜饭店的时间是几点呢?”

听到程止发出的疑问,三人抬头望向程止,有些诧异,没想到程止第一次参与破案就点出了问题。

看到投过来的目光,程止有些不适应,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做错了,毕竟自己第一次参与破案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抛出问题,是不是有点过于显摆。

“怎么了?是……我哪里说错了么?”程止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

“不,小程你问的很好”王成在诧异完后,就向程止投过去一个赞叹的目光。

毕竟他也没想到程止的敏锐力那么强,第一次参与破案就可以有勇气的提出问题。

“林言啊,你可真是捡到宝了”王成意味深长的对着林言说道。

而林言和李肖阳也将赞叹目光投过去,做刑警,就应该有一颗发现问题的心,这样才可以找到答案。

“其实当天的时候我们就问了饭店老板,但是由于每次死者去他店里喝酒吃饭的时候,都是单独 小屋喝酒,并且每次都是先结账,所以老板也不知道他离开的时间。”

王成想起点什么,赶紧说道“但是据服务员说,死者一般好像都是在五六点的时候离开,再具体点就不知道了.”

毕竟饭店里人虽然不算多,但是来来往往的客流量也不算少,加上死者一直在他们家喝酒所以就没有太大关注。加上他们是店面也不是很大,所以监控也没有。”

想到这王成皱起眉头,因为没有监控,也提供不了有力的证词,这让他们在破案的时候增加了很大的难度。

“有没有排查周围的监控,看看当天有没有死者的身影?”林言掏出两粒薄荷糖放在嘴里,这会让他在办案的时候比较醒脑。

“这两天因为一直走访,所以今天下午才让人去看,正好他们前脚走你们后脚就来了。”王成想到这,还乐呵了一下。

林言站起身来,抖了抖裤腿,对着王成挑眉说道“今天下雪也没办法去案发现场勘察,你先带我们去看看死者,让我们李大法医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程止三人随着王成的带领来到解剖室,在换衣区穿上了一次性无菌防尘衣,带好口罩,套上橡胶手套走了进去。

“王队,你们过来了。”

负责立夏区的法医王楠朝着来人点头示意,然后伸出手表示自己暂时不方便交谈。

王楠是新调过来的法医,所以也不认识程止等人,但是能被王成带过来的人,除了总区的人也不做他想。

到了解剖室就是李肖阳的主场,其他人也帮不上忙,就看着王楠和李肖阳将冰柜的尸体拉出来,放在解剖台上。

程止望着解剖台上高高耸起的“大气球”,胃部翻腾的食物直直的往上顶,她难受得瞪大眸子,手臂挡着嘴,冲出解剖室来到洗手间大吐特吐。

“呕…..呜呕…..呜呕…..呜”

程止看着镜子里因为呕吐苍白的脸,眼神有些涣散。

这是她第一次直面的接触尸体,虽然当初看过大体老师,但是感觉却完全不一样,这次是直面的充饥。

她不由得对自己发出疑问,只不过是一具尸体自己就怕成这样,自己真的能做一名好警察,好刑警吗?她有些开始不确定起来。

一时间让她有些战栗。

“其实我当初和你一样,第一次见到尸体的时候也会呕吐,甚至不敢去触摸。”

听到旁边的声音,程止扭动僵硬的脖子看向来人。

李肖阳看着程止的样子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其实人都会怕,毕竟他死之前是和我们可以交谈的活人,而死了之后的样子可能多少会让人有些害怕,但其实想想,万物都有生命,所以也都会有走向死亡的那一刻,这样想想是不是会不会好一点”

  • 上一篇:暂无文章
  • 下一本>>《我在密室遇到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