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兽世万人迷:撩兽种田两不误
兽世万人迷:撩兽种田两不误 连载中

兽世万人迷:撩兽种田两不误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越惊梦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寒烬,缙云 陆羽,九阴

网文大咖“越惊梦”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兽世万人迷:撩兽种田两不误》,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陆羽,九阴寒烬,缙云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下一秒,一头獠牙长且锋利的健壮黑皮疣猪就从草丛后冲出,呜呜直叫的追赶不舍。从未如此长时间狂奔,纵使体力逐渐不支,陆羽也不敢慢下哪怕一秒。就怕慢了那一秒,那头几百斤重的大野猪能用一记猪突猛刺送她上西天。她才刚从飞船爆炸事件中存活下来,还不想丧命于此...展开

《兽世万人迷:撩兽种田两不误》章节试读:

“不然,你一直在这林子里转悠,又见不到其他兽人。这样下去,哪有机会前往更大的兽人聚集地。在这荒郊野地的,你要怎么传授知识和文明的火种?”

“……说的也是,”陆羽摸摸下巴,感觉土豆这话有点对,但又有点不对。

她一时也说不上来,只好先主动出击。

起码得让这个原住民和她有所交流,她才能知道现在的兽世具体到底是啥情况,才好决定拿出相对应的东西交给他们,而不是抓马乱教。

不然这样子胡思乱想,也不是个事,说不定还耽误时间呢。

陆羽想通后挺起腰板,对土豆说道,“把小背包里那个摔不烂的陶罐和陶制的匕首拿出来,我准备要开始表演了。”

“好咧!小主人,您接好咯!”

见她主动要赶任务,土豆二话不说,就把小背包里的东西拿出来。陆羽适时把手背到身后,下一秒东西落在手上,沉甸甸的。

陆羽掂量了一下,这才从后背拿出来,瞬间想好如何向蛇兽解释这两样东西来历的措辞。胡诌嘛,对陆羽来说并不难,甚至可以说很轻松。

心里美滋滋的,她随即从石头上起身,雄赳赳气昂昂的朝河滩上处理猎物的蛇兽走去。

“小主人加油!”看热闹不嫌事大,土豆伸出两只手,疯狂摇旗呐喊。

要说土豆最欣赏陆羽哪里,那就是她随遇而安的性格,还有那不得不提的临场应变能力。以其她那舌灿莲花的口才,应付一个蛇兽不成问题。

毕竟,在她原本的世界,她可是靠嘴炮就能把要跳楼自杀的人给忽悠下来。在天台上的一对一心理辅导,成功打消了对方轻生的念头。

那人事后还给陆羽送了一面‘感谢教授,救我狗命’的小锦旗呢。

让她应付一个蛇兽顺便套话,妥妥的。

于是摇旗呐喊的土豆目送陆羽出征,但首战就不怎么顺利。

她摔倒了……

扭到的脚踝在她落地时十分不给面子,疼得陆羽来了一个失意体前屈。对着不远处的蛇兽来了一记五体投地的跪拜大礼,还是非常丝滑的那种。

‘碰!’的落地有声,惊得土豆吓出呐喊状的表情包。

那边处理猎物的蛇兽也注意到陆羽这边搞出的动静,注意到她摔倒,蛇兽原本冷漠的神色有一瞬紧张,他立马站起身,面上明显出现了担忧的神色。

可即便这样,刚迈出一步的蛇兽下一秒神情又变得冷漠起来。扭头之余,冷漠的神色中又闪过一丝纠结。结果就是犹豫再三后还是毫无动作,又坐回去继续处理猎物。

眼见那蛇兽行为古怪,明明担心却又表现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就连土豆也被他搞懵了,不懂这个雄性蛇兽到底为什么这么奇怪。

来不及管蛇兽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土豆赶紧飘到陆羽跟前询问,“小主人,你没事吧?”

它刚才可是听到了清晰的脑壳嗑地声啊!

脑壳疼的陆羽伸手比划OK的手势,麻溜起身,低声说道,“小问题,莫慌张。”

随即,站起身的陆羽把摔落地上的陶罐捡了起来,腾出手揉了揉肿起一个包的额头。深吸一口气缓解脑壳和脚踝造成的痛楚,继续朝那个蛇兽走去。

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陆羽发现一件事。

那个蛇兽知道她正在朝他的方向走去,而且陆羽越靠近他,他越紧张!

毕竟他的背都挺成一块木板那般僵硬了,就连处理猎物时剥皮的动作也变得不利索。这和她刚才坐在石头上看他处理猎物时流畅利索的手法,完全是两回事。

这个蛇兽真的有可能像土豆说的那样,害羞和不善于打交道。

这好啊,她陆羽最擅长的,就是和别人打交道了。

陆羽眉眼一弯,对这样羞涩而拘谨的蛇兽起了几分探究的欲望。

一般来说,容易拘谨而害羞的,不管是人还是兽,他们的本性都不坏。甚至可以说,他们渴望融入嘈杂的大环境,希望自己能随意的畅所欲言,和其他人轻易打成一片。

这样的关系不难处理,只需要多一点的关心和引导,接下来的一切就会水到渠成。

刚好,陆羽非常善于揣摩人心,对于身边人的情绪变化,她总能非常敏锐的察觉。并让自己做出合适的举动和说出恰当的言辞,来处理一切事情。

这般平静的想好了如何应付这个陌生的蛇兽,陆羽已然走到对方身边。

这般近距离的观看,让陆羽不由得再次感叹,真是长着一张女娲炫技的脸。

大概是因为白化症,这个雄性蛇兽的眉毛颜色偏浅金,不算寡淡。但睫毛就全是白的,而且还又浓又密,甚至微微上翘。

那好看的睫毛,看的陆羽一个女的都有点小嫉妒。

比例和弧度都极为完美的侧脸,更显对方鼻梁高挺。因她的到来而紧张得抿起的薄唇,让下颚线绷得硬朗清晰,使得侧脸透着几分不好相处之感。

陆羽不禁觉得有几分好笑,如果她没漏看,按照土豆给她的资料来看。兽世完全是靠雄性猎食,雌性负责产仔带娃,分工明确。

这样的劳动力构造注定雄性多为强势且独立,很少出现像面前这个蛇兽这样的情况。

能有这种奇怪表现,肯定有其他外在因素。

既然如此,就让她来看看,这个雄性蛇兽,为何这般反常吧。

陆羽此时刚好走到对方身旁,看到对方停下手上全部的动作后。她抱着土陶罐,冲对方微微颔首致谢,放缓了声音和姿态,诚恳无比。

“在向你正式道谢之前,我得先致歉。你出手救我,却在水下被不明所以的我踹了一脚,对不起,希望没伤到你。”

雌性的声音非常轻柔,像溪涧流过的小溪一般清澈温润。

致谢的话语里带着诚挚的道歉,显然在等待他的回应。他眼睑低垂,静默的注视着眼前的猎物。最终合上眼,选择起身,在陆雨的期待中面向她。

感觉到对方起身,陆雨也适时收起低伏的姿态,直起身板,直视对方。

就在她抬头彻底看清楚对方的脸后,她却楞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