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提线木偶剧
提线木偶剧 连载中

提线木偶剧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青山与城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余沈 悬疑惊悚 青山与城

悬疑惊悚小说《提线木偶剧》,由网络作家“青山与城”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余沈青山与城,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她的生活十分规律,早上九点准时出现在公司门口,下午六点左右经过咖啡店街角的路口。但每个月的中旬,她都会前往银行,那天的她,脸上永远保持着无法掩盖住的悲伤。孤僻,沉默,忧伤......只有从小被条条框框束缚的孩子,才能够养成这样的习惯,又是一个活在父母压迫的可怜虫。但是作为一个优秀的狩猎者,不应该对猎...展开

《提线木偶剧》章节试读:

酒吧门口。

王经理在酒精的刺激下走起路来十分滑稽,杳杳紧张地低头跟在王经理的身后。

“杳杳,我的车停在那里,你把车开过来。”

王经理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巷口,朝杳杳丢了串车钥匙。

杳杳接过钥匙,点了点头,迅速朝着王经理指着的方向走去。

入夜之后,天下起了雨,骤降的气温让衣服单薄的杳杳不由得一颤。

顶着刺骨的雨水,杳杳走到王经理所说的巷口,除了一个孤零零的铁质垃圾箱孤独地依靠在墙边,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杳杳往里面走了两步,确认里面没有王经理的车,一瞬间便意识到情况不对。

小巷很暗,唯有一盏凄冷的路灯提供光亮,正当杳杳准备转身离去,地面上突然间出现了一道肥胖的影子。

灯光把影子拉得修长,杳杳的心脏就像是被一只手紧紧捏住,无法呼吸。

杳杳侧过头,来人是王经理,此时的王经理眼神戏谑,一副计谋得逞的嘴脸。

杳杳此时已经顾不得什么,想要迅速逃离,王经理的巨大身躯却将狭小的巷道堵得水泄不通。

他轻轻用力就将杳杳推动倒在地。

“杳杳,从了我吧,只要从了我,钱,升职,我都可以满足你。”

王经理用着诱人的条件想要说服杳杳,一步步逼近。

“王经理,我不需要,我该回家了,让我走吧!”

杳杳忍着疼痛站起身,从手边抄起一个玻璃空瓶指着步步紧逼的王经理。

王经理见杳杳还想反抗,向前一步,伸出手掌将杳杳再次抽倒在地。

“走?走去哪儿?软的不吃,那就给你吃点硬的,给脸不要脸的东西,穿成这样不就是想要勾引老子吗?”王经理熟练地解开腰间的皮带。

这是王经理第四次做这种事情,假借挪车把无知的女孩骗到这个巷道。

而这个巷道也是他精心挑选的犯罪场地,没有监控,没有行人,也就没有任何的顾虑。

当然,王经理从来就不会担心会有人泄密。

极少有女孩子会允许这种事情被传得人尽皆知,水到渠成之后,最多就是添上一笔封口费罢了。

此时的杳杳和之前的三个女孩一样,不过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猎物,而他却是高高在上的猎人。

杳杳惊恐地望着扑上来的王经理,用尽全身的力气试图逃离,即使王经理喝了不少酒,但是男性和女性之间身体素质的差距就像是无法跨越的鸿沟。

王经理开始不紧不慢地撕扯杳杳的上衣,白如凝脂的肌肤让王经理如同尝到荤腥的猛兽,充满占有的眼神就想要将眼前的女孩蚕食殆尽。

杳杳已经顾不得脸上的肿痛,嘴巴被王经理的手掌捂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呼救声,恐惧和绝望交织着蔓延全身。

她后悔了。

她后悔不该听信王经理的话去挪车。

后悔听了闺蜜的鬼话陪她来酒吧买醉。

但是,后悔有什么用呢?

“救命!救命!有没有人听到!有没有人能救救我!”

杳杳心中的呐喊声化成眼角的泪水滴落在潮湿的地面。

“要结束了吗?”杳杳心想。

“喂喂喂,这位肥猪先生,这位女士似乎不太喜欢你呀!”

如同洪钟般的声音从巷口传来,王经理和杳杳的身体猛地一颤。

王经理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身着黑衣,戴着口罩和帽子的男人站在巷口,正俯视着他们,唯一能看清的眼睛透着浓浓的玩意。

“你是谁?”王经理怒道。

“我是谁?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路人而已。”男人笑着说道。

“滚开,别坏了老子的好事,别怪我没提醒你!”王经理甩开身下的杳杳,朝着男人走去。

“哎呀,还真是可怕,既然你先动手的话,那就不好意思了。”

男人话音刚落,猛地向王经理这边冲了过来,王经理紧握拳头朝着男人挥去。

男人向左侧移动,灵活躲开,趁势抓起王经理的后颈,重重地朝着墙边铁质垃圾桶的角砸去。

只听见砰的一声,王经理的巨大身躯重重摔在地上,瞬间没了气息。

他太阳穴的位置流着鲜血,将地面染得猩红,没一会儿就被雨水冲刷而去。

王经理从暴怒挥拳到躺在地上,仅仅只过去了几秒钟的功夫,杳杳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震撼的说不出话。

男人拍了拍手,朝着地上的杳杳径直走去,高大的身影将杳杳瘦小的身躯笼罩。

“美丽的小姐,你没事吧?”男人绅士地伸出手。

“谢谢你,我没事,只是王经理他……”杳杳顺着男人的手站起身,看向地上的尸体。

“没关系的,我会处理好的,如果有人找上你的话,你就肯定自己没有见过他,其余的交给我,听懂了吗?”

“可是…酒吧门口的监控。”雁杳神色紧张地问道。

男人依旧云淡风轻,从怀里拿出了一枚项链挂在杳杳的脖子上。

“放心,我已经处理过了,这是给你的见面礼,回去洗个热水澡,做个好梦。”

杳杳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后准备离开了这个噩梦般的小巷。

“你叫什么名字?”走到巷口的女孩转过头,看向男人问道。

“我叫余沈,你呢?”

“我叫雁杳。”

“晚安,雁杳。”

“晚安,余沈。”

望着雁杳离开的背影,余沈转过头看向地上的尸体,嘴角勾起计划完成的笑容。

余沈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石头丢在地上,然后踩在上面往后一划,一道清晰的划痕出现在了地面之上。

他简单处理了一下现场,随后在地上捡起破碎的衣服碎片,缓缓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衣服残存的香味涌鼻腔,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

“小鱼咬钩了…”

离开这条小巷时,余沈再次看向地面的尸体,眼神仿佛在嘲讽,又充满了漠然,这是杀人者的眼神,这也是胜利者的眼神。

这是余沈第一次杀人,但这不是余沈第一次夺走生命。

从路边的蚂蚁到池塘的青蛙,从山间的野猫到小区的野狗,都成为了密室中的珍贵收藏。

余沈十分沉醉这种夺走生命的感觉,这种掌控生死的感觉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令人神迷。

雨更大了,余沈压低了帽檐,身影逐渐消失在了蒙蒙的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