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王爷真不用帮忙
王爷真不用帮忙 连载中

王爷真不用帮忙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厄兰岛的邓利明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夜苏离 肖锦华

古代言情小说《王爷真不用帮忙》,男女主角分别是肖锦华夜苏离,作者“厄兰岛的邓利明”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所以她现在就睁眼躺着,假装在发呆,一个小傻子发不发呆谁又会觉得奇怪呢。到底怎么做才能恢复正常又不让人怀疑呢?要不去跳湖然后再醒来?危险系数有点大。那撞墙呢?有点奇怪。被东西砸一下?作为医科大最优秀的学生,要是砸别人这倒是好操作,只是砸自己还比较生疏,这哪有轻重,万一醒不来可麻烦了,我还没活够...展开

《王爷真不用帮忙》章节试读:

在皇宫附近的一座宅子里,夜苏离坐在会客厅,抿着唇,睁着他漂亮的眸子看着眼前的胖和尚“如何了?她可还好?”

和尚看了看眼前人殷切的目光,回道“已经恢复了,你要是想见她,可以准备了。”

“好,多谢。”说完就提起衣袍,抬脚往书房走去,走之前还吩咐道“随风,送客。”

“呵呵,不谢不谢。”胖和尚讪讪地笑道。

这个家伙,真是用完人就扔,也不说给来一顿素斋,和尚我辛辛苦苦这一趟,很累的好吗。

算了算了,惹不起还躲得起啦。

在门外的随风这会出现了,“普空大师,请。”

随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胖和尚跟着离开。

出门之前,随风递给普空和尚一个钱袋子,让他去买点吃的,并跟他道谢说辛苦。

普空和尚心道随风这个侍卫,还是很懂人情世故的嘛,还知道找人办事要请客吃饭。

不像那个小子,真是的,这个样子,姑娘怎么会喜欢他。普空和尚不敢开口吐槽,只能在心里嘟嘟囔囔。

边想边跨出大门,又回头看着这“摄政王府”几个大字叹了口气,离开了。——————————————————————

那边书房里,随陌正在汇报道“王爷,据可靠消息,左相家两位公子明日会带左相府大小姐去一个诗会,这个诗会是太傅家长子长孙许严淳举办的,应当是为了这次国子学假期而庆贺。还有消息传出,说左相家大小姐恢复神智,不再如五岁孩童一般。”随陌如往常一般把打听来的消息汇报给夜苏离。

没有精细到时辰地点是为了节约时间,不过这些消息也已经被查的清清楚楚。

夜苏离坐在书桌前,手中的奏折又翻了一页,剑眉轻挑,“等本王看完奏折,拿回宫里给皇帝,告诉他,以后这些东西别再送来王府,本王没时间,让他自己处理,有问题再来找本王。”说完之后又低头看折子。

“是,王爷,”随陌看着自家王爷,犹豫了一下又问道“王爷今日可是要出门?”每一次自家王爷忙着处理完手头上的事,都是因为后面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可最近没听到什么消息啊。

这就奇怪了。

“明日出门。”夜苏离清冷的声音传到随陌耳中。嗯?这就更奇怪了。根据传来的消息,明日并无要事啊。

就,一个诗会,难不成王爷诗瘾大发,要去跟那些公子哥一起吟诗作对?

想到这里,随陌忍不住“爷,推了陛下给的折子去赴诗会,会不会有点不好啊?这要是传出去,咱们王府的威严何在?您摄政王的威严何在?”言语之间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夜苏离“???”

“无事,你明日不用去了,让随风同我一起就好,你去宫里看看陛下可有什么要交代你的。”言外之意就是,你最好先搞清楚自己是谁的人,拿着谁给的俸禄再来跟本王说话。

随陌一听这话,赶紧摆手道“这可使不得,属下是王爷的下属,王爷去哪,属下就跟到哪。陛下那边可轮不到属下操心,”边说还边看着夜苏离的脸色,见他没有什么情绪变化,又补了一句,“那明天我就跟爷一起出去了?”夜苏离快速的浏览着剩下的奏折,时不时地拿笔在上面进行批注,也没有搭理随陌。

“爷?我……”随陌又张开嘴。

“滚!”刚想再一表忠心的随陌被夜苏离一个轻飘飘的‘滚’字给把嘴堵住了。

只得“哎,好嘞爷。”灰溜溜的转头往出走。

走出书房顺便带上了门。

出了书房,往王府前厅走去,准备找随风好好说一下王爷的反常之处。

找了一圈,看见随风搞了一批名贵的花草树木,正指挥着丫鬟小厮往王府主院里搬,还不停地叮嘱小心点。

今天真是见鬼了,王爷往后不打算批奏折,要全部给陛下。

随风这个杀人不眨眼地在这里摆弄花草,难不成一个两个的都转性子了?问不出王爷,难道还搞不定随风吗?随陌露出一个自以为很和蔼但实际很猥琐的笑容冲着随风招手道“随风,你咋回事啊,咱们爷那大老粗,也不是那种能搞花花草草的人啊,你怎么弄了这些来,”随陌瞅瞅这个,看看那个,“叫我说,要想让王爷高兴,你还不如弄几个犯人,至少能让爷练练身手。”

随风瞥了他一眼,说了一句,“都是王爷吩咐的。”

“什么?!爷这是咋回事,这两天状态不对啊,又是罢工又是买花的,”说着话,又把视线收回来,盯着随风,“你知不知道咋回事?”

“?不知?”随风一脸莫名其妙。

看着随风好像确实不知道,但又一点不好奇的样子随陌也不再纠结。反正能知道的王爷最后都会让他俩知道。

“哎,随风,这个花怪好看的,能不能搬一盆给我养养?”

“可以,吐蕃国进口的,一盆五百两。”随风眼睛都不眨一下。

“我去,这么贵,还是留在主院吧,我过来看就行。什么花,这么贵,比我一年俸禄都贵。”作为摄政王的贴身侍卫,王爷给的俸禄已经是数一数二的了,更何况他们每人自己还有其他渠道的资金来源。

但随陌还是不想花这么多钱买这花,对他来说,确实没啥用,也确实贵。

——————————————————

第二天“随风,咱们去哪?”随陌看着自家爷闷头往前走,自己连去哪都不知道,不由得用胳膊肘撞了一下一起来的随风。

随风“不清楚,跟着走就对了,别问那么多,爷心里有数。”听了随风的回答,随陌只觉得无话可说,只得跟着走。

看着自家爷穿过了皇城附近的大臣府邸,又穿过了早上还不那么热闹的商业街,穿过了百姓的居住区,甚至从菜市场旁边经过。

没人的时候还会用一下轻功。

弄得随风随陌一直盯着,不然一眨眼自家爷就没。像个不受爹娘管制的调皮的小男孩。

最后跨越大半个京城走到城门口,夜苏离停了下来。

随风注意到之后马上上前,给守城的士兵看一眼王府令牌,然后顺利出城。

出城后,随风随陌就眼看着自家爷疯了一样,到了没人的地儿就施展轻功,咻咻咻的就不见了。

两人赶紧就追上去,追着追着随陌就觉得不对了,这不是许太傅孙子要举办诗会那地方的必经之路,王爷难不成真要去吟诗作对?随陌脑子里嘀嘀咕咕,脚上却不敢放松,使出了十成十的劲跟着夜苏离。

等追到的时候,发现自家爷趴在湖边,把自己整的十分狼狈,这俩忠心的下属正要上前问问谁胆子这么大,竟敢偷袭当朝摄政王。

嗯,没错,在他们看来,凭自己王爷的能力,除非偷袭不然没人能把他搞成这么狼狈。

然而还没问出口,那个武功高强的王爷说话了:“你们俩觉得这样像不像溺水?会不会不够惨?本王要不要给身上涂点泥巴或者弄些杂草,这样会不会更像?对了,溺水的人还会喝一肚子水。”说着就跳进湖里喝水去了。

随风、随陌满头乌鸦嘎嘎叫这是谁家主子,快来领走,肯定不是我家的。

“爷,”随风上手去拦,“爷,可以了,现在很像了。”而随陌还只是满脸抽搐的看着,时不时的还偏过头不想看。

“是吗,那就行,”夜苏离得到认可,开始吩咐起来,“你俩,等会儿左相府的马车过来之后,想办法把相府大小姐引过来,让她看到这里有人溺水,”说着,把已经湿透的头发撩到后面,“记住,只有她一个人。”随陌不懂,盯着夜苏离,看着自家王爷即使浑身湿透,头上杂草乱插,嘴边还有脏兮兮的湖水,还是保持高冷说出这句话,实在是没搞懂哪里出错了。

最后被随风拉走去办自家爷吩咐的事情了,只当是一个神秘的任务吧。

大概一刻钟之后,夜苏离听见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伴随着随陌清亮但有点故意的嗓音“这位小姐,我家公子就在这,你快救救他,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救不活公子我也不用回去了,老爷夫人肯定会打死我的。”说着说着都带上了哭腔。

“不必着急,我先看看,一般溺水时间不长是可以救活的,你别着急。”清亮温柔的女声传来,夜苏离立马头朝外下肢朝里趴在湖边。

肖锦华也没想到自己第一天出门就遇到这种事情,两位哥哥刚刚看到两只罕见的酒红色花斑的小兔子,非得给自己追兔子,说这边一会儿会有很多公子小姐过来,不危险。

这会儿只能自己留下小厮看马车,自己带着两个丫鬟来看看,希望能帮一下这位公子。

没有按主子要求只带来大小姐一人,随陌也比较忐忑,所以干脆在拐弯过来湖边的时候,趁肖锦华不注意把她的两个丫鬟打晕了。

而肖锦华满脑子都是救人,根本没注意。

现在只希望这个陌生人还没死透,只要有气,自己这个21世纪医学天才倒是没什么救不了的。

“快,把他从水里拉出来。”两人一起把夜苏离拉出来,平放在湖边。

肖锦华看这样子感觉喝了不少水,摸了下脉搏,听了听心脏,还都挺有力的,应该是溺水不久。

挽起袖子,一会儿按胸口,一会儿按肚子,直到地上躺着的这个人把水吐得差不多了也不见醒来,肖锦华纠结了片刻,最终救人还是占据上风。

只是谁来执行,自己的丫鬟可不行,都是古代人,这样一来不是让她们没法活了。

这个公子的小厮?看他那着急的神色恐怕做不好,万一没救回来,他家老爷是不是还追究他一个侮辱尸体罪。

算了,自己来吧,毕竟是左相府千金,应该不会因为这个丧命。

跟救人比起来,一个吻又算得了什么,况且这根本不算吻,只是在度气,一个救人的方式罢了。

做好准备,肖锦华捏住地上男人的鼻子,深吸一口气,嘴对嘴把气度到了夜苏离嘴里,就这样好几个来回,地上的人终于缓过劲又吐出一口水来,人慢慢转醒。

夜苏离嘴角衔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睁开那双桃花眼,有一些迷茫,又有一些好奇,就那样看着肖锦华。

这场景,把随陌看的一愣一愣的。

从刚刚度气开始,他就发现自家爷在笑了,这会儿又装成一个纯情小公子,这是在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