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演我
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演我 连载中

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演我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无尽奏鸣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无尽奏鸣 江晨

奇幻玄幻小说《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演我》,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江晨无尽奏鸣,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无尽奏鸣”,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不一样的感情来的快,去的也快,江晨很快接受目前的状况。他仔细的做着分析,“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只需要我现在提前死亡,就可以万世圆满了。”“但是想要单纯主动寻死的行为是行不通的,主动要么是被动死亡,要么就是在拥有充足的动机下主动死亡,只有这样才能骗过天界那些死对头的存在?”“这样还不简单,想活很难,想...展开

《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演我》章节试读:

在太阳的暴晒下,木荣之没想到这段时间会变得如此漫长。

“木老,二长老和三长老的伤势如何了?”

木老听到江晨问话,立刻妩媚的笑道,“掌门,放心吧,二长老和三长老的伤势现在已经被我治好了,按照您的吩咐,现在他们可是活蹦乱跳的呢。”

“是吗?那你为什么要逃走?”江晨停下了脚步,木荣之也不敢再走,后方的弟子们越过他们,这些参与暴乱的弟子一一为之侧目。

“掌门,我这还是不是因为害怕,你看我都一把老骨头了,早就退休过了,没必要为了宗门送死。”

“你说的对,我不应该怪你,毕竟几十年前你就退休了。”

江晨抬手,木老身上的掌门令就飞了出来,“等二长老他们伤好了,你就走吧。”

木老不信,但是当听到江晨,他以长生宗当代掌权者的身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中一颤,“掌门,你到底觉得长生宗打不过九大宗准备放弃,还是我木荣之今天,走不出长生宗了?”

鼓起勇气说出来后,他嘴角有些干涩,好像预见了长生宗灭门的一幕。

“你也知道你今天犯了大错,就算等不及,你悄悄逃出去便是,为什么要带上这些弟子闹事。”

江晨说着一叹,他对木荣之的期盼,结果却换来了背叛。

“掌门,我只是担心你不在长生宗啊。”

“够了,不要再说了。”

江晨阻止了木老继续说下去,两人最后来到了药房。

“掌门!”挽春秋的一看到江晨过来,立刻从床上站了起来,他似乎很着急。

“看来你精神还不错。”

“掌门,冬夏变成魔头有我的责任,我甘愿受罚,但是冬夏现在在哪里,还请掌门告知!”

“你们何必全都如此,难道我身边就没有可用的人了么。”

伴随着江晨的一声长叹,二长老和木老都沉默下来。

“罢了,你们心不在长生宗,我留不住你们,你们走吧,长生宗不需要你们了。”

“不,掌门,长生宗还有我,我墨玉衡不会背叛长生宗!”

挽春秋沉默了很久,才慢慢说道,“我也想留在长生宗,但是我早已将你们眼中的魔头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他现在需要我。”

“而且,他是为了救我和三长老才解开封印的!”

“那终究是个魔头,就算不解开封印又怎么样,未来还是给长生宗带来反噬。”

木老在一旁嘀咕着,挽春秋不小心听到了其中内容,他神情激动的反驳道,“木荣之,你放屁!冬夏是个好孩子,有我在,他的封印永远都不会解开!”

木老眼睛瞪大,“春秋匹夫!你不得好死,是我救了你知不知道!”

“你有洞虚后期的修为不上,让一个刚刚突破洞虚的年轻人上,你木荣之才不得好死!”

“是我救了你!”

“是你先临阵脱逃!”

“那最后也是我救了你!”

“你是老顽童吗!”

江晨沉默了许久,在木老和挽春秋争论的时候,正好直击问题核心,在两人还在喋喋不休的时候,江晨突然朝着二人开口道,“二长老,你想不想救挽冬夏,或许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二长老与木老同时发问,然后互相嫌弃的给了对方一个眼神。

“我可以告诉你救他办法,但是你要告诉我,挽冬夏到底是什么身份。”

二长老出乎木荣之意料的沉默了一下,这才慢慢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只限你一个人,冬夏的秘密,知道的人越多,长生宗就越危险。”

“不行,你必须当着我和三长老的面说出来。”

这时候,木老已经准备开溜了,因为他知道挽春秋一定会说出一个惊天动地的秘密,这个秘密要是被他知道了,他极有可能上了贼船就下不来了。

江晨说道,“在你说出这个秘密之后,若是对我的计划有利,挽冬夏的存在能惠及长生宗,我会告诉你怎么才能将你们的修为提升到化神,然后长生宗就会成为拥有一门三化神的第一宗!”

“嗯?木老你怎么不走了,我说的秘密不是一个想离开宗门的人可以知道的。”

“误会误会,我这就避开你们的谈话。”

说出这话的时候,木老简直想扇自己两个巴掌,奈何化神的秘密实在太过诱人,很有可能一旦错过就再也不会遇到。

要不是担心还没出现新的化神,长生宗就被攻打了,他木老一定会留下来!

可惜了,一辈子才能错过一次的机会,就这么从他的懦弱中溜走了。

“在告诉你们这个秘密之后,我会告诉你们,接下来我们只需要对付巨阳宗就可以了,而且剩余的宗门会被我们慢慢击破。”

掌门有办法?这简直是长生宗滔天的福缘!

“掌门,我想了想,还是留下来吧。”

“哦?你还是去好好养老吧,木老。”

江晨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这人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我愿意为了长生宗冲锋陷阵!”

“准了,下次开战你当先锋,墨玉衡给你打下手。”

“掌门,这怕是不妥!”

没等木老推脱换个职位,自己刚刚是用词不当,墨玉衡就率先阻挠了,“从来没有谁能挡在我的前面冲锋!”

这武夫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江晨顿时觉得这个笑话还没这么好笑了,摆了摆手道,“木老你先出去避嫌,我们还不能完全信任你,除非你真的能证明你对宗门不离不弃。”

“掌门,只要你们能守住长生宗,我以后一定会证明我对宗门的忠心的!”

木老走后,气氛陷入沉闷中,看得出来,木老呆在这里还是有作用的,至少他们不会因为之前的争权夺利,弄得关系变得这么尴尬。

“你恢复的怎么样了?”看出挽春秋在等他说话,江晨于是率先打破沉默。

“多谢掌门问候,我恢复还好,木荣之这老小子吊儿郎当,但是医术还是不错的。”

这一招果然管用,江晨屡试不爽,“那三长老呢?”

“谢掌门,我恢复的也还好。”

“哦。”江晨应了一声,“你能不能把盖在上面的布拉开。

“这很重要吗?”

墨玉衡说了一句后,还是默默拉开了。

骨瘦如柴的身体进入眼中,江晨感觉受到了极大的视觉冲击,这与他记忆中的墨玉衡相比,完全可以说是大变样了。

“你这是怎么了?”

“他这是气血燃烧的后遗症,整个人的身体里都没有气血可以再生了,以后别说是练武,可能是刚开始做点动作激烈的运动也会晕倒。”

“就连我,也在那场战斗中服用了爆灵丹,横冲直撞的灵气是服用前的十倍之多,木荣之说,他把我的我七零八落的筋脉连接起来的时候,差点想要骂娘。”

“对了,我苏醒后发现被跌落了两个小境界,如今只有洞虚中期的修为,别说重新披挂上阵了,不擅长战斗的那老小子木荣之,都能将现在的我爆杀。”

挽春秋说这话的时候风轻云淡,就连墨玉衡的脸上也是面无表情,或许他们已经知道后果,但是为了活下来,却只能冒着巨大风险这么做了。

现在的他们,已经失去了当初对敌九名洞虚的战力,一旦九大宗再次攻打,那么长生宗的唯一战力就只有江晨了。

“我或许有办法让你们恢复。”江晨顿了顿说道,“不过首先我们要离开长生宗去寻找那一株大药才行。”

“掌门,你是说大药?”

江晨看见墨玉衡的眼睛里出现了一抹期盼的光芒,这也难怪,对他这种极致武夫来说,传说中能将洞虚期的武夫体魄锤炼到更进一步的气血大药,绝对充满了极致的吸引力。

“不错,我的确知道大药的踪迹,你们可知道九大宗为何进攻我长生宗?”

“原因就出在这几株大药身上!”

“大药可能净化冬夏身上的魔念?”

“能!”

挽春秋激动道,“那我同意现在出发。”

“别着急,你们先休养几天,光是寻找那株大药的踪迹就已经够我们找的了,身体不养好怎么行。”

“可是,冬夏等不及啊!”

“你这么着急也不是办法,等你修为提升了,我们再去探明冬夏被关的地方。”

现在可千万急不得,九大宗都在虎视眈眈呢。

说起来,为了让九大宗相信他们接下来会看到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画面,他这一连三日不回宗门,可不只是为了寻找秘境中的大药,他还专门将巨阳宗散落在外的弟子们抓到了长生宗。

江晨知道这样做,长生宗就和九大宗成了一丘之貉,但是如果不这样做,就得不到九大宗的信任。

只有长生宗与巨阳宗之间必然爆发战争,九大宗才会给他们慢慢休整的机会。

长生宗现在实在太弱了,唯一有战力的洞虚只有木老,如果不是用大药留住了他,那么整个宗门能投入对巨阳宗战争的,便只能是修为最高的元婴而已。

九大宗有三名洞虚巅峰,其中一尊参与了不久前的那场战役,被全身魔化的挽冬夏打成了重伤。

他虽然受伤了,但是仍然处于巨阳宗内部休养,若非如此,江晨也不至于只是抓些巨阳宗的普通弟子,如果能为接下来的这场战争继续创造优势,江晨说什么也要找到那名洞虚巅峰的位置,然后在逃离巨阳宗之前将他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