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我当道宗那些年
我当道宗那些年 连载中

我当道宗那些年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心有猛虎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叶之琅 奇幻玄幻 心有猛虎

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我当道宗那些年》,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叶之琅心有猛虎,故事精彩剧情为:他的身边跟着一只猴子,一人一猴一路走来,无论遇到多么强大的妖兽都纷纷绕行,却唯独止步于一条河流。因为河对岸坐着一个腰间挂葫芦的年轻书生,书生身着白色儒衫,手中捧着一本书。似乎是天气太热,在日头下看书乏了,便随手解下腰间葫芦,沉入旁边溪水里。大量溪水涌进葫芦口,葫芦也并非什么传说中能纳万物的法宝,很快...展开

《我当道宗那些年》章节试读:

提笼官有些烦躁的转过身,发现一个少年从身后小巷里缓缓走出,小巷有些昏暗,看不真切,等少年走出后,他才发现是个瞎子。

瞎子少年一只手拄着竹棍,另一只手上端了只破碗,碗里盛有半碗米饭和两根青菜叶子,丝丝油水刮在碗沿,这少年明显是小镇上的穷苦人家。

提笼官不知道为何,心中反而升起一丝警惕。

少年白布粗衣,脚上踩着一双泛灰布鞋,身形清瘦。

但多年江湖经验,让他对几种人格外上心,也格外当心,盛世和尚,乱世道士,独身的女人,老婆子、瞎子、稚童……

这小镇处处古怪,两袖之间游淌浩然气而不自知的读书人,龙气的少年,大儒的老者,虽然那庙里的傻子看着普通,但一个天天只知道对着江水劈剑的傻子本身就透着不寻常。

还有,此刻眼前的少年……

提笼官默默的注视着少年,少年也明显感受到了他的气息,歪着脑袋皱着眉头,脸上露出一丝疑惑。

“你是谁?”少年开口道。

“你不是小镇人,你身上的味道我没闻过,你的脚步很稳,应该练过武,你的呼吸急长,你在紧张什么……..”

少年自顾自说着,提笼官却已经将手中灯笼高高举起,空气中烛火摇曳,将少年的脸庞照的通红。

片刻之后。

“呼……”

他没在这个少年身上发现任何非同寻常的气息,和牌坊楼下的那对爷孙相比,更是天壤之别。

此刻他心里才真正舒坦一些,这才是这座破房子里该有的气象,除了那对爷孙是蛟龙,其他的都是一些小虾米,而眼前的少年就如同他手中的那只破碗一样,不值一提。

他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少年听着这个陌生男子离开的脚步声渐轻,腰间刀鞘的摩擦声渐逝,以及男子渐渐平稳下来的呼吸声都一一消失。

他转身走进破庙,走到石阶前,将手中破碗递给坐在石阶上的傻子。

傻子嘿嘿笑了两声,开始往嘴里大口塞着米饭。

少年紧挨着坐下,那把破剑就横放在两人中间。

破剑虽破,但在小镇很多少年心中却是个稀罕东西。

小镇自从私塾兴起,便有了很多志怪小说,老一辈年纪大的人不当真,但年幼稚童却觉得书上那些飞来飞去的仙人以及会吃人的妖怪都是真的。

也为此觉得,天底下真的有能够御剑飞行的潇洒剑仙,只不过剑仙脚下踩的必定不是一把破铜烂铁,剑仙本人也不会是一个天天被人嘲笑和丢石子的傻子。

小镇三姓十族,自然不差铸剑的师傅,可镇上却从来没有人真的练剑,一是因为文人地位天然比武人高,皇帝陛下科举正兴,加上宁国初年的那批老将纷纷老死,新皇秉承先帝遗愿,要以文定安邦,几十年都不会有战事兴起。

所以才有了刚刚城门口,守正大人的那番话想要有出息就得去私塾把书翻烂了,练剑?练一辈子还敢杀人不成?

新朝律法极严,杀人便要偿命,况且还有东厂西卫两大神秘部门,民间普通百姓一般不敢惹上人命官司。

转眼间,傻子的碗空了,他将碗筷丢在一边,拿起破剑抱在怀里,转个身,不一会鼾声响起。

少年收拾好碗筷,渐渐向庙外走去。

他叫叶之琅,十几年前跟着师父来到小镇,

当初的小镇还很贫苦,本来镇上人就很排外,更何况来的还是一个道士。

彼时新朝刚刚立国,皇帝陛下请来了一位儒家圣人坐镇监国,原本地位极高的黄紫道人全被定义为妖道,诛杀了一大批,连带着全天下道士的日子都不好过。

但自从道士来了小镇之后,小镇一天比一天繁荣,镇上的三姓十族也就是那个时候兴起的。

很多人私下里猜测是不是老道士将小镇的风水改换了,不过也没有人真的将这一丝猜测说出口,毕竟老道士自己就过的穷困潦倒,哪有帮了别人,自己反而惨兮兮的道理。

拿着收拾好的碗筷回到道观,叶之琅却发现观里似乎多了个陌生人,他虽然看不见,但这些年双目失明却锻炼出自己六感极强。

“道长,学生寒窗苦读十几载,今日高中,特来感谢道长大恩,晚上家中已经摆好宴席,特请道长前去赴宴。”一位青衣儒衫的中年人站在院中喊道。

这人便是范家的二少爷范贤!

“不用了,老道粗茶淡饭惯了,小镇三姓十族,也不只你们范家一家,以后,别说解元,状元榜眼探花,比比皆是。”老道士说道。

院里沉默了一阵,又响起范贤的声音“道长如果不喜欢热闹,我可以让父亲重新单独摆上一桌。”

范贤言辞真切,可屋内只传来“不必再说”四个字!

之后寂静无声,再也没有回应。

范贤见老道长态度坚决,叹了口气,便不再纠缠,对着院内告了声辞,转身向外走去。

然而当他前脚刚迈出道观,身后便有道声音响起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读书人生于天地间,当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君子正贤雅德四字,更如道家五行一般,缺一不可。

观内老道士轻声低喃,范贤停下脚步,转身对着观内再次一拜。

而如果此时那位提笼官在此,一定能看到离开道观的范贤,脚底生风,两袖之间本来若有若无的浩然气竟然更浓郁了几分。

叶之琅等到范贤离开之后,独自走进小院,他先将碗筷送到厨房,然后搬了只凳子回到院中。

老道士已经坐在石台旁,身边摆放的一副棋盘,棋盘上有一黑一白两子,泛着淡淡的金光,似乎要跳出棋盘不受控制一般。

“给江傻子送饭去了?”老道士问道。

叶之琅点了点头。

“过几天,你就要离开这里。”老道士突然道。

叶之琅微微有些诧异“去哪……”

“到时自会有人来接你,你只管跟着去便是。”老道士道。

“我不去。”叶之琅摇头道。

“你从出生之后就没离开过小镇,难道不想去外面看看。”老道士问道。

“不想!”叶之琅负气一般的别过头去,他一个瞎子离开熟悉的小镇能做什么。

老道士叹了口气,用手摸了摸叶之琅的脑袋,当看到他脸上的那块白布时,又是一阵叹息。

这些年,他从未告诉叶之琅,他的眼睛是为何受的伤,因为那伤,就算是他,也治不好。

“你想清楚,来接你的人可和你娘亲有关?”老道士突然道。

叶之琅陷入沉默。

半晌,他缓缓开口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

老道士仰起头,似在回忆“咱们这个小镇外,有一个小小的庙堂和一座大大的江湖,文人入庙堂,武人入江湖,自古如此。

那座阴沉晦暗的庙堂我不屑多讲,至于风流了千百年的江湖倒是可以说一说。

世间流派有千,但总的来说只有三教轮流坐镇天下,这便是儒道释,儒家立规矩,讲是非对错,道家求大道朝天,论正邪,佛家谈生死轮回,讲因果善恶。

师父我三十年修儒,三十年修道,算是儒道两派都响当当的人物,不过活了六十余载,什么圣贤之语,仓颉大道没悟出来,却只明白了一件小事。”

叶之琅渐渐来了兴趣。

“那就是这世上的道理没有哪一家之言可以概括的,到头来,无非是遵从自己的本心,即使那妖魔鬼怪或入了邪的人也不天生就是恶的,也有好的坏的,那些自诩正道的人,他们当中就都是好人吗?

不是的,儒家夫子也有性本善和性本恶之分,可见夫子也不一定全对或者全错。

你记住,如果有一天你接触到那些遨游天地间的修行者,有了心生向往之心,到最后无论是成就一方圣贤,还是积攒几世功德,都要对这天地多一些敬畏,对那些普通的世俗百姓多一些耐心,多听,多看,师父相信,你论证人心的本事,定比师父强百倍千倍。”

“师父,你为何不教我道法。”叶之琅突然问道。

“师父的道不适合你,师父的道太偏,其实我这一辈子都没打算收徒,你也是我受人之托,才将你抚养长大的。”老道士道。

“谁?”叶之琅好奇道。

老道士突然叹了口气,望向天空,眼神中有些落寞“那是世间第一等风流的女子。”

《我当道宗那些年》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