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我的大冤种师兄
我的大冤种师兄 连载中

我的大冤种师兄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李不累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张乐 李不累

张乐李不累是奇幻玄幻小说《我的大冤种师兄》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李不累”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果然,一不小心踩住道衣,摔了个趔趄。田朵带着哭腔从地上爬起,向着峰顶大喊道:“大师兄,师父又被抓走了。”青涩的嗓音响彻天际。小琼峰顶,一间简陋的茅草屋内...展开

《我的大冤种师兄》章节试读:

玄道宗,小琼峰!

云雾叠嶂的山道上,一个十来岁的少女向着峰顶飞快的奔驰。

少女小小的身子套着一袭打着补丁的道衣。

动作慌张,满脸焦急。

红红的脸蛋和那萌萌的身高,看起来就不太聪明的样子。

果然,一不小心踩住道衣,摔了个趔趄。

田朵带着哭腔从地上爬起,向着峰顶大喊道

“大师兄,师父又被抓走了。”

青涩的嗓音响彻天际。

小琼峰顶,一间简陋的茅草屋内。

正在修炼的张乐猛然睁开眼睛,脸上露出极其复杂的表情。

“才清净三天,你个白眼狼,就不能消停点吗?”

八年前张乐穿越到“小穷峰”同名大弟子身上,还觉醒了系统。

系统十分简单粗暴,收集鄙视、嫌弃等情绪进行抽奖。

本以为要走上开挂的人生,没想到却是他噩梦的开始。

这小琼峰不仅一穷二白,师父李玄更是整日游手好闲、惹是生非。

整整八年,张乐为师父擦屁股、到处装孙子、赔好脸……

除了厚脸皮、贿赂人心,剩余啥都没学会。

辛辛苦苦积累鄙视值,抽奖得来大多奖励也都得拿来填补师傅桶下的篓子,像个无底洞!

张乐深呼一口气,一个闪身便出现在崎岖的山道上。

“小师妹,那白眼狼又被谁抓走了?”

田朵歪着个脑袋,看着他那副青红不定的脸色有些打鼓。

支支吾吾的不敢回答。

张乐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可能吓到了小师妹。

努力收敛神情,勉强露出一丝和颜悦色,再次问道。

“小师妹,师父他老人家怎么了?”

小田朵松了口气,有些怯弱的开口。

“师父他…他喝醉了跑进了玉女池,现在……”

田朵时刻关注张乐的脸色,小心翼翼的继续说道

“现在正被玉女峰峰主绑在山门外的柱子上晒着呢……”

“大师兄,你快去救救师父吧!”田朵摇着张乐的胳膊哭道。

张乐深呼一口气,挤出一个极其难看的笑容。

“小师妹,你先回去,我这就去看看!”

田朵看着张乐消失的背影,脸上露出一道窃喜。

“嘻嘻,我去摘几个灵果,大师兄不会生气吧!”

说完抬头望了望峰顶那株红彤彤的灵树,抹了抹嘴角的口水,一瘸一拐的向着峰顶挪去。

……

“玉女池乃是玉女峰弟子和长老们沐浴的地方!老东西你可真会找地方,癞蛤蟆睡青蛙,长得丑,玩的花。”

张乐气不打一处来,加快了御剑飞行的速度。

缓缓降落在玉女峰山门下。

一抬头就看见了绑在石柱上满脸通红、打着酒嗝的李玄。

蓬头垢面,一身打满补丁的青色道袍。

身前随意丢着一个酒葫芦和一根拐杖,旁边还有一个柔弱的女弟子低声啜泣。

看到这一幕,张乐大脑一震,心里暗叫不妙。

坐在旁边的是正主吗?!

如果真的上手侮辱人了,那捅的篓子可就太大了!

想到这,张乐转身就走。

李玄眼睛多尖啊,一眼就认出了人群中要弃他不顾的张乐。

“徒儿…我的好徒儿,为师在这,快来救救为师。”

一边哭着,一边朝着张乐的方向拼命的挤眉弄眼,提示众人张乐的位置,生怕好徒儿就这么跑掉了。

蹑手蹑脚的张乐瞬间就成为了焦点。

吃瓜群众十分默契的让开位置,张乐避无可避。

满脸愤怒的玉女峰弟子们驾着他来到李玄跟前。

“姐姐,各位姐姐,我不认识他,你们驾错人了,我只是个吃瓜群众。”

李玄听到张乐的狡辩,连忙泼起了脏水。

“你们放了我徒儿吧!酒不是他偷的,衣服也不是他拿的。他只是在旁边看看!这事情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一点都没!”

说完45°斜视天空,落寞的叹了叹口气。

此话一出,玉女峰弟子们的眼神立刻不善起来,旁边的吃瓜群众也是对着他们师徒俩指指点点。

张乐惊了。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这厮为了留住我竟然开始泼脏水!

一时间,张乐有些分不清柱子上绑着的是人是狗。

突然,吃瓜群众之中有一个女子指着张乐喊道。

“姐妹们,这人就是小琼峰张乐,也是个登徒子,一年前曾在仙女湖偷看女弟子洗澡。”

“不仅如此,顺走女弟子的亵衣,往仙女湖嘘嘘,水荟田园偷鸡摸狗,简直是无恶不作,种种罪行,罄竹难书。”

“今日他师父又侮辱了素娥师妹,这小琼峰还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蝇营狗苟,蛇鼠一窝。”

这些风言风语张乐早有耳闻,一直很好奇是怎么来的,今天终于真相了……

自己辛辛苦苦帮白眼狼擦屁股,料理后事,结果他反手把锅扣在自己身上!

张乐被玉女峰的师姐们驾到场地中央,一时间怒从心中起

“听了几句捕风捉影之谈,就在背地里说三道四的仓鼠们,可敢出来正面对质?”

“来说说,我倒是偷了哪位女弟子的亵衣,干了什么缺德事?”

“徒儿,说的好。为师也被这等谣言猜忌困扰许久,今日当真说出为师的心里话。”李玄脸不红心不跳的附和道。

张乐瞪了他一眼,怒斥道“你闭嘴!”

李玄抿了抿嘴,立刻转过头吹起了口哨,仿佛没听见一样。

紧接着,张乐转过头对着玉女峰一众弟子笑道。

“诸位师姐,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师父怎么说也是一峰之主,这样绑在这里,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玉女峰大师姐秦之卉眉头一挑,神色厌恶的道“李师叔乃是家师绑在此处,张乐师弟若是觉的不妥,可以向家师抗议。”

“不过李师叔侮辱素娥师妹,害的她身子被破,多年修为付诸东流,这般已然是给足李师叔面子,若是寻常弟子,早就该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张乐听着她的话冷汗直流,早就觉得事情不简单,没想到捅出来这么大一个篓子。

他也略有耳闻,玉女峰弟子修行的功法十分特殊,在元婴之前是要保持处子之身。

一旦在元婴之前破了身子,修为就会尽失,谁要是干出这样的事,简直比杀人父母还要让人憎恨。

不过转念一想,张乐又觉的不对劲,以他对白眼狼的了解,实在不敢相信李玄有这个胆子。

偷个灵果都被看门灵犬吓的胆战心惊的人,怎么可能色胆包天的采花偷香,还是玉女峰的弟子?

张乐一本正经的问道“白眼狼,你老实和我说,这事是不是你干的。”

李玄急的满头大汗,慌乱道“徒儿,你可一定要相信为师啊,我哪敢做出此等荒唐之事,定是有人栽赃陷害。”

修炼系统功法大衍决的张乐,神识足以媲美元婴期修士。

这一刻他敏锐的察觉到,当李玄说出栽赃陷害时,一旁抽泣的素娥师姐眼里竟然有一丝一闪而过的慌乱。

沉思一会的张乐,转头对着玉女峰喊道

“弟子张乐,对素娥师姐被辱之事颇有疑惑,请楼师叔给予十日时间,容弟子找出真正的凶手。”

此言一出,立即惹的诸多弟子诧异不满。

“什么…真正的凶手?玉女池当时只有素娥和李师叔二人,难不成还有第三人作案后嫁祸给李师叔?”

而方才指责张乐偷窥的女弟子立刻站出来反问。

“张乐,你凭什么说另有其人,难道仗着峰主的身份就可以随意玷污门中弟子?”

“凭什么,就凭我带了脑子。”

张乐踏前一步走到素娥身边,仔细打量了一番说道。

“众所周知,白眼……我师父因一场大战,修为跌落到结丹初期,诸位再看看素娥师姐,身上有无伤痕。”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素娥,见她衣裙虽有些凌乱,但并无反抗抑或战斗的痕迹。

张乐转头又踏前一步,继续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素娥师姐是筑基圆满的修为,只差一线结丹。”

“那么试问在玉女池这等森严隐私之处,我师父若要行此荒唐之事,素娥师姐只要大声呼喊或者反抗,一旦有灵力外泄,又怎么能瞒的过玉女峰长老,峰主的感知?”

“难道说,素娥师姐不曾反抗?如果这般,那全当我没说。”

刚说完立刻有玉女峰的女弟子反驳。

“怎么可能不反抗,我们玉女峰弟子修炼的功法特殊,事关重大,谁会拿自己修为开玩笑?”

玉女峰的弟子向来贞烈,张乐这番话立刻引起了大部分人的口诛笔伐。

张乐对此毫无波澜,淡淡一笑“既然如此,那我怀疑另有其人,不正是有迹可循,有理可依?”

众人如鲠在喉,不再言语。

那指正张乐偷窥的女弟子又跳出来强行解释

“玉女池可是有玉女峰主亲自布置的阵法,素娥师姐修为又低于李师叔,他衣裙凌乱显然是反抗无果。”

张乐露出一副看傻子的神色望着她“都说了是楼峰主布置的阵法,就算瞒的过寻常人,难道还逃的过楼峰主的眼睛?”

“让你多读书,你偏去骑猪。你个看热闹的,三番两次的挑事,是何居心,难道此事与你有关?”

那人神色慌乱,急忙钻入人群。

周围的吃瓜群众和玉女峰的一众弟子,回过神来细想一番之后,细思极恐。

张乐见达到预期后,再添一把火。

“小琼峰愿以本峰传世之宝,补天丹来做担保。十日之后不论有没有找到凶手,都将愿将补天丹赠予素娥师姐。”

“补天丹!真的假的!”

“小穷峰一穷二白,能拿出这种稀世丹药?”

这时自峰顶传来一道声音

“释放李玄师兄,三日后查出真凶,如若不能,奉上补天丹,你师徒二人就绑于此处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