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我的灵器是双筷子
我的灵器是双筷子 连载中

我的灵器是双筷子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粉红加蓝猪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曹杰 白狼 都市小说

《我的灵器是双筷子》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粉红加蓝猪”的火热小说。讲述了:“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堵墙?”曹杰是外卖骑手,对于这复杂的小巷,一年来没走上千次,几百次也是有的。确定无法通过,他后退了几步,退到巷口的时候,一声细微的响声从墙体传来,他抬头看到一幕毕生难忘的景象,墙体顷刻间粉碎,随风消散。灰尘散去,曹杰瞪大眼睛看到里头两个人,左边的人跪在地上,不停的苦苦哀求,嘴巴不...展开

《我的灵器是双筷子》章节试读:

“靠,工资不结,我还不伺候了,你这个辣鸡。”

“好,你很好,我要封杀你,让你跑不了外卖。”

“切,封杀就封杀,傻呗。”

曹杰说着朝一个方脸大汉竖了一个中指,“送你秋天的第一根中指。”

方脸大汉是外卖站的站长,此时他脸已经涨红,扬起手想要揍曹杰,被几个骑手拦住了。

“哎呀,别跟小曹一般见识。”

“哥,别冲动,打人要赔钱的。”

“是呀,是呀。”

有一个年纪稍大的骑手朝曹杰使眼色,走近他身旁,低声说“去劳动局申请仲裁可以要工资。”随后他大声道“小曹,你怎么回事,站长也有站长的难处。”说着,还眨巴眨巴眼睛。

“没事儿,老哥,我找到路子了,被顾客欺负也就算了,还要被这吊毛骂,鸟气受够了。”

说着曹杰朝拦着站长的几人拍拍胸脯说道“伙计们,我找到好路子了,东南沿海三省是我大哥罩着的,以后有什么困难,实在解决不了,可以来找我。”

众人神情各异,不过基本都有同一个想法,这哥们,没准是出车祸把脑袋撞坏了。

“你…”方脸大汉气的浑身颤抖,手指着曹杰,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爷走了。”

曹杰骑上小毛驴,扬长而去。

方脸大汉一屁股坐在地上,胸口不停的起伏,不一会,像是想起什么,反身冲进店铺,打开电脑把曹杰拉进系统黑名单,脸上狞笑着“我特娘封杀你。”

随后他不解气,掏出手机开始翻通讯录。

“喂,钟经理,帮我拉黑一个人,没事儿,恶意刷单的,还偷外卖……”

“喂,李经理,好久不见,帮我拉黑一个人,对,他恶意刷单,我怕去你们平台影响你们的形象,是的……”

……………

曹杰根据吴怯电话指引来到温林市第一医院,在右侧大楼地下室里找到一个不起眼的小门。

他敲了敲门,门吱嘎一声打开了,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面无表情问道“曹杰?”

曹杰点点头,青年打开门让曹杰进去。

“随我来。”

青年在前头,曹杰跟在后头,左拐右拐,走了一会,曹杰终于忍不住话唠本色。

“哥们,你这是带我去哪?”

青年头也不回,话也不回。

“哥们,你也是那个什么灵力者吗?”

再次沉默。

“喂,你认识那个老吴吧?就是那个总领三省警务的一级警督,不对,是警监,他是我大哥。”

青年在一扇小门处停住脚步,转身用那好看且清冷的双眸扫了一眼曹杰,他推开小门,语气淡漠说道。

“进去。”

“切,不说就不说嘛,这么凶干嘛。”

回应曹杰的是一记关门声。

曹杰骂骂咧咧的走进,这地方很大,足足有两个篮球场这么大,场地空旷的很,正中央摆着一张医用小床,右侧有一排桌子,上头摆放的瓶瓶罐罐。

吴怯和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交谈着,见曹杰进来后,朝他招手。

“过来。”

曹杰边走边吐槽“老吴呀,我跟你说,刚刚那小子,一张谁都欠他百多万的脸,真的不适合做接待,做接待要让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他那张脸虽然挺帅的…”

曹杰被吴怯捂住了嘴,吴怯眼里闪过一丝慌乱,看向老者尴尬的笑道“钟老,小孩不懂事。”

老者满是沟壑的脸,嘴角微微上扬,摆摆手说道“无妨,这是实话。”

见吴怯很紧张,曹杰虽说有点虎,但还是分的清大小王,没准刚刚那个青年跟这个钟老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那可不能得罪人呀。

“您就是钟老呀。”曹杰撇开吴怯,握住钟老布满老茧的手,“常常听老吴谈起你,说您英雄盖世…唔唔唔。”

吴怯的大手又一次捂住了曹杰的嘴,吴怯咬牙切齿的在曹杰耳边说道“你给我闭嘴。”

“哈哈,妙人。”

钟老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让吴怯很是惊讶,与钟老相识二三十年,从来没见他笑得这么开心。

“曹杰对吧?”钟老走到医用检查床旁边,“躺下。”

曹杰白了一眼吴怯,这老头明明就很受用我的马屁,你阻止我干嘛?他乖巧的躺在床上,还调整调整姿势。

钟老嗓音沙哑,枯瘦的手捧着一颗泛白光的珠子,浑浊的眼睛跟曹杰对视,珠子在曹杰接过的时候,光源消失了,珠子灰暗无光。

“这是灵力测试球,测你的灵力等级。”吴怯在一旁解释道。

过了好一会,钟老盯着珠子说道“他…没有灵力。”

“哈?”这话引起了吴怯和曹杰的惊呼。

没有灵力,曹杰仿佛看到站长满脸鄙夷的看着他“你已经被封杀了,全国的平台你都跑不了,辣鸡,求我呀。”

“钟老,这小子能看见我灵力幻化的剑,声音能穿透结界,您再查查。”吴怯拉住要离开的老者。

“我拿属性球让他试试。”

钟老转身朝角落的桌子走去,翻找了一会,拿出一个比较大的白色珠子。

他走过来,递给曹杰,“拿好!”

曹杰接过珠子,这颗明显重的多,比较圆润。珠子渐渐的泛起光芒,乳白色的光,但是非常的微弱。

钟老点点头说道“他有灵力属性,没有灵力。”

“这怎么回事?”吴怯问道,“要不二者皆有,或二者皆无,怎么会一有一无?”

钟老又走到角落,翻出一本书,拍拍上头的灰尘,引的钟老阵阵咳嗽。

他翻着书走过来,边走边说道“咳咳,他是万中无一的灵力封闭者,有灵力属性,没有灵力。”

吴怯凑到一旁看着,“物理开灵,使用灵力波攻击封闭者,让其感知开灵。”

吴怯和钟老一起看向曹杰,曹杰问道“物理…攻击,疼吗?”

一颗透明的大球内,这是吴怯和钟老做的灵力结界。

曹杰端坐在里面,球体中间有个小洞,吴怯站在外头,双手堵住小洞,不一会,吴怯的手上缓缓聚起一个蓝色的灵力球,它以极快的速度飞向曹杰。

曹杰闷哼一声,双眼翻白直直晕了过去。

“咻。”

结界消失了,吴怯提起旁边的桶,朝曹杰一泼,透心凉,心飞扬,曹杰醒了,结界又恢复了。

曹杰龇牙咧嘴的吼着“尼玛,你不是说不疼吗?”

“坚持一下!感知身体。”吴怯喊道。

“坚持个屁,放我出去。”

“成功就送你一辆车。”

“来吧,为了祖国,为了更好的为人民服务,请对我使用灵力波。”曹杰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

钟老拿着笔纸记录着,闻言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有趣。”

“哎呀,疼!”

“坚持,感知身体!”

“好疼呀。”

“坚持。”

“不了,我不要,妈妈呀,放我出去。”

“油费我替你出。”

“保养你也出了行不行?”

吴怯咬咬牙,“行。”

半个小时后,吴怯一击灵力波撞在曹杰的胸口,曹杰吃痛的往后仰,倒在地上,双目紧闭,他感觉有一股暖流从丹田处缓缓的流动,流进四肢,身上的疼痛渐渐消失,他坐起身来,惊喜的看着自己的手。

曹杰瘦弱的身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身材逐渐匀称,肌肉渐涨,脸颊凸起的颧骨不明显了。

“成了。”吴怯眼睛一亮,跟钟老对视,“钟老,成了。”

钟老脸上褶皱堆起,笑容抑制不住,“百余年了,得以见证历史。”

灵力者万中无一,血脉传承,古往今来能在历史上留名的武将,基本上都是灵力者,不过近百年来,几番战火席卷华夏大地,灵力者血脉断绝,十不存一。

吴怯堂堂一个总领三省的灵力者一级警监,手下才二十几个灵机者上岗,不然也不会硬要曹杰这个封闭灵力者了。

“所以,我这个万中无一的灵力封闭者,体质是不是跟别的不一样?”曹杰双眼一亮问道。

小说里不是都这么写吗?废柴体质,反而是惊喜,一步一步变成天下独尊的强者。

吴怯轻抬眉,望向钟老。

钟老翻起书,过了一会皱着眉头说道“确有不同,修习灵力比常人慢一些,体质比常人差一些。”

“没…没有好处吗?”曹杰弱弱的问道。

钟老翻了许久的书,翻到最后一页,他摇摇头。

“先别废话,先看看你的灵力等级。”

吴怯把灵力球测试球递给曹杰,曹杰接过后,球体泛起微弱的光芒。

“一级一阶。”吴怯扶额叹息。

“很…很低吗?”

吴怯两眼一翻,“是灵力者灵力最低等级,本来灵力等级没有划分,建国之后,为了更好的修炼和区分等级,国家灵力者组织出台了详细的政策。”

“从一级一阶到十级十阶,用灵力的浓郁程度来区分,你这是最低的。”

“那…我修炼修炼不就升级了嘛,跟网游打怪升级一样。”曹杰双手一摊。

钟老嘴角又抑制不住上扬了。

“这小子…”

钟老的笑容跟吴怯的叹息形成了鲜明对比。

“放屁,你以为跟天上掉馅饼似的?你集训后的实力如果没有超过二级一阶,是无法正式上岗的。”吴怯吼道。

“很难吗?”

曹杰不以为然,他现在浑身充满着力量,感觉能一拳打死一头牛,这就是实力的自信。

“等会?”曹杰反应过来了,“集训是什么?”

山口断崖,有一个男人站在上头,浑身爆炸性的肌肉,面容刚毅脸上一双眼里包含着杀气。

“曹杰!”男人怒喝一声。

曹杰正神游天外呢,被吓了一激灵。

“就剩你了,跳!”

曹杰看着至少三十米高度的崖底,底下还有两个人正在一旁看热闹。

“许教官,这样跳下去我会死的。”曹杰哭丧着脸,“我还没结婚呢。”

男人瞪了一眼曹杰,“白狼和吴功怎么不会死,到你这就死了?跳下去,用灵力操持平衡,缓冲速度!”

崖底一头帅气白发的青年手放在嘴上作喇叭状“阿杰,往下跳的时候,灵力灌注于手,就能操持平衡。”

另一个平头小哥轻蔑的看着曹杰,“就这种辣鸡,也想加入诡局。”

白发男扭头瞪他“吴功,我们以后是同事,战友,你这么刻薄对待?”

平头小哥站起身,“他不配。”

二人正说着呢,许教官太烦这个啰嗦的家伙了,一脚把他蹬了出去。

随着一声惨叫,曹杰极快的速度朝崖底掉落,曹杰全神贯注调动灵力于双手,双手展开朝下释放灵力,速度渐渐缓慢,离地两米的时候,他抬头惊喜的朝许教官喊道“我会了。”

话落,精神松懈,一息之间,他的手倾斜些许,身体平衡打破,他极快掉落,胡乱释放着灵力,灰尘四起,曹杰趴在崖底的沙地上。

许教官那亘古不变的严肃表情,都被他给整笑了,嘴角忍不住上扬。

“阿杰,你没事吧。”白狼冲过来扶起曹杰。

曹杰的脸上有一道红痕,是胡乱释放灵力时误伤的,他哭丧着脸,缓缓的抬起手,喉咙沙哑的说道。

“我…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