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我在古代做稳婆
我在古代做稳婆 连载中

我在古代做稳婆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陈虞公子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南冥越 古代言情 程夙雪

《我在古代做稳婆》这部小说的主角是程夙雪南冥越,《我在古代做稳婆》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这手咋这么小,这细胳膊……细腿……纸片似的小身板……还有这身下的土炕。这光秃秃的土屋子,……是……回到农村的姥姥家了?不对!这古色古香的家具,姥姥家可没有。不对,不对,自己明明在单位上班,正被患者家属纠缠,产妇老公好像……拿了什么砸了自己头……”程夙雪满心的疑惑,自己不会是被那个疯子一样的产妇家属砸...展开

《我在古代做稳婆》章节试读:

李牧找了个大车店寄存了车马。

街道两旁,店铺林立。一派繁荣景象。和水深火热中的枣泉简直天壤之别。只有街上衣衫褴褛,乞讨的乞丐们提示人们天灾的存在。

程夙雪一行三人,找了个早点摊。先吃早饭。吃完了慢慢逛。正吃着忽然看见一群人往一个方向跑。

程夙雪很好奇,拉住一个路人,指着奔跑的人群问“大哥发生了何事。”

路人说

“姑娘有所不知,陆县令正悬赏千钱,张榜寻求技术高超的稳婆呢。”说完就跑了。

程夙雪听了大喜,来活了!这钱必须挣,靠空间作弊哪有靠自己本事挣钱来的有成就感。

程思淼见女儿面露喜色,就知道这事她要插一腿,也不废话,付了饭钱,三人随着人流来到了张榜的衙门前。

县衙门前围着一圈人,像鸭子似得,都伸长了脖子往门口的墙上看,一个光头的衙役守在一边,估计早餐都没吃就来当值了,正拿着一个剥了皮的鸡蛋往嘴里塞。

程夙雪仗着身体娇小灵活,三下两下就挤到人群的最前面。告示上果然如那位路人大哥所说。

她确定是赏金千钱后,二话不说,一把揭下告示。

光头衙役看是她一个瘦弱的小姑娘。一把夺回告示,口齿不清的驱赶到

“谁家的女娃来这儿胡闹。去去去一边玩去。”

程夙雪施礼道

“衙役大叔,民女可为县长大人解忧,为县长夫人接生。”

衙役还没说啥,旁边看热闹的就起哄架秧子。议论纷纷

“我看这姑娘是想钱想疯了,啥钱都敢挣。没有金刚钻,可别揽瓷器活,搞不好招来牢狱之灾。”

“是啊,听说县长大人已经请了远近有名的褚婆子,两天两夜了,还没生出来。这才张榜招贤的。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哪来的底气,敢去接褚婆子都做不了的活。”

“小姑娘才多大啊,还未出阁呢吧,自己生过娃娃没?,就跑来为妇夫人接生?真是胡闹。我们驰虞历来都是已婚,自己生育过子女的大婶大妈才可为他人接生。还从未听说过未出阁的姑娘能为人接生的……”衙役讥讽道。

“…………”总之说啥的都有,就是没有人肯相信她的话。

程夙雪见衙役不信,眼珠一转,指着程思淼对衙役说

“这位大叔可以作证,他家娘子就是民女接生的。”

“啊,对,对,我家娘子就是这位姑娘接生的,而且母子平安。都快出满月了。衙役大哥可以放心让她一试?”果然是父女连心,没事先对词儿,程思淼也能瞬间入戏。

见衙役还是不信。

程夙雪急了

“敢问大叔,你手里的鸡蛋可好吃?”

“鸡蛋,当然好吃,问这作甚。”衙役奇道。

“那你可曾下过一枚?自然是没有了!由此可见没有亲身经历过,也可以知道它是否是好的。还知道怎样做的更好。”

吃瓜群众听了都哈哈大笑。衙役气的吹胡子瞪眼

“你,你这是什么歪理……”

正闹着,这时,一个大丫鬟模样的女子走了过来,对程夙雪说

“这位姑娘请随我来。”

程夙雪用眼神安慰程思淼不用担心。便跟着大丫鬟进了府衙内宅。

程夙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低眉顺眼的站在一旁。想来大概就是稳婆褚婆子。见程夙雪进来,冷冷瞅了她一眼。又低下头去。

县令夫人躺在床上,脸色苍白。两眼无神的看了程夙雪一眼

“没想到如此年轻,你真的是稳婆?”

程夙雪点头称是。

“若是出现任何闪失,你可敢承担后果?”

“民女愿承担一切后果。”

县长夫人便不再多问。对一旁的丫鬟吩咐道:

“姑且让她一试吧。一天了,都没人来揭榜。我快撑不住了。”程夙雪心里暗想,人家根本不是信她,只是病急乱投医的无奈之举,而且做不好就得死。这比现代的医闹要凶残万倍啊。

大丫鬟答应一声,等在一旁,听候差遣。

程夙雪看了县令夫人情况。要比当初慧娘情况好的多。只是胎儿有些大,还是横位。宫口开的小,导致产程时间久。也因此县令夫人有些力竭。程夙雪剪了一小块人参,让她含在嘴里。让她能快速恢复一下体力。再注射了一针催产素。加快宫缩。

程夙雪想把胎位转正,奈何力气太小,便请一旁的出婆子协助。褚婆子见她年岁小,刚还小瞧她,见她一番操作下来,挺像那么一回事儿。便收了轻视之心。两人合作。终于在半个时辰后。随着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县长夫人诞下一名八斤左右的男婴。

县令大人见母子平安。果然守信,付了诊金,也兑现了千钱的赏金。

但褚婆子接生不力,令母子险些送了性命。县令震怒不已,非要治她的罪的。程夙雪想到自己前世的遭遇。心生不忍。求情道:

“县长大人,夫人当时的状况的确凶险,若不是褚婆婆协助小女,以小女一人之力,恐很难顺利为夫人接生。夫人公子能母子平安,褚婆婆功不可没。

小女听闻县令大人一向爱民如子。在这大喜的日子里,小女望县令大人大人有大量,高抬贵手,让褚婆婆功过相抵,饶过褚婆婆。”

县令有些气恼小丫头多管闲事。冷着脸刚要拒绝。

程夙雪看县令脸色不对赶紧又拿出一颗人参递上去说夫人产后虚弱,民女这有一颗人参,已有一百多年了,愿意献给夫人,滋补身体。愿夫人公子身体康健。

县令看了看人参。一股清香扑鼻,一闻便知不是凡品。脸色瞬间缓和了下来。冲两人摆摆手道“罢了,看在这小女子的面子上 。我不与你计较,暂且饶过你这一回吧。都退下吧。”

两人走出府衙大门。褚婆子劫后余生。心有余悸。不停说着感谢的话。若不是程夙雪拦着她就要跪下磕头。

“姑娘,我老婆子一条贱命害你损失那么贵重的东西,让我可怎么报答你这份恩情啊。”褚婆子感激的涕泪横流。

程夙雪拉住褚婆子说

“,褚婆婆,你不必如此,那人参本来就是用来救人的,现在它救了你一命,值了。不用挂在心上”程夙雪不欲与她多做纠缠。

一颗人参她还是很心疼的,可谁让自己总是心太软呢。见不得无辜的人平白丢了性命。

程夙雪把一袋子钱递给程思淼。心道,哎,真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周围吃瓜群众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看情形,这小姑娘还真有两把刷子啊,居然成功了。还救了褚婆子。

不理吃瓜群众怎么议论,三人穿过人群径直离开了。。走出很远了。程夙雪发现褚稳婆还在跟着她们。

程夙雪迎着她走回去问:

“褚婆婆可是还有什么事情。”

“姑娘,可认识我家小姐?”褚婆子迟疑了一下问。

“我初次来这万安县城,并不认识什么小姐。”程夙雪答道

“那你身上为何有小姐身上的香味”褚婆子疑惑道。

“香味儿,有吗?”程夙雪低头嗅嗅自己身上。并没觉得有何味道。

又凑近程思淼让他闻闻。他也说没有。李牧在一旁也偷偷吸了下鼻子。只有少女淡淡体香,并没有其他气味。

“这种香味只有我们的族人才能闻到。每个人闻到的又不尽相同。”褚婆子解释道

程夙雪听了好奇心起

“那你给说说有何不同,你族人是什么族?”

“我们是逐日族,居住在西南的山林之中,族中供奉圣物,名叫青玉,可以保佑我们族人居住之地常年山清水秀,雨水丰沛。

我们小姐是族中圣女,因她喜欢青玉散发的香味。时长佩戴在身上。也因此身上也染了那圣物的香气。我在她身边伺候,最是熟悉。刚刚你拉住我时,我就闻到那种香气。

我闻到的香是雨后树林里的草木清香。小姐闻到的山泉的清爽味道。其他人却说是雪的味道,霜的味道……说啥的都有。”

“那圣物长得啥样。你小姐又去了哪里。”程夙雪再问。

“青玉是一个水滴形状的玉石,墨绿色。对着阳光变成青绿色。我也不知道我家去了哪里。

几年前我和小姐出来玩,遇到一伙沙匪。逃跑时失散了。我走了很多地方至今仍未找到。”褚婆子一脸的悲伤道。

程夙雪听她说的圣物的形状和颜色,怎么觉得那么似曾相识呢。对了,自己手臂上的胎记不就是这样的吗。空间出现时,长出来的。

莫非人家的圣物在我身上!可我想还给人家也不知道咋还啊。何况里面还有个南冥越呢。

“那圣物除了可以保佑你们风调雨顺以外,可还有其他用途?”

程夙雪问。

“其他用途?好像听族里的老人说,圣物可以温养人受伤的魂魄。魂魄在里面,不入轮回。”

“然后呢?”

“然后,据说是如果肉身不腐,死去的人便可复活,这些都是族里老人浑说的。当不得真。”

温养!不入轮回!这说的不就是空间里的南冥越吗。可这么多年了怎么能保证肉身不腐。枣泉的百姓说他是被烧死的。估计早化成灰了吧。

看来是彻底没希望了, 想想真可怜,不死不灭的,永远困在空间里。漫漫岁月。怎一个煎熬了得。

回家和白狼商量商量,送给南溟越只小狼崽,有个活物陪着,日子还好过些吧。

故事听完了。好奇心得到满足。程夙雪告别道褚婆婆,我的确没见过你家小姐。不要跟着我了。我们要回家了,你也早点回家吧。”

“程姑娘,我想跟你走,县城里我呆不了了。我出来就是为了寻找我家小姐。你身上有她的味道。肯定和她有某些联系。说不定哪天就出现在你身边了呢。”

褚婆子央求着,卖力的推销着自己。“我可以干活,我身体很好的。还懂些医术可以协助姑娘接生。”

“那你平时住哪。”程夙雪问

“ 走哪住哪破庙,大车店。借宿在别人家都住过。不固定。”

程夙雪看了看程思淼。见他没意见就答应下来。

程夙雪怕县令给的钱不够花,她又偷偷找了家药铺卖了颗参,得了五十两银子。

程夙雪一行三人成了四个人。开始疯狂买买买!

四人先去凝脂香粉铺买了两盒脂粉。南溟越阿娘一盒,慧娘一盒。还每人扯了一块布料做衣服,为小弟买了最舒服的绸缎。让阿娘给他做几套小衣服。给程思淼心疼的直抽气,直说她败家。

等程夙雪为程思淼买了一套昂贵的文房四宝和一些书籍后,他乐呵呵的抱在怀里。一不吭声了。

最后买了几只老母鸡,一只公鸡,还有两只小鹅,六只鸭子。两只羊。割了几斤肉,一篮子鸡蛋。再买了两大包炒鸡烧肉,四五种点心是在县城最好的点心铺的买的。

程夙雪终于买尽兴了。四个人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大车店,东西放到马车上,打道回府。

几个人只顾高兴,没注意到大车店的一个角落里。蹲着一个灰头土脸的乞丐,正怨恨的盯着他们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