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武道皇极
武道皇极 连载中

武道皇极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月满天星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云凡 奇幻玄幻 月满天星

小说叫做《武道皇极》是“月满天星”的小说。内容精选:空间里一片寂静,男孩也不知道是耳朵出了什么问题,还是这个地方真的没有声音。正常情况下,他应该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是的!心跳!少年按在胸口,却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青年心中纳闷,为什么现在他已经死了,他还有意识?合理的解释是,他的灵魂来到了冥界。“你要去奈河桥吗?”青年隐隐觉得...展开

《武道皇极》章节试读:

一片虚空之中,重力似乎并不存在,有一个人影静静的漂浮在空间之中。

“这是什么地方?”

少年一头雾水,睁开眼睛,眼前一片空白。只是看了几眼,少年就已经感到头晕目眩,伴随着呕吐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看手机很久,想吐却吐不出来,在肚子里翻来覆去,真的很不舒服。

空间里一片寂静,男孩也不知道是耳朵出了什么问题,还是这个地方真的没有声音。正常情况下,他应该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是的!心跳!

少年按在胸口,却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青年心中纳闷,为什么现在他已经死了,他还有意识?合理的解释是,他的灵魂来到了冥界。

“你要去奈河桥吗?”青年隐隐觉得,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前进,但道路却似乎没有尽头。

人类有一种感觉,叫做时间感,可以隐约感觉到时间过去了多少,但这种能力在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任何作用。

顿时,少年感觉到了久违的失重感,身体猛地倒下。原来,空间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漆黑黑洞,宛如大海中央的一个漩涡,将周围的一切都吞没了。“意大利面条效应”发生在年轻人的身体里,慢慢拉长,绕着黑洞盘旋。

感觉我的身体被拉扯着很不舒服。每一秒的拉扯都让他感到刺痛,但下一刻,一股清凉的感觉流过他的全身。就这样来来回回,他也说不上来,但他感觉体内的力量变强了,心中嘀咕道“生下来要经过这么多程序吗?”

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涌动,将少年拉了下来。青年只来得及看到一道青白色的雷光,便融入其中。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雷光就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只听到一声惨叫“啊……我恐高,不会玩跳楼机!”

雷声袭来之后,黑洞又渐渐变小,恢复了原本的状态,寂静无边的空间又恢复了平静,被少年打扰的痕迹刚刚一抹而空。

天已经黑了,月儿早就悬在虚空之上,俯视着地上的凡人。

所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镇上居民作息时间稳定。夜幕降临后,他们不再在街上流连,吹灭家中的灯后早早睡觉。

“咻”

一条黑影在街上一闪而过,每一次起起落落都不是马虎,而是干净利落。

满大街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筑,屋顶上铺满了层层叠叠的砖瓦。似乎有点强风可以吹过这些瓷砖。

可这黑影却是无声无息的落在了这些屋顶上,只是轻轻的掠过水面,掠过,仿佛那身影没有了重量,宛如一根随风飘扬的羽毛。

没几息,人影就已经落在了远处,只剩下一点点红光。

“吓,吓。”

影子大师停在了一个阴暗的角落,沉重的呼吸和胸口剧烈的起伏,都表明大师现在的处境并不像他的功夫那么轻松。黑衣人虽然紧贴着他的小腹,但还是无法阻止指间的鲜血渗出。

黑衣人咬着牙,忍着剧痛,用力一跃,又是几十米的距离。不一会儿,黑衣人就看到了一座府邸,门口放着一对石狮,门牌上写着“云府”。

“嗯,终于来了。”黑衣人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然后闭上了眼睛,眉头微动,一脸痛苦。一两分钟后,黑衣人变得更加冷漠,被黑布覆盖的脸色变得苍白,没有血色。感觉随时会掉下来一样。

不情不愿的,他忍住身体不至于倒下,慢慢的向着目的地走去。然而,黑衣人每迈出一步,就仿佛是在抽自己的力气,坚韧的意志,让他忍住了最后一口气。一大早他的嘴唇就被他咬了一口,不难看出他黑色面具上的血迹。

提着灯笼的云府侍卫看到来历不明的黑衣人靠近,顿时警惕起来,对着黑衣人怒吼道“谁?报上名来,,不然,就别怪我等不客气了。”

两名侍卫的手立即触到了刀鞘,随时准备出鞘。对于一个深夜穿黑衣的人来说,完全是刺客的杰作,可以毫无疑问地出手了。

“吱”

就在两人拔剑时,身后的门突然打开,传来一道声音“退下。”

一个中年男子踏步而出,目光坚定,棱角分明,脸庞端正,让人感受到他的可靠。两人一转身,就看到了自己一家之主。他们立即跪下行礼,“我等见过家主。”

“吓……吓……”黑衣人的呼吸声变得更加急促,眼神空洞,只用最后的意志强行支撑着自己的动作。上前,他将怀中的一道黑影塞进中年男子的手中,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青阳,救救我。”

“你怎么可能进入帝国?你受伤了……就是这个?!”话未说完,那名叫青阳的中​​年男子低头看了一眼塞在自己手里的东西,原来是个婴儿!

看到婴儿身上的伤痕,很明显是严重烧伤。但奇怪的是,宝宝闭上眼睛,很安详地睡着了,感受着强劲有力的脉搏,根本不像是受伤的样子。只有宝宝有一个玉佩,颜色是青花,非常漂亮,好像是后来戴在他身上的。

黑衣人的眼中,少有一丝柔情。看着婴儿,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用尽全力回应。黑衣人面具下的嘴角早已扬起,一边抚摸着婴儿干净的额头,一边低声道“刚出生,他娘雷劫降临,可惜被那道闪电击中了。”一个没有修为的婴儿,是挡不住的,他只是受了伤,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那你要我……”中年男子苦笑,他似乎知道自己为什么半夜叫自己出来了,黑衣人身上的伤,他已经可以推导出一个完整的故事了。

“嗯,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得……马上离开这个小镇,不然很麻烦。”,弄湿。

中年人一脸尴尬,像是在思考什么,苦恼的捂着脑袋,叹了口气“我的实力,你就这么相信我?而且如果他在云家长大……”

“你欠我一条命,救救我!”黑衣人怒吼一声,拽住中年男子的衣领。

他不是想要回报的人,但为了孩子,他是不是小人也无所谓。我一边看着婴儿,一边用手摸了摸衣服上的东西,含在嘴里咀嚼。气息似乎稳定了许多,胸口的起伏也没有那么大了。

当我最后一次看婴孩的时候,我似乎想把他的形象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里。强忍着心中的不舍,他咬了咬牙,不等眼前的中年人回答,脚下一用力,纵身腾空而起。

几起起伏便在中年男子的视线中消失了。

“老夫是不是错过了一场好戏?”恰逢其时,又一个老者从门外走出来,忍着笑意问道。只是落在中年男人的眼里,这绝对是幸灾乐祸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