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无敌流氓神医纵横都市
无敌流氓神医纵横都市 连载中

无敌流氓神医纵横都市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我白衣折扇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我白衣折扇 李牛至 都市小说

书名叫做《无敌流氓神医纵横都市》的小说,是作者“我白衣折扇”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都市小说,主人公李牛至我白衣折扇,内容详情为:与狗熊相比,这名男子虽然矮了一点,但身躯却比狗熊更加强壮。一人一熊就这样彼此注视着对方,电光火石之间,狗熊动了!熊爪快如闪电,刮起一阵腥风,拍向男子的头部。面对这突然而来又势大力沉的攻击,男子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嘲弄。弯腰低头闪过熊爪,男子的动作更加迅捷,他再次迈进一步,左手的勾拳带起一道残影,轰击在狗...展开

《无敌流氓神医纵横都市》章节试读:

远离人烟的森林里,一条清澈的溪流旁,一头黑灰色的狗熊正站起身来,发出阵阵怒吼。

在这头体型硕大,皮毛油亮的狗熊面前,站着一名铁塔般的男子。

他浑身肌肉鼓鼓,身穿一条黑色工装短裤,脚踩一双黑色的老布鞋,身上的白背心被饱满的胸肌撑得紧绷。

此刻,男子水桶般粗壮的胳膊,花岗岩般结实的大腿,犹如古希腊的雕塑般精美的腹肌,在逐渐升起的朝阳下,散发着星辰般闪耀的光芒。

与狗熊相比,这名男子虽然矮了一点,但身躯却比狗熊更加强壮。

一人一熊就这样彼此注视着对方,电光火石之间,狗熊动了!

熊爪快如闪电,刮起一阵腥风,拍向男子的头部。

面对这突然而来又势大力沉的攻击,男子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嘲弄。

弯腰低头闪过熊爪,男子的动作更加迅捷,他再次迈进一步,左手的勾拳带起一道残影,轰击在狗熊的下颚上。

扑通一声传来,狗熊硕大的身躯直直跌倒在男子脚下,扬起数片金黄色的银杏叶。

斜靠在小溪旁粗壮的银杏树上,男子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开口道“小黑黑,你的速度还是太慢了,而且你的力量不够大。”

跌倒在地的狗熊苏醒过来,爬起来摇了摇头,犹如一条哈巴狗般来到男子面前,蹲坐在那里,用讨好的目光看着他。

“小黑黑,你看,要这样出拳才行。哦对,你是熊掌,不过大同小异,都是一样的道理……”

男子对着面前的狗熊循循善诱道。

看得出来,他竟然在教狗熊学拳击。

“看好了,真正的刺拳,是这样的!”

话音未落,男子原本抱在胸前的双臂化作一道流光,落在身边的银杏树上。

砰的一声传来,几十米高的银杏树应声而倒,粗壮的树干砸在地面上,令地面震动了数下。

“哎呀,该回去吃早饭了,好了,小黑黑,明天见!”

看了一眼逐渐升起的朝阳,男子低头瞅了一眼手腕上的廉价电子手表,在狗熊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纵身一跃,如同猿猴般消失在森林里……

“哧溜哧溜……吧唧吧唧……吧嗒吧嗒……唏哩呼噜……”

一阵仿佛猪吃食般的声音从陈家村的村长家传出,但是路过的人毫不在意,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

看着眼前正埋头吸溜着喝粥的壮实男子,陈家村村长陈一毛面带钦佩,心中暗道真人不仅不露相,饭量也不一样,这都三碗粥十七八个馒头了,还能吃的这么欢,真是小母牛次电焊,牛批哄哄带闪电。

“牛至,你慢点吃,家里的饭管够。”村长看着壮实男子将桌上最后一个馒头塞进嘴里,连忙出声道。

将手里脸盆大小的粥碗放下,李牛至打了个饱嗝,满意的说“不用了,村长,俺吃饱了!”

看着坐在一旁沙发上双目泛红的中年大婶,李牛至擦了擦嘴,问道“陈红她婶子,一大早找俺干啥?又开降压药?”

中年大婶听到李牛至的话,泛红的双目落下了几滴泪珠,啜泣道

“牛至,你来看看陈红她老叔,前两天去城里查体,结果城里的大夫说他有什么……什么小细胞癌晚期……说是绝症……回来以后他就不吃不喝的,眼见就快不行了……”

“嗨,俺以为什么事儿,区区癌症,这还不是手到擒来,这算什么绝症。”牛至拍了拍大腿,不以为然道。

昏暗的屋子里,一个面容枯槁,行将就木的老汉正躺在炕上,对着空气喃喃自语,却又令人分辨不出说的是什么。

老树皮一般粗糙的皮肤,枯树枝一般瘦弱干瘪的四肢,无神的双眼,开裂泛着白色死皮的嘴唇,都在预示着老汉的时日无多。

迈步踏进屋内,看着炕上等待死亡的老汉,李牛至挠了挠头,头也不回的对跟过来看热闹的村民们吩咐道“去村卫生室,把俺的药箱拿来。”

伸手在短裤里一阵摸索,一根银白色的短棍出现在李牛至的手里。

这根短棍看起来足有三十厘米长,四五厘米粗细,两头粗细不等,像一个大号的缝衣针,又很像村里卖肉的陈大牙手里的磨刀棒。

啐了一口唾沫在这根奇怪的短棍上,用手抹了几下,李牛至举起这根短棍,狠狠的捅在老汉的人中上。

快速的抬起手,李牛至手起棍落,就像家里寻常捣蒜一般,又一棍捣在老汉的心口窝上。

“牛至,你这是……?”围观的陈红她婶子看的心惊肉跳,不由得出声问道。

“针灸!”

李牛至面不改色的回答道。

“你唬谁呢?……针灸不是用针灸针吗?细细长长的……你这大棒槌……也叫针灸?”

说话的是村里游手好闲的街溜子陈二牛,二牛早些年在外面打工为生,没少去过那些胡同里挂着粉灯的养生圣地。

比如写着洗头但从不洗头的洗头房,写着正规按摩但从不正规的按摩店。

在陈家村,二牛可比一般的村民见多识广多的多。

此刻的二牛站在看热闹的村民里,心里盘算着早就听说村里来了个刚刚毕业的年轻乡村医生,听说有两把刷子。现在看来,不是两把刷子,是两大棍子。要是他给我三叔治出了啥事,我就能讹他两个钱花花,嘿嘿……

李牛至背对着众人翻了个白眼,内心有些无语这些村里人真是没文化,急吼吼的大惊小怪什么,针灸都不懂吗?哎,还好自己文化水平高,看来以后有必要普及一些医学常识啊!

“咳……咳咳咳……哎呦,我这是在哪啊……”

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只见老汉的眼神恢复了灵动,清醒了过来。

“老头子,你醒啦!你这两天可急死我了!你咋回事啊……”一旁的陈红她婶子惊喜交加,潸然泪下,走到床头拉起老汉的手喋喋不休道。

“哎呦……这是……牛至医生!不,牛至神医救救我吧!城里的大夫说我活不了几天了,叫回家准备后事,吓得我呦,啥也不知道了……”

看着坐在炕边上的李牛至,老汉眼前一亮,枯瘦的手紧紧扯着李牛至的短裤,眼巴巴的哀求着。

“放心吧,俺保证给你治的好好的,癌症?癌症算个屁!”李牛至拍了拍胸脯,自信满满。

围观的村民里传来噗嗤的笑声,二牛看着炕边上的李牛至,捧腹大笑道“就你还治癌症?上学上傻了吧你!你要是能治好我三叔的癌症,我当场认你做爹,立马搁这儿给你磕仨响头!”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声吆喝“牛至,你的药箱拿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