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心之形:四叶草
心之形:四叶草 连载中

心之形:四叶草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漠孤夜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漠孤夜 现代言情 风太郎

《心之形:四叶草》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风太郎漠孤夜是作者“漠孤夜”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这个学生名叫上杉风太郎,十七岁,高二年级二班。他被认为是成绩最好的学生,但他从来都不是特别善于交际的,因为他认为这会分散他的学习注意力。虽然每个人都认为他是一个傲慢的孤独者,但他有他的理由:风太郎和他的父母和妹妹一起生活,他们以几年前开的一家小面包店为生。在当地人中颇受欢迎...展开

《心之形:四叶草》章节试读:

在回家的路上,风太郎经常路过他家的面包店。每当他有闲钱,想在晚餐前吃点零食的时候,那是最好的去处。虽然他本可以利用家庭影响力免费获得一些面包,但他总是拒绝,除非是在他的生日等特殊场合。

通常情况下,上杉家的面包店会在中午吃得最饱,因为很多人在午休时间路过吃点东西,然后再回去工作。大家一致认为他妈妈做的面包是全城最好吃的。

“欢迎光临!啊,哥哥!”

一个娇小的身影,声音洪亮,飞快的迎了上来。是他的妹妹莱哈;一个可爱的十一岁女孩,有着和他一样的深蓝色长发,一头长长的头发被粉红色的蝴蝶结束在头顶。她身着牛仔连体裤和彩色条纹衬衫,看起来一如既往的开朗。

“今天过得怎么样,哥哥?”

“还是老样子,我猜,”他回答,努力微笑。莱哈是少数几个能够通过她的唯一存在来减轻他的情绪的人之一。“妈妈呢?”

“她在后面找零钱,所以我一边看着这个地方,”小女孩得意地说。“你想要平常的?”

“不用了,谢谢,我想我今天会四处看看不同的东西,”他回答道。

“好,你慢慢来。”莱哈说完就回到前台,让哥哥去看看。

他们的面包店从不缺品种,所以他可以花时间挑选。况且,那一瞬间,人并不多,只有一个看起来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女孩正在端着盘子。

风太郎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她的容貌出奇的熟悉,虽然他不确定自己以前在哪里见过她。她有一头亮红色的长发,垂到后脑勺一半左右,头顶有一小束弯曲的头发,她用一对黄色的星形发夹装饰着她的太阳穴。看来她就像他一样放学后就来这里了,因为她穿着制服。

少女一发现有人在看她,便转过身来。“对不起,你一直盯着我看太多了,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不,没什么,我只是想……” 风太郎快速想了想,还是转移话题,避免尴尬,一边寻找着什么,目光锁定在了她端着的托盘上。

顺便说一下尝试已经超出了它的能力。风太郎认为这个女孩可能已经用他们出售的每种面包中的至少一种完成了她的订单。按大小计算,应该值四五千元左右。

“你打算一个人吃这些?” 他问。然后,当他意识到这听起来如何时,他感觉像是在捂脸。

“哦,饿了吗?” 女孩突然笑着说道。“如果你买不起,我可以和你分享一些。”

这条评论让他生气了他看起来像个乞丐吗?她当然不知道那地方是他家的,就算不是这样,他也有足够的钱买下他的那份。

“不用了,谢谢。我只是觉得一个人吃这些东西会胖很多。”

少女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皱眉和鼓胀的脸颊。

“你在暗示什么?我也是给姐姐们买的,多谢了!”

她没有错过任何一个节拍,转身走向收银台付款。这时,风太郎的母亲从后面回来,将一些纸币和硬币放入机器中,而雷羽则帮助将所有东西装进袋子里。

“非常感谢,请早点回来!” 说着,红发少女拎起包包就往门口走去,顺手抓了一个面包吃下去。莱哈迅速转向他。“哥哥,你不应该这么粗鲁!”

“我希望这不会阻止她以后来,”上杉夫人补充说。“她是我们长期以来最好的客户。”

从妈妈口中说出的话,风太郎有些愧疚。他最不想做的就是吓跑客户或做一些对面包店不利的事情,即使他们并没有完全陷入经济困境。

上杉太太的名字叫风音,很明显她的两个孩子的头发颜色都是从她家遗传下来的。虽然已经三十九岁了,但人们第一眼就以为她已经二十出头了,以至于只有围裙和头巾挽着她的头发,才让别人不至于把她误认为是孩子的大姐姐,几乎长得像她儿子的女性版本,尽管她的头发和她女儿的头发一样长,落在她的一个肩膀上。

“总之,你想要平时的,还是今天特别的?”

“不,一天一个奶油面包就够了。”风太郎说着,赶紧付了钱,这样他就可以开始吃饭了。“对了,关于爸爸给我找的那份工作……”

“啊,是的。他说你可以下周一开始,”女人解释道。“因为你们在同一个班,她会带你回家开始工作。下周五你会拿到第一份工资。”

“太好了,那样的话我最好回家准备学习课程的一切,”他说。“回头见。”

“欧尼酱!” 当他穿过门时,莱哈向他喊道。“记得你答应过下周末带我去游乐场!”

“我知道我知道!” 他回答。他当然没有忘记,而且他一心要信守诺言。

莱哈虽然不常要东西,但每次她要,他都不能拒绝。好吧,如果他能把工作做好,他就可以用自己的钱给她带来乐趣,这样他就不用担心了。

然而,就在他往家走的时候,他注意到那个女孩已经离开了面包店,然后在拐角处等候。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豪车过来接了她。他猜,如果她能用现金支付她之前买的所有面包,买得起这样的交通工具。

“即便如此……我怎么感觉她那么眼熟?” 他以为。

他最终决定忘记它。毕竟,除非她决定再次去面包店停留,否则他不太可能再见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