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星际:当万人嫌逆袭之后
星际:当万人嫌逆袭之后 连载中

星际:当万人嫌逆袭之后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麻辣糕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洛恒 现代言情 麻辣糕

洛恒麻辣糕是《星际:当万人嫌逆袭之后》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麻辣糕”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正是由于阿米拉对帝国的卓越贡献,他被人们尊称为「奇迹之子」,成为神殿供奉的第三神。”神眷顾的帝国12个区被称为核心区,其余11个边缘区则需要世世代代为自己曾经的愚蠢赎罪。所以这些理应为常识的东西,对于边缘区的孩子来说,却是踏足核心区的第一步。“老师,有人说阿米拉在百年之后会再次苏醒,这是真的吗?”带...展开

《星际:当万人嫌逆袭之后》章节试读:

“公元4200年,我们的大陆发生了前所未有的灾难,大陆上所有居民命悬一线,无时无刻不遭受着灾害的威胁。而如今我们安居乐业、衣食无忧,我想问问各位知道那位伟大领袖的名字吗?”戴着圆框眼镜的历史老师头发花白,音调没有任何起伏,像平静无波的枯井,听得人昏昏欲睡。

有人兴奋地举起手,直接大喊了出来“我知道,是阿米拉!”

是了,人们能够从百年的灾难中存活下来,没有阿米拉是不行的。

老师听到了想要的答案,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继续用他那拉破风箱的嗓子沙哑地说“这位同学还是有些底子的。正是由于阿米拉对帝国的卓越贡献,他被人们尊称为「奇迹之子」,成为神殿供奉的第三神。”

神眷顾的帝国12个区被称为核心区,其余11个边缘区则需要世世代代为自己曾经的愚蠢赎罪。

所以这些理应为常识的东西,对于边缘区的孩子来说,却是踏足核心区的第一步。

“老师,有人说阿米拉在百年之后会再次苏醒,这是真的吗?”带着稚童独有的天真,这个问题让老师忍不住笑出了声。

“人死如灯灭,是不能再复生的。同学们生在了好时候,才能够得到在这里学习的机会,希望大家好好珍惜。”最后两个字被他咬得死死的,难得染上了些许情绪,他锐利如鹰的眼睛紧盯着最后一排角落里的洛恒,阴阳怪气道,“您说对吗?来自23区的洛恒女士。”

23区!那可是帝国最糟糕的地方!

教室里一下炸开了锅,前排的人时不时回头用余光瞟向洛恒,想看看她是否真的如传闻中23区的人一般,一头毛燥的橘红色头发、满是痘坑的脸、营养不良或生而畸形,尤其是拥有六根手指脚趾,多么地令人好奇。

遗憾地是洛恒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除了头发对得上号,其他的被捂了个严实。

洛恒丝毫没有受到外界的打扰,甚至嫌他们聒噪般地给自己戴上了帽子遮住耳朵。

这种小学生似的知识普及课堂说无聊都是在侮辱这个词汇,洛恒一秒都不想呆下去,但帝国要求从边缘区进入核心区的人员必须修满100个小时的学习时长并且拿到结课证书,否则将会被驱逐出去。

毕竟核心区生来便比边缘区高贵,连仅仅只是呆在里面,都必须获得他们的认可。

甚至要对他们愿意给予一次考核机会感恩戴德。

好在这是洛恒的最后一堂课,再忍一忍熬一熬,拿到结课证书她马上跑,但看现在的情况,这个老头不太乐意让她轻松过关,非得给她找点恶心。

「卡琳娜说得对,历史课的老头一肚子坏水,尤其厌恶23区的人,早知道就听她的建议把头发染黑了。」

洛恒忍住了揉头发的冲动,不用看也知道其他人绝对在等着看她的笑话,对他们而言23区的人浑身可都是笑话。

“李老师,23区的人不适合在课堂上吧。”扎着两个麻花辫的棕头发女孩矛头直指洛恒。

“阿米拉是仁慈的,他的百年是帝国的大赦之日,23区的所有民众也是他的子民,理应包含在内。”历史老师回答得很温和,如果不是那带着讽刺的目光,可能还会有同学相信他是真的想为洛恒说话。

女孩义愤填膺地大喊大叫,鼻子上的斑点皱在了一起“可是他们杀死了阿米拉!阿米拉憎恨他们,他们的身上满是垃圾的臭味,像田地里腐烂的蛆虫,凭什么和我们一样坐在这里!”

女孩几乎是吼出来的,洛恒的耳朵动了动,分辨出了声音的主人——17区的米娅,那个只会种地的棕头发小姑娘,稻糠的味道简直深入骨髓了。

他们都来自被阿米拉遗弃的地区,不知道她对23区的敌意从哪儿来,就因为23区被称为「阿米拉的厌弃之地」?

那都是前几代人的事了,和现在的23区有什么关系,23区甚至为了取得帝国的原谅半推半就成为了所有区的垃圾倾倒场,这难道还不够吗?

洛恒咬着自己的嘴唇,她是在垃圾堆里长大的孩子,确切地说所有的23区人都是吃垃圾长大的,所以他们丑陋、矮小、畸形。她的头发永远是毛燥的,哪怕花上一两个小时去打理,永远也梳不顺,她的脸上因为伤口感染而留下了一条蜈蚣般扭曲的疤痕,从右太阳穴一直连接到右眼角,当初要是再多偏一寸,她就变成独眼龙了,可笑的是那却是她和别人抢垃圾吃而留下的。

可笑,太可笑了!帝国无论核心区还是边缘区,现在都算得上安居乐业,却唯独排除了23区。

洛恒怀疑之前那群帝国官员号称的「恩赐之年」不过是美味的画饼,她这个不懂辨别的白痴才会被他们哄骗过来平白遭人鄙夷。前些天放学后被一群混混围着打的伤到现在还疼,简直就是无妄之灾。

但是她不想辩解,或者说无法辩解,所有人对23区的印象都是根深蒂固的,23区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正是他们期望的,怎么会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

洛恒一直埋着头,她已经做到了迎接更难听的羞辱的准备,奇怪的是课堂竟默契地噤声了,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洛恒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

再也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洛恒微微侧着头从发丝间偷瞄周遭的一切,她看见站起来的米娅脸色刷白,瞠目结舌地看着前方——可惜从洛恒的角度仅仅只能看到米娅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