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修有情道后逆徒总想犯上
修有情道后逆徒总想犯上 连载中

修有情道后逆徒总想犯上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七月清欢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花辞 顾宴安

高口碑小说《修有情道后逆徒总想犯上》是作者“七月清欢”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花辞顾宴安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屏气凝神内视了一番,灵核完整,灵力汹涌,不见半点将死之态。什么情况,自爆内核还能被救活么?晃晃悠悠地,花辞敏锐地感觉到自己正在移动,探出一抹灵识查看,结果——“谁给本尊装进棺材里了?!”花辞刚要出手,一阵细细碎碎的祈求声传来。“土地大人,这是今年进贡的新娘,按您的要求,还是活着的,求求大人不要再降罪...展开

《修有情道后逆徒总想犯上》章节试读:

“本尊瞎了?”

黑暗中,女子挣扎着睁开眼,伸手不见五指。

下意识从储物袋翻出颗夜明珠,瞬间光芒大盛,映出一张略显苍白的脸。

花辞条件反射地双眼紧闭。

还好,差点晃瞎。

屏气凝神内视了一番,灵核完整,灵力汹涌,不见半点将死之态。

什么情况,自爆内核还能被救活么?

晃晃悠悠地,花辞敏锐地感觉到自己正在移动,探出一抹灵识查看,结果——

“谁给本尊装进棺材里了?!”

花辞刚要出手,一阵细细碎碎的祈求声传来。

“土地大人,这是今年进贡的新娘,按您的要求,还是活着的,求求大人不要再降罪莫村了!”

“请土地大人莫要再怪罪了,这真的是村里最纯洁的处子了,土地大人大发慈悲,放过莫村吧!”

老人和中年人错开跪在一座庙前,邦邦直磕头。

磕了许久见无人应答,先前苍老的声音再次失望地开口,催促中年人赶快离开这里,花辞连同着棺材被丢在原地。

莫村,土地大人,听着有些耳熟。

花辞依稀记得自己尚在清风门时,下山游玩碰见一个村子,供奉着一尊不知道哪里记载的邪神,要求每年进贡最纯洁的处子,是叫莫村来着吧。

可这都数年前的事儿了。

“难道说本尊又重生了?”

没过多久,一阵沉闷地摩擦声后,花辞的棺材板被打开,一双干巴巴的手伸了进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皱纹丛生青筋暴起的脸,深色道袍也遮不住佝偻的身态。

老道士并不意外花辞醒着,阴森地要将花辞拖出去。

棺材里的人却猛然不见了踪迹,一回头,四周皆空。

“在找我吗?”

抬头,花辞已经唤出逸兴当头劈下!

老道士避闪不及,生生扛下一击,倒地后大口大口吐血。

血迹乌黑,像是中毒已久,仔细看,还萦绕着一丝黑气。

“你…你是什么人!”

“取你命的人。”花辞抬手挥出一道灵力,老道士瞳孔猛然放大,瞬间没了挣扎。

花辞感慨,果然是重生了,如今一剑都砍不死人了。

眉间红莲流光婉转,花辞踏上逸兴,捏了个诀循着记忆里的方向御去。

莫村位于深山,方圆十里不见炊烟,世世代代就传承在此。

村外杂石成堆,田地也无人打理,野草长着半米高,枝头连鸟兽都不肯栖息,处处彰显着破败。

花辞径直走进村长家,懒懒地坐在主位,下方赫然是方才跪拜的老者和中年人。

莫磊见到花辞,心中一惊,腿脚一软,当即跪了下来。

莫文见状,也跟着跪了下来。

“仙,仙君,您回来了。”

“怎么,没想到本尊还能回来?”花辞调整了个稍微舒服的姿势。

莫磊假笑两声,试探道“仙君说笑了,那…那土地大人……”

“死了。”花辞说地云淡风轻,落在莫磊耳朵里却是平地惊雷,震得人头昏耳馈。

莫文搀扶着莫磊,两人不禁喜极而泣,叩谢道“多谢仙君,多谢仙君啊!定是感受到莫村的诚心,这才派仙君拯救莫村啊!仙君当是天神下凡,日后必能飞升!”

呵。

花辞轻笑一声,面带讽刺。

她抬了抬手,一袭白衣的女子缓步走了进来,身子娇小,如弱柳扶风。她低着头,黑长秀发将容貌遮了个七七八八,莫磊莫文只看到来了个莫名的女子,一时间也拿不准花辞的意思。

“本尊方才看这村里有一女子徘徊,按你的说法,村里的女子都被送出避灾了,就想来问问村长,可认得这女子?”

莫磊见花辞没有怪罪的意思,缓了口气,说“说不定是外村姑娘初来乍到迷了路,如今天色较晚,不如在村里歇一晚,明日让小儿护送她回去,也安全些。”

又转头对白衣女子说“姑娘有所不知,莫村近年来邪魔作祟,屡不太平,女儿家尤其危险,姑娘孤身一人,听老朽一句劝,别冒险啊!”

言之切切,语气诚恳,听之动容。

不知道的,只会念其老者淳朴心善。

只是女子并不回话,只幽幽飘到莫磊面前。

莫磊心底突然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只见白衣女子从长袖中伸出一截骨头——勉强看得出来是人的手骨,白骨森森,骨节分离,甚至看得清砍伤的痕迹,手背处还有皮肉粘在上面,将掉未掉,伴随着干涸的血迹猛地刺入莫磊的视线!

戛然而止!

在莫磊莫文瘫坐在地上抖如筛糠时,女子抬起头,用那双骨头缓缓拨开长发,一双没有眼睛的空洞正死死地盯着他们!

“鬼啊!!!”

这女子!这女子——

两人惊恐万状,慌不择路,跪爬到花辞脚边,止不住哀求“救命,仙君救命,有鬼啊!”

“救什么命,熟人见面该叙旧才是。”

“仙君——”

“叙啊,要本尊用幻神散帮你叙?”

花辞打断他,没什么耐心。

莫磊面如土灰,花辞果然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他稳下心神,对着白衣女子的方向,不敢看她空洞的眼眶,只颤抖说“易柔,易柔姑娘,你别怪我,你是来寻姐姐的吧,你姐姐被那个土地大人强掳走了,我们想救也是无能为力啊,那土地修炼邪功,强势要求莫村供奉处子,你姐姐是自愿救这个村子的啊!

至于…至于你,冤有头债有主,你要去找害你的人啊!”

被叫做易柔的白衣女子如今只是一抹魂魄,口不能言,也触不到实物,听莫磊这般颠倒是非黑白,竟是缓缓流出两行血泪!

“原来暗设祭坛,生吞人肉,能将人的脸皮练得如此之厚,一张脸就能挡下千军万马。”

花辞心底波澜不惊,前世今生三辈子,无耻之人她见得多了。

眉间红莲愈发明艳,面上笑容却更加和善。

莫文早就被眼前的情形吓懵了,听到这,他下意识起身反驳,指着花辞道“你胡说什么——啊!”

下一秒,惨叫声惊起,一截血淋淋的断指滚到了莫磊脚下。

莫文捂着左手倒地打滚,莫磊颤抖地捡起儿子的断指悲恸“儿啊,我的儿啊!”

花辞无趣地看着眼前两人父慈子孝,这才哪到哪啊,原来刀割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也知道疼。

前世花辞经过莫村,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竟也有人家,只是清一色的男子,不见女子。

村里人一出现,所有人身边都围着数不清的怨灵,包围他们,妄图冲破他们的血肉,撕咬他们的灵魂,却被一股邪气阻隔,无法近身。

钟易柔不过其中之一,也是最新鲜的一抹怨灵。

村长莫磊见花辞是修仙之人,求她帮助莫村,老泪纵横地告诉她这里被一个自称土地的邪神占领,要求每年进贡处子,否则就降灾于此。村里众人敢怒不敢言,只好拼命将女子都送走,村里人烟稀少,只剩些年老之人,渐渐荒凉至此。

花辞饶有兴趣听这一通胡诌。

田地都无人打理,却个个吃得肥肠大肚;不见炊烟,桌上却摆着荤腥,更重要的是,花辞离这村庄几里开外就感觉到有人在跟踪自己。

这番鬼话她是一个字不信。

但她还是将计就计,茶水里的幻神散她也不拆穿,默默看着表演。

从储物袋拿出寒舟晚,一把扇子,轻轻摇了几下,随即耳边传来一阵柔弱地呼喊,让她不要喝。

寒舟晚的功能之一——通灵。

花辞动作从容,面不改色,用灵识与她交流,方才得知她竟是连头七都没过。

钟易柔的姐姐上山采药数日未归,她便来山头寻她,山上只有这么个村子,他们哄骗她说姐姐采药失足被救下,正在村里养伤,她信了,跟了他们进村,却忽略了这些人眼底止不住的贪婪与欲望。

花辞装作中药昏迷,附了一抹灵识打莫磊身上,这座魔村隐于深山藏于黑暗不为人知的真面目才撕开伪装彻底暴露在阳光下!

诺大的集体厨房,不如说是个屠宰场。墙面到处是飞溅的鲜血,地上是四散的骨头,空气中散发着恶臭,砧板上还有挖空了眼睛,只剩两个血洞的头,空空地盯着前方。旁边大盆里,装着她的身体,破败不堪,还有啃食过的痕迹。

这是钟易柔的身体。

莫村原只是个避世的小村庄,不知从哪一任村长开始,修习了一门秘术,设立祭坛,杀猪宰羊以阴血为祭,获得力量。刚开始村里所有人都得了好处,风调雨顺,粮食大收。可是人心永远是个填不满的无底洞,他们开始渴望更多的力量,于是目光一转,他们看到了女子。

老的死了还有妇人,妇人死了还有少女,再不济还有女童。

没有女子给他们做饭,他们就学会了生吃;缺少女子繁育后代,他们便从外掳来女子,当作全村上下淫丨乱的工具,生下孩子,然后,杀掉、吃掉!

老道长是恶,他们同样是恶,只是他们碰上了更恶的人,不得不低头。

于是,他们盯上了过路的花辞,下了幻神散,意图进贡给老道士。

老道士死了,接下来,到他们了。

“这般靠女子才能活,若是没了女子,该怎么办呢?”

花辞状似无意低声感叹,莫磊目光呆滞,而后突然起身,像是豁出去一般,抄起匕首猛地向花辞刺去!

只是尚未碰到花辞,便被一股无形的网罩住,卸去了所有力道,骤然摔倒在地。

莫磊神色扭曲,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张大嘴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只得倒地抽搐呜咽。

“这张嘴还是不开的好。”

莫文见父亲在花辞面前毫无还手之力,也不顾自己的断指,转身就想跑,被花辞一个诀控在原地。

《修有情道后逆徒总想犯上》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