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虚界流浪者
虚界流浪者 连载中

虚界流浪者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俺就想看看书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俺就想看看书 王思源 都市小说

小说《虚界流浪者》,超级好看的都市小说小说,主角是王思源俺就想看看书,是著名作者“俺就想看看书”打造的,故事梗概:”王思源缓缓睁开眸子,与常人不同的是,他的瞳孔颜色并非常见的东方棕褐色,而是西伯利亚独狼般的琥珀色。站起身来,活动下浑身酸痛的身体,透过二十七楼的阳台玻璃,眺望这座龙国第二大的城市——沪城。砰,砰,砰。一串轻微的敲门声从客厅响起...展开

《虚界流浪者》章节试读:

小和尚与老和尚的交流很顺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一会,老和尚就离开岗位,露出发黄的一颗门牙。

等到老和尚找到个阴凉的角落休息,王思源也起身走过去。他有八成的把我从对方口里掏出话来。

人老了以后没有父母与死亡做屏障,会愈加害怕死亡。王思源手里一来握着一个关于死亡时间的讯息,二来还留有明天承诺剩下来的半碗粥,他就不信撬不开对方的嘴。

老和尚刚依靠在墙壁上闭上眼,就听见有脚步声朝他靠近,连忙睁眼巡视。看到来人是丁四后,舒了口气,随即警惕了起来。

“丁四师弟,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问我。”

王思源都无语了。

“老家伙,你这监守自盗,此地无银三百两啊,也太明显了吧。不过听你这言行,应该没有什么心机,表情全写在脸上了,得打感情牌。”

“老前辈,你误会了,我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最近肚子不舒服,……”

之前对付小和尚的那套说辞,王思源完完本本的再用一遍,一个字都不带改动。由于是第二次更加熟练,那神态语气都演绎的惟妙惟肖。

老和尚听完对方这套说辞,稍稍放松了部分警惕,也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哦,是这样啊,这年头,像你这样有心的后辈不多了。”

借着这个势头,王思源又拍了老和尚几个彩虹屁,确定对方完全没戒心后乘胜追击,和老和尚聊起了寺庙来。

“是啊,像我这种“有心”的年轻人确实不多了。”

“前辈如此高龄,还兢兢业业,实在让晚辈佩服,听他们说阁下已经在这寺庙里生活了四十年了。”

老和尚爽朗的笑了笑,颇为自豪的反驳

“别听他们瞎说,老朽我今年八十有六,从出生就待在寺庙里,你自己算算有多少年了。”

王思源翻了个白眼。

“额,我看起来像个智障吗?不过你神志有问题也好,不方便我套话。”

王思源故作掐手指数数的样子,随后惊喜的说道

“晚辈算了算,足足有八十六年,想不到前辈是寺庙里的中流抵住,世纪老人啊。”

平时其他和尚也不理会这个老和尚,除了本身存在代沟以外,还有个重要原因就是他看着疯疯癫癫,二师兄都叫他们不要理这个老和尚。

眼下,不仅有人给他送饭,还拍他马屁,和他唠嗑,心情高兴了不少。老和尚藏在心底的最后一丝警惕也放下了。

王思源并不知道之前仍被老和尚防范着,开始了聊起了自己的正题。

“晚辈我也来寺庙许久了,一直没见过主持方丈,深感遗憾。但是昨晚,前辈你知道嘛,二师兄说今晚方丈要约我去他房间,想想就激动呢!”

说着的同时,王思源眼里崇拜的光芒分外明显,然而并没有听见有人回答他。

老和尚在听到方丈两个字时,脸色瞬间铁青,身体也开始不断颤抖,像失了神志的病人一样,嘴里支支吾吾的吐着呓语。

“方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破坏佛像的, 我是被他们逼的。”

王思源还想听到更多,结果老和尚一下子回过了神来,涣散的瞳孔也重新聚焦,死死握住他的手掌。

布满老茧的手掌握的王思源有点刺痛,他没有反抗,而是静静的看着老和尚欲言又止的嘴唇。

过了许久,老和尚艰难的说出了想说的话,声音很小,王思源与他面对面,如此距离也只堪堪听清。

“快走,你会死的。”

这句话耗尽了老和尚所有的体力,说完后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耷拉的脑袋,有气无力的瘫坐着。

王思源将老和尚扶正,又问了几句,对方像没听见一样,一点表情都没有。

“年纪大知道的就是多,收获的信息量比预期中的要多得多。作为回报,我还是把那个消息告诉他吧。”

压低声音,王思源将脑袋凑到老和尚耳畔处

“前辈,之前外面那个魁梧和尚和我说,过了今晚我们都要死,你还有什么想做的就快去做吧!”

声音不大,只够一个人听清。

王思源说完后拉开了与老和尚的距离,他要观察对方的微表情变化。

老和尚的反应出乎了王思源的意料,他只是勉强抬头看了眼自己,便没了多余的表情。

不过微表情就是人体最原始的情绪,它除了可以真实反应个人情感,还能将那些微妙的感情放大。

老和尚眉头细微舒缓了一下,幅度虽然很小,还是被王思源看进了眼里。

“解脱,释怀,还有早知如此。这老和尚知道的比我猜测的还多,作为关键人物 放置回推理罗盘上,真相齿轮又被撕开了一角。”

将老和尚安顿好,王思源要前往他最后一个目的地,柴房。

问题与真相本是不可分割的部分,无论如何总会被无形的细丝相牵连,这是摆脱不了的宿命,也是永恒的真理。

“这次挑战给的隐藏任务是,联合死去的孤魂,为他们复仇。所以至少他们目标和我是一致的,而且复仇说明它们应该拥有可以对抗幕后黑手的能力。”

“如此,只要我找到试炼者的正确定位,不要当猪队友,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柴房位于寺庙的大后方,距离后院不足十米,平时基本没有人过来。

王思源连续绕了三次路才来到柴房门口,期间经过柴房两次,如此迷惑行为,确认难以被跟踪后,开始打量起了柴房。

柴房的窗户紧闭,好几处木头架子都风化开裂,窗纸也是破烂多个窟窿。明明是大白天,但是透过窟窿往里看,却漆黑一片。

柴房的大门除了把手处的灰尘较少,其他地方都积了厚厚几毫米,此外,大门上还能看见不少青黑色的污渍和抓痕。

王思源凑近仔细看了看,又闻了闻。

“是血迹,根据医学上的形态划分属于抛甩状,如果血迹的主人是个成年人,那行凶的怪物该有何等力量啊。”

外面已找不到更多的线索,王思源推开了柴房的大门。

后脚刚踏进去没多久,大门自己紧紧的闭上,任凭王思源怎么拉扯也纹丝不动。

蓦的,一抹绿色的光芒从他身后亮起,随后两朵,三朵,无数朵鬼火燃起,让伸手不见五指的柴房得以视物。

王思源没有回头,而是满脸震惊,嘴巴轻轻张开,目光死死的盯在大门处。

“畜生,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