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叶倾怀陆宴尘
叶倾怀陆宴尘 连载中

叶倾怀陆宴尘

来源:出品文学 作者:叶倾怀 分类:小说推荐

标签: 叶倾怀 叶倾怀陆宴尘 小说推荐 陆宴尘

《叶倾怀陆宴尘》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叶倾怀”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叶倾怀陆宴尘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叶倾怀陆宴尘》内容介绍:叛军已杀入城中。年轻的帝王身着衮服,独自坐在高高在上的御座上,身子挺得笔直。她双手交握在前,拄着一柄剑气肃杀的重剑。玉墀下扔着一卷撕裂的卷轴,黑底云纹的封面上是一行笔力遒劲的墨迹——“讨叶倾怀传檄天下文”...展开

《叶倾怀陆宴尘》章节试读:

晚膳过后,叶倾怀在文轩殿里待到了深夜。

一般这个时间,她不是在作画便是在下棋,宫人知道皇帝作画下棋时喜静,因此殿里只有御前总管大太监李保全一人伺候着。

今日叶倾怀却将李保全也支了出去,他临出去的时候,叶倾怀还吩咐他把那只三足瓷香炉里的香给灭了。

沉香的气味很快就淡了,连带着那种昏昏欲睡的暖意也消散了。叶倾怀看着书案上摊开来的画纸出着神。纸上滴墨未染,镇纸边放着李保全磨好的墨,冬日的寒意中墨色很快就干了,她却仍没有提笔的意思。

叶倾怀今日无心作画,她在脑海中反复回想着白日里与陆宴尘说过的话,字字斟酌,想从其中读出些谋逆的端倪来。但任凭她百般回忆,都觉得陆宴尘从言谈到举止都是彻头彻尾的大忠臣,尤其是他对叶倾怀的那份期许和信任,实在不像是装出来的。若是一定要说他有什么异样,叶倾怀思来想去,只想到了两点。

其一,陆宴尘对朝堂风气有所不满。

其二,陆宴尘和文校祭酒的交情恐怕并不如他所说的那么浅。

但仅凭这两点,还远不足以让他举起叛旗。

平心而论,陆宴尘入主文轩殿的这三年对叶倾怀可谓是忠心可表,推心置腹。也正是因此,前世叶倾怀看到那纸檄文上落着陆宴尘的名时,才迟迟不肯相信。

朕究竟是做了什么能让他如此记恨?是承天门之变?但以陆宴尘对朕的了解,又怎会猜不到那些非朕所为?还是有什么朕忽略了的细节?

叶倾怀百思不得其解。

“陛下,夜深了。还请陛下以龙体为重。”门外传来了李保全的声音,隔着宫门,听着有些远。

叶倾怀揉了揉额角,叹了口气,站起了身,将那张空白的画纸抽出来蹙着眉又看了看,才扔在了一边。

她推开门,候在外面的李保全立即迎上前来,手脚麻利地给她系上了披风。叶倾怀跨上舆辇,便听到李保全尖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起驾回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