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忆相逢
忆相逢 连载中

忆相逢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TT桃桃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林明泽 现代言情 陶烟

现代言情小说《忆相逢》,男女主角分别是陶烟林明泽,作者“TT桃桃”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尤其是今天,无论如何都得准时下班。今天是周五,日常堵车。想到这些她心里烦躁起来,敲打键盘的声音又重了一些。陶烟所在的诺信公司,是做安防产品的,总部在北京...展开

《忆相逢》章节试读:

春节临近,陶烟离婚的事眼看瞒不下去了。

陶西几次约饭都被她以各种理由推脱。

李清贤有时候会提起好久没见小陈了,她也会以对方加班或者出差为由搪塞过去。

“你就打算这么一直拖下去?总有纸包不住火的一天。”心若一边给大狗梳着毛,一边吐槽道。

“现在招了只能得到一顿毒打。”

“那以后被发现呢?”

“晚一点得到一顿毒打。”

“早晚都是一顿毒打,招了吧。”心若出了个馊主意。

“先苟且偷生吧,被发现了再说。”

“平时好糊弄啊,春节找什么借口?”

“我这不是来求你了吗,你给我出出主意啊!”陶烟无奈说道。

“我有一个好办法,租个临时老公,春节带回去,就说陈映杰整容了。”天大的馊主意。

陶烟拿起水壶喷了她一脸“那我不如把你带回去,说咱俩是真爱。”

“没问题啊,咱俩就是真爱嘛!”

正当两人一筹莫展时,宋阳开口道“桃姐,我有个主意。不如就说你们春节出去旅游了,不回家不就行了?”

陶烟和心若对视一眼“好主意啊!”

心若激动的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把宋阳搞得脸都红了。

“桃桃,咱俩一起去吧,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心若提议。

“还真去啊?”她本打算在家躲几天。

“陶姐,你们去吧,心若一直想去厦门,你们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玩。”宋阳说道。

“心若走了,你们春节寄养怎么办?”宠物诊所有春节寄养的业务,需要留人照看。

“桃姐,交给我就行了。你们放心去玩。”宋阳转头对心若说,“宝贝放心,我春节就住在诊所,你随时查岗。”

陶烟看着面前两人卿卿我我,露出欣慰的笑。

王心若这一次总算没看走眼。

从厦门回来,陶西约陶烟一起吃饭。

陶烟想要故技重施,却被陶西无情揭穿。威逼利诱下,陶烟才去赴约。

“我早就觉得有问题,你这么宅一个人,怎么突然想起旅游来了。而且小杰他们家那么注重礼节,春节不用走亲戚?”陶西一早就发现了端倪。

“你蒙骗爸妈就算了,连我也瞒着。”她生气是因为陶烟对她也不说实话,她好像从小就是这样,什么事都藏在心里,能自己扛的绝对不会跟家里说。

“没打算一直瞒着,想找机会再说。”陶烟解释道。

“你告诉我,你和小杰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就离婚了。”

“没发生什么事,就是性格不合。”她找了一个最合理的借口。

“你不想说实话,算了,我去问小杰。”陶西威胁道。

“哎呀,你找他干嘛。”陶烟赶紧拦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生不出孩子,就离了嘛,就这么回事。”这个理由听起来更加合情合理。

“真是这样?那陈映杰也太不是东西了!”陶西越发生气。

陶烟迟疑了一会“姐姐,是我的问题。”

她抬起头,眼里毫无生气“我也可以就这么糊里糊涂过日子。努力扮演好一个贤妻良母。而且小杰是个很好的人,善良、体贴,是个好丈夫。可是我做不到!我跟小杰在一起,他要承受很多不必要的痛苦,我跟他结婚已经错了,不能再错下去耽误他一辈子。”

她靠在椅背上,发出一声嘲笑“呵。。。我们从小看到的婚姻,都是最最反面的教材。爸妈的婚姻,充满暴力、互相怨恨、憎恶、恨不得对方去死,我对婚姻没有一点信心,也完全没有期待。这不也是你不结婚的一个原因吗?”

陶西沉默良久后,轻轻叹气“哎,桃桃,我们没办法选择父母。我选择不结婚,确实是他们造成的。但我希望你过的好,我多承受一些没关系的。”

“姐姐,我也希望你过的好,结不结婚不重要,只要你开心我都支持你。”

两人眼含泪水,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陶西大学时,有过一个男朋友。是同班同学。

据说是当年学校的校草。

陶烟见过他俩的合影,郎才女貌十分般配。

陶西当初因为去武汉上大学,陶志华气的差点跟她断绝关系。本打算毕业后就让她回平城,结果大学毕业后,她准备留在武汉继续考研。

父母并没有给她任何经济支持,全靠她自己做兼职赚生活费。

2007年的冬天,临近考研笔试,陶西发现自己怀孕了。

万般无奈下,她跟家里通了电话,想要结婚。

可想而知,这个惊天消息给摇摇欲坠的家带来多么沉重的一击。

陶志华暴跳如雷,把家里砸的一片狼藉。

李清贤哭的昏天暗地,几次背过气去。

他们死活不同意陶西结婚,要求她必须回平城。

就算要结婚,也绝对不能留在武汉。

孩子,绝对绝对不能生下来!

未婚先孕,在他们看来是不知廉耻,是滔天的大罪。

发生这些事的时候,陶烟在学校一无所知。

某一天回家,发现陶西回来了。见到许久未见的姐姐,她原本很开心。

可是陶烟脸色苍白,躺在床上,眼神空洞。她心里隐隐不安。

家里每个人都各怀心事。

陶西在家里躺了几天,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什么话也不说。

她第二次回家时,陶西已经搬出去了。

李清贤哭哭啼啼给她讲了事情经过。

得知陶西怀孕,李清贤专程去了一趟武汉。

在陶西和那个男孩的苦苦哀求下,还是硬把她拽去医院打掉了孩子。

最终,男生选择了分手。

陶西在短短几天内失去孩子和爱人,绝望地跟着李清贤回了平城。

陶烟看着李清贤,震惊到说不出话。

自己的父母,像刽子手一样断送了她的爱情、她的前程,还要了她孩子的一条命!

陶西该有多绝望啊!

此后几年,陶西跟家里关系都十分紧张。

后来在陶烟的转圜下有所缓和。

但她再没有结婚的念头。

是对父母失望,还是对男人失望。

说不清。

结婚不再是她生命中的必选项。

她选择无声地对抗这肮脏的世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