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游戏动漫›原神:巡查官的职责就是吃瓜
原神:巡查官的职责就是吃瓜 连载中

原神:巡查官的职责就是吃瓜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患瞳 分类:游戏动漫

标签: 塔维纳尔 患瞳 游戏动漫

《原神:巡查官的职责就是吃瓜》主角塔维纳尔患瞳,是小说写手“患瞳”所写。精彩内容:有人不甘,有人兴趣盎然,但不管是何种心情,在女皇美丽又威严的冰蓝眼瞳注视下,执行官们很好地收束自己的情绪,安静地充当着这场授勋仪式的忠实观众。“自此,你将成为我在外的眼睛。”至冬女皇在塔维纳尔跟前驻足,将一枚镶嵌着神之眼的徽章戴在她的左胸。“你视线所及之处,我的目光也将投下...展开

《原神:巡查官的职责就是吃瓜》章节试读:

荧付完自己这一桌的钱后,在派蒙忿忿不平的嘀咕中一路行至教堂,此时的教堂里正聚集着一群人,分别是琴,温迪,以及一个发色与瞳色都和琴相同的少女。

“这位就是教会方面负责回收天空之琴的专员,祈礼牧师芭芭拉。”琴介绍道。

“愿风神护佑你们。”芭芭拉说道,她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感谢诸位的努力,让蒙德免于遭受厄难,如果真的调动军力与龙开战,很难想象要怎样收场……”

显然她高兴得太早了。

当她问出天空之前是否带来,而荧递出已经破损了一个角,连琴弦都绷断了好几根的天空之琴时,芭芭拉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派蒙和温迪同时心虚地游移开视线。

片刻后,芭芭拉的声音几乎掀翻教堂顶

“啊啊啊啊啊啊——”

“天空之琴——!!!”

芭芭拉膝盖一软,跪坐在了地上,“巴巴托斯大人,芭芭拉就算用余生的时光向你赎罪……也都是不够的吧!!!”

温迪看着少女崩溃的样子,终于大发善心,“算了,把琴给我一下吧。”

他从荧的手中接过天空之琴,身周凝聚起清风,一阵流光闪过,太空之琴不仅恢复了原样,甚至比原本更为崭新。

看着芭芭拉一脸震惊的接过琴,看着她抱着复原的琴急急忙忙跑开,温迪回过头朝众人眨了眨眼。

“快跑,毕竟我用来修复天空之琴的幻术,并不是百分百可靠的~”

说完他也不等众人反应,小跑着就朝教堂侧旁的后门跑去。

“卖唱的——!!”

派蒙和荧一起跟了出去,而琴考虑到接下来和教堂主教这边的交涉,没有跟一起离开。

……

塔维纳尔站在教堂前的广场上,身旁是一个愚人众的妹子。

“大人,我们要不还是回去吧,女士说今天所有愚人众的成员都不能靠近这里……”

“所以现在的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外国旅人,并不是什么愚人众,维罗妮卡。”

不久前刚被这个妹子从骑士团捞出,塔维纳尔就带着人回哥德大酒店换了身常服,接着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教堂。

“可是……”维罗妮卡显然还有顾虑,女士的冷酷她早有所见,违抗那位执行官的代价不是她一个普通愚人众能承担得起的。

“维罗妮卡小姐。”塔维纳尔淡淡看了她一眼,“你是要违抗长官的命令吗?”

“属下不敢。”维罗妮卡连忙低头。

塔维纳尔看着不远处的教堂,闭了闭眼,“你回去吧。”

“那,那您……”维罗妮卡欲哭无泪,上层给她的命令就是盯着这位巡查官,可谁知道这位巡查官会明目张胆的和女士对着干啊,现在她是真的进退两难。

如果不是为了女皇,真的好想辞职啊。

“不用管我。”塔维纳尔慢慢走向教堂,就在刚刚,她感觉到了冰之女皇的气息,女士使用了女皇赐予的力量。

“可是……”维罗妮卡想跟上又畏惧女士那道不许靠近教堂的命令,思来想去,决定就在这里等着。

“维罗妮卡小姐,一个诚恳的建议,你还是不要在此地久留的好,女士可并不像我一样好脾气。”

塔维纳尔看着后面的愚人众姑娘,觉得这小眼线当的还真是不容易,官大一级压死人。

幸好她一上来就直升了。

感谢女皇,赞美女皇。

不再去管犹犹豫豫跑开的维罗妮卡,塔维纳尔在教堂楼梯上停下,佯装眺望风景。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哪都有你。”女士的声音在家身后响起,虽然还有有点阴阳怪气,但明显能感觉到她心情不错。

“我只是在完成女皇交代的事情罢了。”塔维纳尔丝毫不在意她的讽刺,“事情做完了?”

女士低头看着塔维纳尔那双与冰之女皇极为相似的眼睛,原本还想再刺几下的话吞回肚里,“那是自然,所以你接下来可以走了吗?”

“是的,感谢你的付出,罗莎琳。”塔维纳尔微微颔首,女士对于名字从被人从口中里吐出只是眯了眯眼睛,不再多说什么,带着人转身离开。

好了,现在故事的终幕也已经结束,自己确实该离开了。

只是,她看着那边的教堂好半天,脚步几次想要迈出,但都停住,始终无法向前。

该以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呢?

想当初在原本世界的时,公子还是唯一进池子的执行官,虽然一直被人诟病永别东都,但是他的剧情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多。

合家欢的剧情不会带他,各种节日庆典也没有他的露面客串,那种欢乐的气氛与他,与他背后的雪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塔维纳尔咬咬牙,扶在石护栏上的手慢慢握紧。

她转过身,准备离开。

“嘿,那边那位好心的小姐,能不能扶我一下啊,要站不住了……”

虚弱的声音自上方楼梯顶传来,塔维纳尔眼眸睁大,霍然回头——

温迪同样扶着护栏扶手,脸色有些白,身体也晃晃悠悠的,看起来摇摇欲坠。

塔维纳尔赶忙几步过去,一把扶住对方,将他的一只手绕过肩膀,支撑起对方的身体。

“嘿嘿,我就知道塔维纳尔不是那么冷血的人。”温迪轻笑两声,抬起头看向远处,“接下来,带我去风起地,好吗?”

塔维纳尔刚想回答,就觉得自己的嘴巴失去了控制,接着就是手脚,眼睛,最后是整个身体。

但是她仍旧能够借助身体感受到世界,不管是声音还是视觉,全都如常。

她一瞬间有些慌张,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难得博士写的程序出bug了?

直到温迪又一次轻笑出声,“好久不见啊,怎么,舍得从那座宫殿里出来看望我这个老歌手了?”

塔维纳尔一下愣住。

她的嘴巴自行张开,声带震动“我来和你谈谈关于,——的事情。”

那个词汇好像是被谁凭空抹去,塔维纳尔只能听出一个中断的音节,然后是后续的话语。

“是吗,会不会有点早了呢,你的突然出现还真是吓了我一跳。”温迪却好似听懂了那个被屏蔽掉的单词,可他的态度还是那般轻松,还有心情开玩笑。

“诗人,多年不见,你还是这幅样子,我不想浪费太多时间,我们长话短说。”说着她又补充了一句,“她还承受不了我长时间的投影。”

“嘿嘿,你直接说就是,我可没有阻止你。”温迪表面仍旧虚弱的倚靠着塔维纳尔向前,但是声音里却并不见多少疲态。

“我想找你借样东西,那颗种子。”她说。

温迪少见的沉默了一下,他们又走出一段距离,就在里面只能旁听的塔维纳尔以为他们会这样一直沉默到底时,听到了温迪的声音“可以。”

“……谢谢。”

“哎呀,风太大了我没听见,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温迪晃晃脑袋,像是刚刚有什么干扰了他的听觉一样。

塔维纳尔忽然又重新取得了身体的控制权,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脚底绊了一下,险些带着温迪一起摔倒。

“居然跑了,真是的,一点也不好玩……”温迪嘟囔着,看向塔维纳尔,神色居然有几分不怀好意,“你刚刚一直有在听吧?”

塔维纳尔警惕地停住脚步,“你想干什么?”

“没有没有,别紧张嘛,我只是普通的吟游诗人,又不是什么大坏蛋,好啦继续走呀,前面就是风起地了。”

塔维纳尔这才继续带着他朝前。

“嘻嘻,是不是很困惑呀,不过,我可以帮你解除这些困惑哦,看在咱们是朋友的份上,你只需要请我一顿酒就行。”

“还好,之前倒是有奇怪过女皇给我那道命令的原因,不过从刚才来看,我大概知道她的打算了。”

她竟是人形电话,可恶,还以为有更高的背景设定呢,怪不得女皇和博士说现在的躯体就够用了,作为传声筒,那确实是够用了的。

塔维纳尔暗暗泪目。

温迪笑而不语,一脸的年轻人你还是看得不够深。

“不过我还是想听听你的解答。”塔维纳尔敏锐发现了这两千岁老牌风神表情的不对。

“就像你想的那样。”温迪晃晃食指,一副不可言说的表情。

“你其实一开始就不打算告诉我,只是在逗我玩对吧。”塔维纳尔恢复了那张面瘫脸。

“哎嘿~”

如果你不是风神,我一定要把你按在地上捶,可恶的谜语人。塔维纳尔暗暗握拳。

风起地的大树遮蔽出大片大片的阴凉,阳光投下点点光斑,枝杈摇动,风声如絮语。

“每一段旅途的终点都应该有一个具有象征意义地点最为句号,这里流传着蒙德英雄的故事,虽然你可能没有太多感受,但在蒙德人的眼中,这颗大树就象征着蒙德英雄的纪念碑,是接受神明礼物再合适不过的地方啦。”

温迪抬手拖起清风,一个盒子在他的手中凝聚显现。

“这是给你们女皇的礼物,回去可要记得转交哦。”

温迪笑眯眯地将盒子递出,塔维纳尔伸手接过。

一阵令人心旷神怡的清新感沿着盒子传递到她身上,整个人如同被干净的风洗涤过一遍。

看着塔维纳尔收起盒子,温迪又摊开右掌,一枚青蓝色的宝石熠熠生辉,风的元素在其中旋转。

塔维纳尔“?!!!”

“别这么惊讶嘛,这是我偷偷藏起来的,就给你啦,要好好利用哦,我会护佑你的~”

做梦一样的接过那一枚风系神之眼,塔维纳尔愣愣地呆在原地,此刻她脑中想的不是为什么她能拿两颗神之眼,而是喃喃道

“完了,我长不高了……”

温迪疑惑地嗯了一声,纵使思维跳脱如他,也不理解这两者之间有何联系。

“好了~来自至冬的勇者的授勋仪式结束,荧好像要过来了,嗯……你要留下来陪我吗,晚上一起去酒馆?”

听到荧这个字,塔维纳尔立即回过神,摇摇头,准备离开“我该走了,感谢你的礼物。”

“我在天使的馈赠帮你预付了接下来一个月的酒钱,当然,份额有限,你省着点用,至于该怎么突破查尔斯的未成年防沉迷,就要你自己想办法了。”

塔维纳尔一口气说完,捏着新到手的神之眼,以一种从未有过的速度远去,身影逐渐融入长风,直至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