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云深时遇鹿
云深时遇鹿 连载中

云深时遇鹿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温暖的荷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姜鹿 林云深 现代言情

小说《云深时遇鹿,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温暖的荷”,主要人物有姜鹿林云深,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方父乐呵呵的应了声:“快去洗手,要准备吃饭了。”“妈妈,需要我帮忙吗?”姜鹿在洗手间大声问。听到动静的方母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锅铲指着盛好的汤说道:“不用你帮忙,你先喝汤,这是我找的一个新方子,说是祖传的,调理女性身体很有效果,你坚持喝段时间,药材我买了一些放在餐边柜左起第二个柜子里。”看到...展开

《云深时遇鹿》章节试读:

姜鹿抬眸在看清男人面容的那一刻,突如其来的相遇让姜鹿瞬间僵在原地,脑子一片空白。

医院大堂,林云深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他没有认出姜鹿。

姜鹿竭力稳住心神,装作初次见面伸手握住了男人温厚干燥的大手:“你好,我是瑞希的班主任,我叫姜鹿。”

说着一边压制着慌乱的把医院处的扫描结果递过去“家长您看一下,真的很抱歉,让孩子摔成这样。”

林云深接过报告简单看了一下,善解人意道“瑞希没事就好,小朋友打闹磕破是正常的,我能理解,姜老师不必挂怀。”

姜鹿有点局促“谢谢您的理解。”

林云深笑了一下,抬腕看了一下手表“姜老师还要回学校吗?一起吧,我送你。”

姜鹿客气拒绝“不麻烦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老师,你就跟我们一起走吧,爸爸的车很大。”林瑞希牵着爸爸的手请求道,一大一小看着姜鹿。

姜鹿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情绪又变得紧张起来“啊,好吧,麻烦了,谢谢!”

第二次稀里糊涂跟着上了林云深的车。

姜鹿坐在车上,脑子里走马灯一样,记忆深处的那幕社死事件不由浮现在心头。

记得那天下大雨,姜鹿从市区坐公交车回学校,途中发现背包为不知何时被割开,放在里面的钱包和手机不翼而飞,刚好车靠站停下,稚嫩的姜鹿脑门一热不管不顾跟着下车,她以为凭自己敏锐的直觉就能抓到小偷,事实等她跟着人流下车后,放眼望去脑子一团乱麻,心慌失措的姜鹿在站台来回穿梭,值到日暮变沉,寒风裹挟着雨水扑向灯光明亮的站台,丢失巨额财产嚎啕大哭的小姜鹿,被周边黑幕沉沉补托得格外显眼。

彼时开车路过站台的林云深不经意的看到了这一幕,他下意识将车缓缓停下,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并没有急着下车,而是降下玻璃窗任冰凉的雨水飘进驾驶室,男人心想,年轻真好啊!情绪可以这样渲泄。

随后自嘲般一笑,从副驾驶取出一把大黑伞,下车走到姜鹿跟前助人为乐“哭什么呢 ?”

男人面容英俊,西装革履,从昂贵的车上走下来怎么看也不像坏人。

蹲在地上的小姑娘抬起小巧瓷白的脸看了他一眼,湿漉漉的眼里盛满了无助,抽泣着告诉他“我的钱包和手机都被偷了,手机是妈妈送给我的,才买没多久。”

说到伤心处,眼泪又忍不住啪啪往下掉“我怕妈妈会打电话给我,如果找不到我她肯定会担心,而且手机钱包里面有我好多的重要信息。”说完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

三句话不提妈妈,真是个小孩子呢,林云深心想。

此时站台上走来一对等车的情侣,二人窃窃私语频频看向这边,男人顿时有点烦躁。

他问小姑娘“要不要去车上?我送你回去?”

姜鹿打着哭嗝,眼泪鼻涕糊了一脸,茫然得看着眼前的男人。

“走吧。”林云深见状心知问也是白问,大手直接抓住小姑娘的胳膊向车边走去。

迷迷糊糊的姜鹿被林云深带上了车,小姑娘全身湿透,她一上车副驾驶好像被水淹过一样,林云深将暖气打开,又从后备车厢取出一张小毯子递给小姑娘,忙完这一切后,他坐回驾驶室耐心地问起姜鹿。

得知小姑娘要回X大,林云深震惊的扬起眉头“你已经上大学了?”

她看起来顶多像个高中生。

这种质疑姜鹿面对得多,吸了一下鼻涕,一本正经点头“是的,我上学上得早,已经上了一年啦。”

“哦,你叫什么名字?”

“姜鹿”

这里离X大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林云深心里估算了一下时间,便自作主张开车带着她去了最近的一家酒店,订房时小姑娘后知后觉,红肿着眼睛警惕地望向他,林云深觉得好笑,便和前台服务说明了情况,让她们带着这个穿着粉笔色卫衣的小黄毛丫头上楼,想了一下,干脆送佛送到西,自己跑出去附近商店给她买了一套运动服。

稀里糊涂的姜鹿跟着服务员上了楼,当温热的水从管道里洒在她的身上,她的脑子逐渐冷静,双手揉搓着头上的泡沫,梳理今天发生的一切,手机钱包到底怎么丢的,还有忘了问帮助自己的叔叔的名字,觉得自己好笨,又想自己太不谨慎了随便坐别人的车,唉,姜鹿靠在浴室墙上,有点挫败有点懊恼!

洗刷完后,她拿着吹风机打算把贴身内衣吹干,就听到敲门声,还以为是服务员姐姐有什么事,赶紧小跑出去打开门,发现竟是那位好心的叔叔,短暂失措,结结巴巴的问“叔、叔叔,您、您好,您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又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问赶紧停住。

一会又低头惊觉自己穿着不妥,一时脑子打结不知如何是好,双手攥着浴袍僵硬的堵在门洞。

这一会儿功夫,足够林云深将小姑娘从头到尾看清,沐浴完头发还没完全干透,湿溚溚披散在瘦削的肩头,二条笔直纤细的小腿裸露在浴袍下,赤脚俏生生站在地板上,因为紧张,右脚大拇指不停的扣着地板,林云深望着神情僵硬的嗫嚅着叔叔的的小姑娘,稚嫩的脸庞,鼻子还有几粒晶莹的水珠,知道她内心的顾虑,心中微晒,现在又知道防备了,到底还是年纪小,一会故作精明一会稀里糊涂的样子。

本来也没打算进去,将手里的纸袋递过去“这是我在楼下随便买的衣服,尺码我往大买的,你应该能穿,袋子里面还有一部旧手机,是我以前用过的,你先拿着先应付一段时间。”

姜鹿脑子混乱得很,只觉得对方帮了自己那么多,完全不敢接。

喃喃道“我…我…不用了。”

见她没接,林云深直接放在了地板上“没事,你拿着。”

又从钱包里拿出一叠现金递给姜鹿“这些钱够你用一段时间,还有明早退房时记得去退押金,我和前台已经说了。”

说罢,见姜鹿没有接,神情略显不耐,向前一步俯身,将手里的钱往姜鹿的微敞开的浴袍口袋里放,男人身上干净清冷的味道刹那袭向姜鹿的感官。

“不不不,叔叔,我不能再要您的钱,您已经帮了我很多了。”姜鹿十几岁的稚龄哪经历过如此大的恩情,慌忙拒绝伸手去拦,身体急速退向后躲避。

林云深没料到她抗拒的如此猛烈,手刚放进浴衣口袋还来不及撤回,姜鹿的浴袍就这样在二人的拉扯中猝不及防的敞开,少女白净软润的光裸身体像闪电一样炸进林云深的眼中。

姜鹿被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悚到了,直愣愣的呆在原地,像中了定身法一样。

饶是平常行事镇定的的林云深也不免撒开手仓惶后退,偏过头,深吸了一口气,厉声道“把衣服系上。”

“哦,好,好…对不起…我…我…”姜鹿反应过来,语不成调,差点要哭出声。

脸红似血手忙脚乱将衣服裹成一团,恨不得当场找条地鏠钻进去,鼻尖额头迅速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幸好林云深没让她尴尬太久,把东西放下后快步离开了。

此后,他们没有再见过面……

林云深开车把姜鹿送回了学校,姜鹿下车时,他想把今天的检查费给姜鹿,

姜鹿死活不肯要,甚至有点语无伦次 “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应该跟您说对不起,我、我应该谢谢您才是。”

当年的沉甸甸的恩情一直被妥善收藏在心底,做梦都想回报,没想到时隔数年,以这种方式等到了恩人。

…… 林云深觉得莫名奇妙,他不好在车上当着孩子的面跟她拉扯,思付片刻便没再坚持,心里盘算到时让瑞希的妈妈来处理这个事

他依然安慰她“那好吧,其实小孩子打打闹闹很正常,姜老师在学校要管这么多孩子,我能理解,不必那么紧张。”

姜鹿知他理解错了,自己也无法解释。

先这样吧,她暗暗松了口气,心情既忐忑又激动,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鞠了一个躬“谢谢。”

林云深看了她一眼。

转头看向后座的儿子“那好吧,希希,和姜老师再见!”

“老师再见!”林瑞希趴在车窗上伸着小手摇晃。

“再见!”

三人友好告别,林瑞希跟着爸爸驾车离开,姜鹿叹了口气。

第二天下午,姜鹿请假去了趟医院,专家告诉她,宫寒需要慢慢调理,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有些人需要时间来恢复,有些人可能一辈子生不了孩子,姜鹿对此次结果早有预料,这半年,她前后看了专家教授不知多少。

姜鹿将专家的话转述给了方母,方母叹了口气,浓重失望的声音透过电话传了过来“鹿鹿,虽然你还小,但安安他不小了,怀孕生子是件大事,你也要对自己身体负一点责。”

姜鹿总是逃避吃药,李玉晚对她这个态度十分不满意,看了那么多医生,她有点心急,说话就重了些。

“妈妈,对不起,我以后一定好好吃药。”酸涩的感觉从姜鹿心底涌上眼眶,担心电话那头的方母听出异样,又生生的压制。

“鹿鹿,你不要怪妈妈语气重,好好调理身体,以后吃药不要太任性了,妈妈也是希望你们好。”方母觉得刚刚语气太重。

“我理解的,妈妈。”

挂完方母的电话,姜鹿心情郁郁,她想给自己妈妈打个电话,又觉得除了让她担心,并不能解决什么实际问题。

姜鹿套上大衣,系好围巾,提着挎包缓步走出医院。

外面暖暖的阳光正好,街道飞驰而过的出租车,对面的小店飘来流行音乐声,路上偶遇的行人窃窃私语声,交织出一片和谐美好的人间烟火气。

她走到路边扬手叫了辆出租车,车内气味有点大,她把车窗降下来,冷风灌向车内,姜鹿的脸被吹得麻木,她懒得关窗,歪着头怔怔得看向外面疾驰而过的车辆,陷入纷纷扰扰的思绪当中。

《云深时遇鹿》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