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在人潮拥挤时相遇
在人潮拥挤时相遇 连载中

在人潮拥挤时相遇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宗锦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王涵玥 现代言情 颜卓

《在人潮拥挤时相遇》是作者“宗锦”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王涵玥颜卓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他一直认真地用餐,一刀一叉在他手中翻来覆去,不得一刻停歇。平日里我不来找他时,他都是在医院的食堂匆匆应付午饭,然后又匆匆回到办公室短暂午休。“维安,你的眼睛真好看。”闻言,他终于抬头看了我一眼,目光还特地在我的眼睛上停留了一会儿,似乎是想认真对比一下我的眼睛和他的眼睛...展开

《在人潮拥挤时相遇》章节试读:

遗憾的是,方昔并没有怀孕。

“你还是别激动了,我的婚假是两个月。”

“为什么你婚假那么长?”

“因为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请过假,老板就说多给我休息一下。”

面对我们这场乌龙我确实没什么话好说的了,只是回头责怪性地看了颜卓一眼。颜卓却没有看我,只是一个劲地盯着方昔家的房间门看。

“这位是?”方昔问。

“他是宋维安的同事,颜洛的哥哥。”

方昔瞬间就严肃了,虽然没有接触过颜洛,但她知道只要提起这个人,大家都应该严肃。

“嘉元在家吗?”我问。

背后的颜卓倒吸了一口凉气,似乎对我称呼赵嘉元时不带姓很不满。

“在啊。”

“我们走吧。”我较忙对颜卓说。我转身要走的时候颜卓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腕,然后很礼貌地对方昔说“麻烦您,我想见一下他。”

面对颜卓和赵嘉元的正面交锋,我居然有种看热闹的快感。

首先从气质上。赵嘉元看上去非常瘦弱,细胳膊细腿的。由于长时间在房间打游戏,整个人看上去不是很有精神。而颜卓和宋维安一样,都是很注意锻炼的人,本身并不胖,但胳膊和腿上的肌肉还是可以让他们穿衣服很精神。再加上颜卓说话字正腔圆,给人的印象分就可以加一大截。

其次,就是从样貌上。赵嘉元比颜卓小九岁,看上去比较稚嫩,给人一种稚气未脱的感觉。当然,也不是说颜卓老,颜卓其实也挺嫩的,只不过看上去更自信更有魅力。正常来分析,赵嘉元五官小巧一些,更符合女生的标准。颜卓属于五官立体型,眼睛很大很有神,鼻梁很高。

“你在想什么?”颜卓问我。

我一抬头就看到他和赵嘉元都疑惑地看着我。

“没什么。”

看我又恢复正常了,颜卓便看向了赵嘉元“你的工作是什么?”

“目前,正专心于电竞训练。”

“有自己的团队吧?”

“我们团队是华北地区排名前三的HE。”

“我有一个朋友是你们团队的粉丝,听说她也经常会给HE的某些成员寄礼物。”

赵嘉元瞬间就沉默了,一瞬间我也明白了。他送给我的礼物,很有可能是粉丝寄给他的。他这招借花献佛使得很妙。

从方昔家出来以后,颜卓并没有送我回家。

“我们现在去哪里啊?”

从后视镜里可以看到颜卓勾了一下嘴角,笑得有些得意。

“去见赵嘉元的粉丝。”

他所谓的赵嘉元的粉丝,其实就是宋维安的妹妹。在宋维安十多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就离婚了。母亲再婚以后,他继父带来了一个女儿,算是宋维安的妹妹吧。虽说是他妹妹,但我也还没见过。

不过宋维安可不止一个妹妹,他父亲也再婚了。准确的说,是在离婚之前就出轨了。他出轨的对象是当时只有十九岁的一个妙龄少女。第二年,妙龄少女就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而双胞胎女儿的出生和他母亲再婚是在同一年。

所以,宋维安一年之内,多了三个妹妹。

而今天颜卓带我去见的这位,叫苏娇月。

苏娇月今年也是20岁,是某个还不错的大学的学生。听说颜卓来了以后,她特地要求颜卓把车开到她们学校大门口。

一开始我以为她这是为了方便,没想到她有别的用意。这个用意,我也是在注意到颜卓的车以后才明白的。后来我拍了照片问方昔“这是什么车?”

“卡尔森,”一会儿以后她又补充“S级,没有140万拿不下来。”

我当时拿手机的手颤抖了一下“这么有钱还出来当医生干嘛?”

“可能是因为善良吧,跑出来悬壶济世。”

苏娇月可以说是非常活泼了,看到颜卓闪烁的车灯以后便立马跑了过来。过来以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扒车窗使劲往里看,而且直接忽略了我的存在。

“我哥呢?”

“吃饭的时候才过来。”

看到宋维安不在,苏娇月似乎心情都差了一大截,上车以后更是一直撇着个嘴。

“娇月,你是不是对那个叫HE的电竞团队很痴迷?”

“我比较喜欢他们队长。”

“他们团队的赵嘉元你听说过没有?”

“小奶狗。”

闻言,我突然知道该怎么形容颜卓和赵嘉元了。如果赵嘉元是奶狗,那颜卓就是狼狗,当然,我指的是从表面上看。

“赵嘉元最近在追涵玥呢。”

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苏娇月似乎知道我就是颜卓口中的涵玥,她转过来打量了我一番,然后又转了回去。

“她不是我哥的未婚妻吗?”

“所以,你觉得赵嘉元追她对吗?”

这个问题成功引爆了苏娇月,她像一个正在膨胀的气球一样,很危险。

“当然不对!”

听到她这么说,颜卓得逞地偷笑了一下,我透过后视镜可以说是看得清清楚楚。那一瞬间我才明白,颜卓这个人,做事是讲计谋的。

没多久,我再次收到了赵嘉元的邀请,要我陪他吃二十一岁生日的晚饭。随时都在关注赵嘉元一举一动的苏娇月当场就要求我应下。

你不会知道那天的场面有多壮观。

苏娇月穿一条红色连衣裙,小巧的嘴巴上涂着宋维安出资买的最火的口红。限量版的包包里背着一把菜刀,脖子上戴着前几天赵嘉元送给我的项链。

而颜卓作为司机,后座上带着一个我。乔装打扮了一下以后,我和颜卓坐到了他们附近的某一桌。

“出人命怎么办?”

颜卓拍了拍腿上的急救箱“我颜卓自认为华佗在世,比救护车管用。”

看到赵嘉元以后,苏娇月直接坐到了他对面。

“你好,我是你的粉丝。”苏娇月笑着。

“不好意思,今天在等人。”不得不说,其实赵嘉元的语气还是很柔软的。

苏娇月缓缓摘下墨镜,那双桃花眼里充满了挑衅。

“我很好奇,是谁给你的这么大的面儿?你以为谁都愿意来见你吗?要是我啊,就算是你的粉丝,也不一定想见到你。”

“那你还赖着不走?”

“赖?”苏娇月轻蔑一笑,一个白眼翻出了天际。“我告诉你,你今天请的人来不了了。不然,我也不愿意坐在这儿。”

“胡说八道。”

“得了吧您。我告诉你吧,我是王涵玥作家的助理,她今天没让我来,但我还是来了,我告诉你,她已经要结婚了,请你不要再找她了。”

“她去哪儿了?”

“当然是陪我哥啦!”苏娇月越说越激动,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说漏嘴了。

“你哥?”赵嘉元眯起眼睛看着苏娇月。

“我哥……对啊,我哥啊。大家都很熟嘛,叫哥很奇怪吗?”

“王涵玥作家?你连她的笔名都不知道吗?”

苏娇月确实不知道我的笔名,她对我的了解仅限于王涵玥,哥哥的未婚妻,作家。

不过她也不是个轻易认输的人,嘴巴一闭一合之间就给我起了一个新笔名“因为她马上就要改笔名了。”

“改笔名?”赵嘉元再次眯起了眼睛表示质疑。

“对啊,明天就要申请改了啊,她现在的笔名很难听不是吗?”

就这样,我的笔名莫名躺枪了。

“别废话,你听见没有?以后不要再来找她了!”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她不会搭理你的!”

苏娇月的强词夺理和咄咄逼人最终还是战胜了赵嘉元。

全身而退以后,她找到了扶额的我和颜卓。

“我发誓,以后他再也不会来找你了!”

颜卓摇了摇头“娇月,你真的不简单啊。”

实事求是的说一句,苏娇月还真的把玛丽苏偶像剧的那种奇葩场景和气质完美呈现了出来,给我一种“刁蛮富家小姐爱上电竞小奶狗”的视觉冲击。

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颜卓已经提前把一个月的假都休完了。饭桌上宋维安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没事儿,咱不哭。”

颜卓郁闷地吞下一块肉“突然发现休假也挺好的。”

“你们有工作真好。”苏娇月突然开口,还一脸忧伤的看向宋维安“不像我,买包的钱都没有。”

而我则和颜卓对视了一眼,我不自觉感叹了一句“有哥多好啊。”

“所以你也买不起包吗?”颜卓一脸天真地问我,这句话充分暴露了他的直男本性。而我选择了将计就计“这倒不至于,只是感觉别人买的包会更好看、更耐用……”

“更实惠。”宋维安抢答。而我也始终承认,别人送包确实比自己买包实惠。

“娇月,如果你真的是涵玥的助理的话,自己买包也是可以实现的。”

“颜医生,实不相瞒,我似乎不需要助理。”

“对了,涵玥姐,你什么时候改笔名?”

看来我现在的笔名真的是没品极了,但我是不会轻易更改的。

“不过,涵玥姐,我确实挺想做你的助理的。”

“为什么?我可开不起你工资。”

“我只是感觉你一天到晚无所事事,很悠闲。所以,做你的助理应该也很悠闲吧?”

那些说我无所事事很悠闲的人,一定是没有试过焦头烂额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然后没有稿费的感觉。

“其实,怒怼偶像的感觉真的不错。”

闻言,我、宋维安、颜卓一齐抬头“偶像?”

“你的偶像不是HE队长吗?”

“赵嘉元就是HE的队长啊。”

突然我的眼皮跳了一下,又是不祥的预感。

吃完饭以后宋维安被苏娇月拖去买包了,而我接到编辑的电话,说要见我。

我坐在颜卓的车上,想着该怎么连接小说的情节。

“你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什么?”

颜卓抬起他的右手,我看到了他拿着的戒指——那天和他们吃饭时我套到他手上就忘了要回来。我接过戒指,认真回想了一下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见到编辑以后,我才知道我的眼皮刚刚没有白跳。

“微博上有人爆料,说你剽窃。”

我当时只觉得晴天霹雳,但过后又觉得爆料人可笑至极。

“对方是曾经比较火的网文作者阳泉,她声称你剽窃了她的小说大纲,以至于你的新书情节和她还没上传的小说情节惊人相似。”

“还没上传?大纲?我怎么可能看得到她的大纲?”

编辑解释道“她说自己之前的助理和别的作家合伙盗窃她的作品,但是发现得早,只泄露了一个大纲。”

她又说“其实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如果你是原创的话,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继续连载你的小说就行,大可以不去搭理那些新闻。但如果……”

“没有如果,我一直都是原创。”

我从不写小说,只是前段时间心血来潮,想记录一下年少时的故事,于是在平台开了账号,开始连载。虽然不算热门,但数据还不错。

“现在关于你剽窃的话题是热搜第十,对方似乎知道你以前都在刻意隐藏自己的私生活等,她爆料的时候直接用了你的作品名,而不是你的笔名。”

“所以证明我的书比我的人火,这样挺好的。”

“但这意味着,你的书迷看到以后,你的作品名也就成了敏感词。”

“所以,我正在连载的小说,来看的人可能会越来越少。而且,一旦阳泉把她所谓的自己的小说上传,很多书迷都会打着‘支持正版’的旗号去看她的书,而不是我的。”

“哦!”编辑突然重新刷新手机“现在是热搜榜第八。”

“我感觉,我和我的新书,以及这位过气的作家,都没这么火吧?”

不知道为什么,见完编辑以后我非常的平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那么好的心理素质。

我点开很久没有点开过的微博,几个小时的时间,阳泉的爆料已经是热搜榜第四了。我王涵玥三生有幸,大众对我的关注度居然超过了某些明星的八卦。

“大家还是应该多关注一下其他东西。”

之前关注过我的粉丝都纷纷给我发来消息,大部分都在向我求证我是否剽窃了阳泉,还有一部分对我表示支持,以及极小一部分,直接开始指责我。

【现在的作家为了火也真是不择手段啊!自己没本事就不要在这个圈里混了。】

【你还真是趁人之危啊,人家阳泉的新作品就被你毁了!】

【不是我说,成功是没有捷径的,做人还是要有点底线,少做点见不得人的事。】

……

甚至还有人发微博@我,配图是我的新书内容和阳泉公布的前半部分大纲的对比。其中连男女主的名字都很相似,情节相似度高达百分之八十。

很快,热门部分出现了更多关于我剽窃的微博,各色网友都开始发表自己的言论。其中所用语言和表达方式五花八门,不分青红皂白。

这其中,一定有人推波助澜。我自认为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你从15岁开始发表文章,一直到今天,没想到因为别人说你剽窃而一夜爆红。”

我也凑过去看方昔的手机,认真对比了一下,然后说“一夜之间我涨粉五万。感觉自己真的要红了。”

“你要知道,现在这些大部分是黑粉。”

“黑粉也会去看我的书吧。”

果然,我打开后台数据一看,光是前一天凌晨,我的书就多了三万六千多的点击,新增了二万多收藏。

“黑粉的力量。”方昔说。

“不不不,他们可能已经被我的才华折服,转黑为粉了。”

编辑委托一票人去调查了阳泉,很快就有了收获。

“阳泉不只是过气,她其实早就封笔了。在此之前,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在任何地方发表过任何文字。她这次突然冒出来,估计背后有文章。”

“全世界那么多作家,阳泉为什么选择素未谋面的我呢?”

回家以后我照常更新小说,而且还是爆更。阳泉并没有公布全部的大纲,我仔细一看,发现她的那部分大纲更像是照着我已发布的小说理的,对于未知的剧情,她一字未提。

她的整个说法都很荒谬,居然还有那么多人相信,真是让人费解。

微博上粉丝们都吵吵着让我对这个事件做出回应,我借着爆更以后的快意在自己小说评论区里发表了自己的第一次评论

不知道那位叫阳泉的作家,有没有猜到我今天更新的情节。

很快我又上了热搜,标题是《我们》作者剽窃以后强词夺理。

“真是感谢这些人,我的书又可以火一把了。”

“对啊,黑粉也是粉啊。”

面对乐观的我和方昔,赵启彬很是担忧“你们要知道,黑粉和真正的粉丝,本质上是不同的。”

我“哇,今天又多了好几万的点击。”

方昔“还有好几千收藏呢!”

赵启彬“……”

赵嘉元从房间走了出来“我刚刚去看了一下阳泉发布的大纲截图,上面的日期有PS的痕迹。”

听到这里,我顿时一惊,如果阳泉刻意在掩盖某些东西,想让自己的被剽窃的立场成立,那么那个被修改过的日期,可能就是证明我清白的关键。

“毫无疑问,那个日期一定是被她往前调整过了,调整到了我发布这本小说之前。”

回家以后我立马用电脑点开了阳泉的微博。

她公布的一小部分大纲是某文档的截图,其中文档名后会固定跟随文档创立的日期,而那个日期是无法更改的。

就在这是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我吓了一跳,感觉背后阴风阵阵。那一刻,身为写手的我脑洞突然开得很大,总感觉会是某位暴躁的粉丝来找我的麻烦。

过了很久我才去开门,门打开的瞬间,我看到了面色紧张的颜卓。

“颜医生?”

“我才下班。”

“有什么事吗?”

“我,我下班路上感觉很饿,想来你家吃点东西。”

医院离我家真的很远,而且我推测颜卓家离我家也很远,所以他路过是不可能的。我虽然很好奇他真正的目的,但还是没有开口问,只是赶快打开门让他进来。

“已经快十点半了,做医生真辛苦啊。”我说。

“你给我做点吃的吧。”他说这话的时候很犹豫,犹豫到我怀疑他是不是真的饿了。

颜卓一定不知道我不会做饭,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走到了厨房。我厨房里的炊具很全,但都是我当初买来做摆设的,我总认为厨房空着不是样子。

冰箱里还放着前天他们来我家吃火锅剩下的青菜和肉片,还有我妈送来的鸡蛋。

我承认自己站在厨房里有些手足无措,毕竟愣是半天也想不出来自己会做什么吃的。

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听见我的动静,颜卓也走进了厨房。

“你家有什么?”

“都在冰箱里。”我又四下看了看“还有面条。”

最后的结果,是颜卓给我做了一碗面。

他让我在客厅等他,很快他就端着一热腾腾的面出来了。他把面放在我面前,我有些疑惑地看着他。说饿的是他,却把面条给我吃。

“你吃吧。”

“厨房的面条不够了吗?”

“你吃吃看。”

我听话地动筷了,面的味道不差,我先是小小地吃了一口,为了表示对他厨艺的赞许,又特地狠狠地往嘴里扒拉了一口面条。

“你……”

我抬头看着欲言又止的颜卓,他正看着我,非常温柔。

这个突然柔情似水的男人终于还是开口了“你不要害怕。”

很快他又说“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你在说什么?”

“你现在是微博红人……”

“颜医生,我已经吃过饭了,这碗面真的吃不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