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渣男退婚,豪门继承人要和我领证
渣男退婚,豪门继承人要和我领证 连载中

渣男退婚,豪门继承人要和我领证

来源:出品文学 作者:许念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周世安 渣男退婚,豪门继承人要和我领证 现代言情 许念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许念”创作的《渣男退婚,豪门继承人要和我领证》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首饰上镶嵌的鸽血红宝石闪耀着璀璨夺目的光芒,竟奇异地将小小的黄金手链衬得精致,更闪亮发光。许念明媚的大眼睛,还水润润的噙着一汪泪,此时如钻石般亮晶晶,扑闪了一下,微微眯起,“三爷,这些首饰……”傅诺被她水漾眼睛里的光彩闪到,心知她喜欢,心里也流过一抹欢喜,轻声道,“今晚冒犯到你,给你赔礼了。”今晚…...展开

《渣男退婚,豪门继承人要和我领证》章节试读:

大美女秋月捧着首饰盒走上前来。

傅诺双手接着首饰盒,微微俯首,目光虔诚,递送到许念的面前,那样的姿态带着对她的尊重与期待。

许念刚哭过,眼圈有些发红。

看了看他,又看看盒子,疑惑地接过来打开,一刹那被惊到了。

首饰上镶嵌的鸽血红宝石闪耀着璀璨夺目的光芒,竟奇异地将小小的黄金手链衬得精致,更闪亮发光。

许念明媚的大眼睛,还水润润的噙着一汪泪,此时如钻石般亮晶晶,扑闪了一下,微微眯起,“三爷,这些首饰……”

傅诺被她水漾眼睛里的光彩闪到,心知她喜欢,心里也流过一抹欢喜,轻声道,“今晚冒犯到你,给你赔礼了。”

今晚……他在包间那一吻,对她来说是那样的惊心动魄,令人窒息。

想着那一吻,许念脸颊发红,一片烫热。

看着两人眉目间笼着温情暧昧的样子,周世安不禁起了疑心,暗自猜测。

似乎担心她拒收礼物,傅诺看了一下手表,便道,“天色已晚,早些休息。”

没做过多停留,匆匆走了。

周祖明貌似有点卑躬屈膝的态势,一路跟随,亲自送到大门口。

客厅里,周世安满脸诧异,看许念坐在沙发上戴手链,“念念,你为什么要说,是我妹妹周安安?”

许念戴好手链后,将那盒首饰小心放进行李箱,不理会对面人的话。

她心中一片凌乱,万万没想到,那个三爷,这么快就找上周家来了。

当时谎称自己是周安安,其一是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其二是完全恶作剧的想法,故意戏弄对方。

但看到三爷今夜上门送还她弄丢的手链,还特意送了昂贵的见面礼。

隐约觉出事态不妙,被周世安诘问却也无心解释,拖着行李箱就走。

“你跟那男的是什么关系?你说清楚再走。”周世安的激动来自于她接受那个男人的礼物时一脸喜悦。

七年之间,他不知道送了她多少礼物,没一次见她流露出像今天这样的表情,他莫名地眼红了。

许念被他抓住手臂,一时走不了,绝裂的道,“咱俩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管我跟谁有关系?”

她眼里的绝决再一次刺痛了周世安,将她的手臂抓得更紧,“念念,你一定要对我这样吗?”

“那你想我对你怎样?”许念侧头,冲他冷笑,“我现在对你怎样,对你还重要吗?我对你重要吗?”

她的冷笑,笑得周世安心里发毛。

而她还在继续冷笑。

的确,如此轻易接受三爷送的礼物有大部分原因是来自对周世安的报复。如不然,许念肯定拒收陌生人送礼。

也就是那一刻,当她收下礼盒时,余光扫瞄到周世安眼里的落寞。

忽而心中腾升一阵快意,而这一刻见他眼里满是抓狂,更快意了。

原来这样做,竟可以刺激到他?

“念念,你不能因为恨我,就失去理智,那么快速去认识别的男人。你这段时间需要冷静,休息……”

周世安将她手臂攥着,在客厅里纠缠,双眼皮眼睛里溢着不甘。

“念念,你别那么恨我……做不成夫妻,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做兄妹。”

“周世安,你无耻!谁要跟你做朋友,做兄妹?”许念使劲挣扎着,“退婚当天就被你拉黑,你那样急于与我撇清关系,现在又是想怎样?”

“大不了我再把你加回来。”周世安可恶的纠缠着她不放。

许念狠狠地推开他,“放开,让我走!”

她泛红的脸颊满是凛然不可侵犯的态势,叫周世安一愣,只是不想放她走,被挣脱又上前去抓住她。

许念目光愠怒,瞪着他,“你再敢抓我的手,我……只要走出你家,马上就去找三爷。”

此言一出,周世安赶紧松手,退开两步,怔怔地望着他的前未婚妻。

恰巧这时,外出送客的周祖明从雨中回屋,收伞交给管家,进到客厅的第一时间便是叫住了许念。

“念念,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从周祖明深皱的眉头来看,许念直觉他有重要之事。

“你在家住下……”周祖明坐沙发上,扶了一下金边眼镜。

“念念,我和你伯母一早就有这个想法,收你为义女,不知你……”

听着这话,比许念更诧异的是周世安,他刚才说的那番话做不成夫妻可以做朋友和兄妹,这还成真了?

一声冷笑自许念精致的小鼻子里哼出,她扬了扬下巴,“伯父,你觉得我会同意吗?”

周祖明呷了一口安神茶,“念念,最好同意住下,不然损失就会很大。”

听出他话里的份量有点重,信息也大,还带有威胁意味。

许念扬着下巴,向着沙发上的周祖明走去,警惕的问,“伯父,你想说什么?”

“你双亲住院,公司靠你一人打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要时伯父可助你一臂之力。”

周祖明揭开茶盖,继续喝茶,边说,“我们两家有产业合作,有业务往来,应该携手共赢,而不是闹矛盾。”

“那当初造成这种局面的又是谁?”

许念气得想吼,转头仇怨的目光看向周世安,他双手插在睡衣袋,走到父亲身边坐着,无语的低了头。

“感情归感情,事业归事业……结不了亲家,也别成冤家。念念,你要成熟点,人生在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周祖明颇有一副说教的口吻。

但见许念一直站着,不肯坐下来好好商量,便叹了口老气。

他把手里的茶碗放在茶几上,扶着眼镜,面色稍微慈祥了一些。

“念念,你和世安之间,退婚这事是我们周家不对。你想要个道歉,等你父母身体好转,伯父伯母会给你一个道歉的。”

许念心里冷笑,退婚大事,关乎个人名声,影响重大,岂是一个道歉所能弥补的?

她丢失的,何止是自己的名声,还有父母健康的身体,一个完整的家庭。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能够挽回损失的话,那还要警察干什么?

许念沉思了片刻,最后却是问道,“伯父,你想要我怎么做?”

“以义女身份,在家住三天……”周祖明话未说完。

一直未开口说话的周世安突然出声打断,“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

周祖明扶正眼镜,目光如炬瞪着他,“那就会损失近百亿的订单,你知道三爷是干啥的吗?”

“他家还能是开矿的?”周世安不屑的挑眉,那表情就根本没把三爷放在眼里。

“世安,三爷还真就是开矿的。”

周祖明郑重其事地告诉他,“傅家产业链有多大,谁都无法估量。单说开矿这力度,咱国内至今还真没有哪家公司,可以匹敌。”

周世安抬头,看了眼附近站着的许念,从她眼睛里捕捉到不一样的色彩,哼了一声,“有矿了不起?”

许念拖着箱子,斜瞪他一眼,转而看向周祖明,期待他继续说下去,忽然对这个三爷很感兴趣。

周祖明探知到她有兴趣听,摘下眼镜说道“南亚有矿,大洋洲有矿,南美洲、非洲亚洲都有矿……”

“傅氏旗下的科技公司在造芯片,造芯片需要高纯石英砂。这东西都靠进口。所以傅氏这几年下了血本,去海外拿矿。”

从周祖明口中得知三爷的来历,许念不禁乍舌,原来是顶级大佬。

三爷姓傅,是北城的名门望族之后,傅氏皇大洲集团的三公子。

姓名傅诺。字进之。

傅氏背景实力雄厚得很,周氏许氏颜氏甚至南城所有富贾联合起来都不及人家一个脚趾头。

傅诺长年旅居海外,不问世事,今年不知怎么回事决定回国定居,且有意搬迁南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