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战纹神体
战纹神体 连载中

战纹神体

来源:出品文学 作者:段风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战纹神体 段天 段风

小说《战纹神体》是作者“段风”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段风段天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追风看着了无生息的师父,心如刀绞,泪如雨下,追风在恨,恨自己在师父有生之年一直老东西老东西的呼喝,从未叫过一声师父;追风在恨,恨自己玩物丧志,迷恋虚拟农场;追风在恨,恨自己无能,牵连师父丧命;追风在恨,恨那些道貌岸然的正道,满口的仁义道德,却行猪狗之事。“本心,本心——师父值得么!值得么!就因为我们...展开

《战纹神体》章节试读:

青儿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回事,但却明白自己身上的银光能帮到段风,索性不再拉扯,任由那一股吸力吞噬自己体内的银光。

直到段风体内的煞气被银光消解一空,段风才挣脱心魔,但是那些银光显然不满足现在的战果,以段风为中枢,涌进罪魔邪胎体内,在火焰图腾和银光两面夹击之下,将无尽的地煞之气被转化为精纯的能量,转而被罪魔邪胎吸收,彻底激活了沉睡在段风神魂之中的暗金龙纹。

饶是如此,罪魔邪胎终归所有罪恶淫秽情绪的集合体,他的魔心还没有被彻底炼化,不过这一次却积累了庞大的火焰图腾的神力,只要段风以后注意不被阴暗的情绪控制本心,修炼之时一点点炼化魔心,终有一日罪魔邪胎会阴晦尽去,成为无上道胎。

既然罪魔之体逃脱了被时空逆流粉碎的命运,那么自己师父的尸身是否也?想到这里段风自嘲的摇了摇头,哪怕如自己所想,十几年过去了恐怕早就尸骨无存了吧!只有找机会寻找一下山门的踪迹,毕竟自己的山门是当年蚩尤至尊祭炼的神山,比罪魔之体不知强横了多少倍,现在恐怕早已经魔兽横行了吧!

这一次段风的收获也十分庞大,虚拟农场和魔化后的天尊龙纹融合,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空间,这空间相当于一个储物空间,以段风的灵魂为载体,隐秘在段风体内。

收获还不仅仅如此,融合之后的虚拟农场,共分九重天,每一重天都有着特殊的功效,虚拟农场的第一重天,这里尽是奇花异果,灵果成熟之后,可以转化为1/100的实体,这样一来段风可以说带着一个移动的灵果园,不仅仅可以辅助修炼,同级别对战也可以让段风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绝的元气,可以将敌人活活累死。

唯一的遗憾,就是青儿因此陷入了沉睡。

另外一点让段风十分庆幸的是,段风识海中的第二颗紫星给自己带来的战技,“剪指!”

此战技依托于十八地狱第二层的剪刀地狱,教唆守寡妇人再嫁,或是为她牵线搭桥,定被打入剪刀地狱。刑法受刑者会被剪断十根手指。

虽然剪指战技威力惊人,但是此时的段风却也只能勉强施展一次,而且要付出神魂匮乏昏迷的代价,段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痛恨这个世界的躯体,让自己元婴期的神魂,只能发挥出十分之一的力量。

最让段风无语的是,这两次战机的觉醒付出了两个战纹的代价,这也多少让段风找到了一些蹊跷之处,如果真的如自己所猜测的那样,段风想到这里倍感头痛,再者这个战魂怎么吞噬,难道再让森巴达爷爷来一次?未免有点不切实际,还有那个万年金刚玉,头疼啊!

当然段风也不会傻到将这些秘密告诉其他人,万一泄露出去,很有可能被敌对的势力斩杀,或者当牲口圈养起来,毕竟多一个底牌就多了一分活命的资本。

段风遇到难以解释的问题,直接以自己当时昏迷的借口搪塞过去,让森巴达魂师郁闷不已,不住的感叹,“天神保佑,天神的恩赐!”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段风腹诽不已,自己和那些天神有什么关系,这可是自己用命换来的!”对了,五爷爷,我以前在读一本书的时候,发现一个神奇的东西,叫什么万年金刚玉,据说可以加快修炼,您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

森巴达魂师闻言,遗憾的摇头,“应该是一种神奇的玉石!”

呃,这个俺也知道,段风心中腹诽!

这一夜,注定要有人失眠,段府东院,所有丫鬟是女都被赶到了院子里面,地下密室之中不时传出瓷器碎裂的声音,和愤怒的咆哮,“贱人,算你的孽种命大,我就不信那个孽种一直运气这么好!”

段风的战纹刚刚觉醒,这一次神力侵体,将段风的筋脉拓展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高度,和同龄人相比,其他人的筋脉如果是小溪的话,那么段风的筋脉就是长江黄河,为以后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虽然如此,但是段风现在的筋脉现在却如同干裂的土地,布满了伤痕,暂时无法修炼,只能慢慢的温养筋脉,这几天段风过的十分清闲。

家族的后山,以前母亲经常带段风到这里看日出日落,仿佛只有坐在这里才可以感受到母亲的气息。

天刚蒙蒙亮,段风就来到了这里,告诉自己的母亲,您的儿子不是废物,过不了多久就会再次成为巴顿城的天才,一扫先前的耻辱。

在咆哮了几嗓子之后,段风的情绪也是慢慢的平息了下来,脸庞再次回复了平日的淡然。

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段风忽然回转过头,对着漆黑的树林温暖的笑道“父亲,您来了?”

虽然现在段风体内的元气连一星都没有,不过段风的灵魂感知,仍旧是前世成魔前的元婴之境,虽然现在的修为限制了灵魂的感知,但是在先前段风咆哮时候,还是察觉到了树林中的一丝动静。

“呵呵,风儿,今天这么早就来看日出了?”树林中,在静了片刻后,传出父亲的关切笑声,段长青也因为儿子重新焕发了活力。

树枝一阵摇摆,段长青跃了出来,脸庞上带着笑意,凝视着自己那站在晨光下的儿子,今天段长青身着华贵的灰色衣衫,龙行虎步间颇有几分威严,脸上一对粗眉更是为其添了几分豪气,除却灰白的头发,段长青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壮年。

“父亲,您这不是也很早嘛!”望着父亲,段风脸庞上带着自信的笑容。一分

“风儿,又在想你的母亲吗?”大步上前,段长青笑道。

“呵呵,只有在这里风儿才可以感受到母亲的气息。”段风少年老成的点点头,笑容却是有些勉强。

“唉……”望着段风那依旧有些稚嫩的清秀脸庞,段长青叹了一口气,沉默了片刻,忽然道“风儿,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要学会隐忍!须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嗯,父亲。”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道理段风前世就明白,但是神龙战纹觉醒之时的震动,恐怕想低调也不容易吧,现在只能尽力隐藏了,最大变数恐怕就是马夫人和段天!毕竟根据当时的情况恐怕他们也可以猜出一二。

“再有两年,似乎……就该进行成年仪式了……”段长青苦笑道。

“是的,父亲,还有两年!”手掌微微一紧,段风平静的回道,成年仪式代表什么,他自然非常清楚,只要度过了成年仪式,所有的段家子弟就要外出历练。

旁系子弟只需独自在外生存三年足以,但是直系子弟却需要在外面成就一番事业,如果不合格就会被驱逐出家族。

这也是段家为什么一直屹立于巴顿城,稳压其他几大势力一筹的原因。

但是外出历练,绝不允许有族人暗中相助,一经发现同样会被重罚,现在段风勉强只有一星的修为,两年时间又能到达什么地步,如果不能成功凝聚战魂,在外面连一丝自保之力都没有。

“对不起了,风儿,这点为父帮不了你,不过脱离段家未免不是一件好事情!”望着平静的段风,段长青有些歉疚的感叹。

“父亲,我会努力的,两年后,我一定会再次凝聚战魂的!哪怕要脱离段家,也要风风光光的离开!”段风微笑着安慰道。

“两年,九星?貌似有点困难,虽然自己现在重新拥有了战纹,但是体内却还有一个吸血鬼啊!”虽然口中在安慰着父亲,不过段风想到炼化罪魔邪胎魔心的事情,心中却是苦笑了起来。

段长青虽然相信自己的儿子,但是两年九星几乎是一个无法岂止的高度,也只得叹息着应了一声,轻拍了拍他的脑袋,忽然笑道“不早了,回去准备一下,今天,家族中有贵客,你可别失了礼。”

“贵客?谁啊?”段风好奇的问道。

“一会儿就知道了!”对着段风挤了挤眼睛,段长青大笑而去,留下无奈的段风。

“放心吧,父亲,我不会让您失望的!”望着东边嫣红的朝阳,段风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