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重生八零带着亿万物资造福全家
重生八零带着亿万物资造福全家 连载中

重生八零带着亿万物资造福全家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芒果酱酱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现代言情 苏珍珍 霍琛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重生八零带着亿万物资造福全家》,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苏珍珍霍琛,是作者“芒果酱酱”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被打着的女人苏珍珍抬头看以为自己闺蜜和男友来救她了,一脸欣喜。丝毫没有注意她们是挽着手来的。“小婉,呜呜,你终于来了,你是来救我的,这个男的不是人,快报警抓他。”苏珍珍从地上爬着靠近江有冰着急的说道...展开

《重生八零带着亿万物资造福全家》章节试读:

“臭小子,说啥呢,干啥啥不听,吃饭第一名,吃饭不见你交给你霍言帮你吃。”苏母一脸无语,真是的啥话都说得出来。

还好是霍言这孩子实诚,要是别家女婿早就连夜跑路了。

哪家大舅哥这么直白,就算想叫人家砍柴也不用这么直白说出来啊,藏在心里不行?

隔壁村葛家就有一个女婿因为大舅哥太会使唤未来妹夫把人家二十岁的壮小伙生生累到走不动路,连夜叫家里人背回去,第二天就解除婚约。

据小伙说生产队的牛都没有他那么累,天天天不亮出门挑水,犁田,收玉米,晒玉米,一刻都不得歇息。最重要是不给吃,一天就给吃两口野菜团子。正经人家谁会当他家女婿,除非不要命了。

现在那姑娘天天在家闹,原本相亲相爱的两兄妹现在像个仇人一样,原本幸福的家庭就这样没,六十多岁的老母亲愁得像八十多岁一样,头发都白完了。

苏珍珍迷迷糊糊听到院子的吵闹声,缓缓睁开眼睛,在床上滚了两下,眼睛转了一圈,没看到霍言。

起身看见老娘在院子教育二哥,霍言在猪圈喂猪,大哥在旁边帮手。

苏珍珍嘴角微微一笑,这就是幸福的家,有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他们因为爱同一个人,也希望对方更爱他爱的人,所以互相迁就,互相磨合。

霍言像是感受苏珍珍的出现一样,在苏珍珍出来的那一刻,视线就一直在苏珍珍身上,痴迷的望着苏珍珍。

“珍珍你醒了。”霍言都没有发现自己温柔得不像话。

“言哥哥。”苏珍珍听到霍言的声音感觉全身苏苏的,她的霍言连声音都那么好听。

苏老太看着这对孩子,就知道有戏,原本还担心孙女是假装接受霍言的,现在看来不用担心咯。什么都可以骗人,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苏母在旁边看着也是一脸姨母笑,哎哟,瞅瞅这两娃就感觉天造地设的一对。

以后她的小外孙孙指定比女儿女婿还俊,带出去溜弯多有面。

“霍言,你盯着我小妹发啥呆呢,猪还饿着呢,考虑一下猪啊。”苏大哥可能是缺根筋吧。没看出霍言和自家小妹的眼神交流。

“就是,霍言,你是不是想偷懒。我知道我小妹好看,可你不能一直看啊。”苏四哥觉得自己地位受到威胁,小妹要是喜欢上了霍言。就忘记他这个亲四哥了。

小时候还是她经常带着苏珍珍呢,现在可好,才和霍言相处这么一会儿,就变了,苏四哥瞬间对霍言的眼神就不咋友善。

“娘,大哥,四哥,欺负霍言。”苏珍珍听到大哥和四哥的话,假装生气撅撅嘴向苏母告状。

“果然是来向老娘讨债的玩意,老娘辛辛苦苦养大你们就这样报答我的是吧?谁对霍言不客气,我就对谁不客气。”苏母原本沉浸在有小外孙孙的幻想,听到苏珍珍的话,立马炸了。

“伯母,大哥和四哥开玩笑呢”。霍言知道苏家几个哥哥是宠妹狂魔,也在乎他们的话。

宠妹多好,代表苏珍珍在家的日子都是开开心心的。感谢这几个大舅哥还来不及呢。

“你看看霍言,你看看你们,行了,快点回房间睡觉吧。”

“对了,霍言,明天起来早点,你扛回来的那头野猪,明天分了吧。”苏母想起苏父的话吩咐道。

村子里只有霍言会杀猪,这天气热放不了,现在霍言没啥大碍,明天就得把猪处理了。

“你们记得明天早点起来,不要让老娘催你们啊,要不然没你们的饭吃。”

听到苏母的话,苏大哥和苏四哥委屈巴巴的回房间。

哎,有了新儿子就忘记旧儿子了吧,果然女人都是喜新厌旧的。苏四哥心想。

苏珍珍看着大哥和四哥回房间,都习惯 了,苏家的家庭相处方式就是这样。

首先苏珍珍排第一,苏老太第二,苏母第三,苏父第四,呃剩下不用排了,排不排都没关系了。

霍言喂好了猪,去水龙头冲了冲手和脚,走到苏珍珍面前。“珍珍,晚安。”

“晚安,言哥哥。”苏珍珍甜甜的回应。

洗了澡,苏珍珍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捂着脸一脸娇羞,今天言哥哥抱自己了呢,魁梧的身躯,让人不禁心安。

霍言在隔壁房间一直辗转反侧不敢睡着,生怕睡醒了都是梦,梦到珍珍像以前那样害怕自己,远离自己。好不容易离珍珍那么近,霍言再也不想失去苏珍珍。

谁知眼皮子不争气,睡着了。

一夜好眠。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家里的老母鸡五点半准时鸡鸣,霍言瞬间睁眼,想起梦里的画面,古铜色的耳朵出现一抹红。

自己居然梦到自己在“欺负”珍珍,梦里的珍珍躺着娇甜甜的喊着言哥哥慢点~

霍言,看了一下苏珍珍房间,充满磁性的道了一声呵,真是个小妖精!

此时的“罪魁祸首,”苏珍珍正在房间里呼呼大睡,完全不知道霍言的想法。

苏父他们起来就看见霍言正在院子里一脸,等着了。

此时的苏父昨晚经过苏母的耳边风自己对霍言完全没有意见了,自家婆娘说得没错,女婿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品行方方面面没得说,自己不应该以那啥小人——夺之父——啥的。

不妥,实在不妥。

“霍言,起来了,辛苦你了。”苏父爽朗的拍了拍霍言的肩膀。

“伯父,野猪在哪里?”霍言沉声问道。

苏大哥、苏二哥、苏四哥也陆续起来。

跟我来,苏父带着霍言走到地窖。

现在的年代家家户户都有一两个地窖,也就是找个空旷的地方,挖个大洞专门存放粮食。

打开地窖,霍言直接下去双手把野猪杠到肩上,直接上来。

原本苏父打算叫三个儿子下去一起杠上来的,结果霍言自己下去面无表情的杠上来了,就好像杠猪的不是他一样,这野猪得三百多斤呢,平常都是要三四个壮小伙子才能杠得动。

“爹,你说你霍言吃啥长大的,咋力气那么大?”苏大哥在旁边一脸好奇的问。

苏庆天…………我问我,我问谁去?老子也好奇呢。

苏庆天和霍言他们走到大队就看到乌泱泱一群人村民有序排队了。

“我都大半年没有吃到肉了。”

“谁家不是呢,上次我吃肉的时候还是我回我娘家,我娘咬咬牙去公社买了二两肉回来炖土豆,那味道别提多香了。

“也不知道这次能分多少,听说这野猪可肥了。”

………………

………………

村民叽叽喳喳的,你一句,我一句。

“哎,村长他们来了。”本家婶子苏大婶说了句。

“大家都排好队啊,这头野猪是霍言自己打下来的,为了这头野猪霍言差点命都没了,我们今天能吃到野猪托了霍言的福。你们可得记得霍言的好。”

“这头野猪有三百多斤,霍言家分五十斤,昨天跟我一起的上山的那几个人能额外多分半斤,剩下的按人头分。”苏父大声道。

村里的人对苏父的安排都没有意见,野猪是霍言打的,他多分点是应该的,还有昨天几个一起上山的汉子,耽误了挣工分,多分半斤也是应该的,他们这群人啥都没干,就能分肉,跟白捡一样。

开心还来不及呢,怎会有意见。

不过每个村总有一两个专门找事的。

“凭啥他分这么多,俺不服。”张婶子不满道。她家就一个儿子,加起来才两个人,那点肉还不够她儿子吃呢。

“张婶子,这说这句话得凭良心,霍言打这头猪差点连命都没有了,按道理来说,他就算不分,把野猪拿出来卖也是他该拿的,现在他拿出来分给大家。你不感激就算了,还想挑事?”

“你要是嫌弃,那这二两肉也别吃了。”苏大哥冷声道,这张婆子平时好吃懒做就算了,还经常挑事,他可不惯她。

“张婶子,你说这句话可有点丧良心了,人家霍言可不容易。”

“就是,就是,你要是嫌弃好,别吃了,我们还能多分一点了。”

村民看张婶子的眼神可都不友善,现在的村民大多都是很淳朴的。

“谁说我嫌弃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张婶子看情况不对劲,怯怯的小声说。

霍言从来到这里就一言不发,就好像他是不相关的人,事实也是,他从不在乎别人说什么的,他只在乎苏珍珍。

“好了,霍言,开始吧。”苏父道。

霍言磨了磨刀,手稳刀快的“呲!呲!”放血出来到大盆里去。

“咚!咚!咚!”又快速把野猪骨头剃出来,把肉和骨头分开。

听着人头报数,每一块肉都切得刚刚好,不多也不少,就好像一杆秤。

地下的人看着霍言凶狠的样子,都吓得不轻,原本看霍言干活一把好手,想把闺女许配给他,现在瞬间没了想法。

这么凶狠的汉子,谁敢把闺女嫁过去,除非跟闺女有仇吧。

两个多小时野猪肉分好了,村民都乐呵呵的拿着肉回家煮了。

霍言快速把东西收拾回苏家,全程苏大哥,苏二哥,苏四哥都不用干啥,就意思意思站在旁边,偶尔帮忙递下肉。

苏家……

炊烟袅袅,苏母在厨房放两把槽米进去,熬了一锅稀粥,放两个鸡蛋进去,又烙了十几张饼子。

苏珍珍还在床上睡美梦,感受到有光折射进来,朦朦胧胧睁开双眼,伸了伸胳膊,打开衣柜。

拿了件格子碎花连衣裙,苏珍珍的皮肤白皙,穿在苏珍珍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头了编了根麻花辫,又绑了淡蓝色的蝴蝶结。出房间准备一脸,正好撞见霍言刚回来。

看见苏珍珍霍言呆住了,肉嘟嘟的脸,粉嫩的嘴唇,楚楚动人的双眼,洁白的肤色,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藏起来,不让其他人看到。

“言哥哥,你回来啦。”苏珍珍笑盈盈的走到霍言面前。

霍言皱眉的腿后一步,低声到“脏。”他的小姑娘们那么香,他全身都是血腥味,等下熏到他就不好了。

苏珍珍愣了下,才反应过来霍言全身都是沾有血腥味道。

这傻子是怕自己会熏道。

“哼。闺女你爹你回来了,你看不见吗?”苏庆天吃味的哼了两声,疼了十几年的闺女,快要被野猪拱了。

自己这个亲爹进门,都没有看见,果然有了丈夫就忘记亲爹咯。

“就是,就是,我和二弟,四哥,小妹也看不见。”苏大哥也吃味的起哄。

“哎呀,干嘛拿这这些猪下水回来啊。臭烘烘的,快点丢掉。”苏母觉得这玩意又臭又难吃,想直接丢掉。

又看见霍言全身都是血,知道闺女喜爱干净,对霍言柔声道“霍言,你去打水,洗个澡。”

苏珍珍看见他们拿回来有大骨头,还有几十斤野猪肉,想着等会做酱骨头。

现在的骨头大多数人都不买,觉得不划算,猪肉铺的人都是有人买肉顺便送出去,毕竟骨头没有多少肉不够塞牙缝呢。

“娘,等会用这些酱香骨头给你吃。”苏珍珍对苏母道。

“那行,等会叫你大哥清洗干净。”苏母对苏珍珍的话言听计从。

“老大洗几遍骨头,你去老大家的,你把大锅给刷洗干净,老二家的你烧火。”苏母淡定吩咐道。

苏珍珍进厨房准备姜、葱,桂皮,八角,香叶,冰糖。

水烧开,放姜,倒料酒,把洗好的大骨头放进去焯水,捞出来冲洗干净。

铁锅倒油,放一把冰糖,把冰糖炒出糖色,不停的搅拌,锅中放清水,倒入焯好的排骨,桂皮、八角、香叶倒入。放适量盐,小火慢炖两小时。

这是野猪肉,肉质毕竟柴和厚实,要顿软烂入味才好吃。毕竟苏老太牙口也不好,家里还有两个侄子牙齿还不够结实。

“小姑姑,好香,大壮要吃肉肉。”大壮迈着小短腿,露出两个可爱的小虎牙,把苏珍珍萌到。

“小、姑、姑,二壮也……吃。”二壮奶声奶气的说,还伸手意思是要苏珍珍抱。

“大嫂,二嫂,辛苦你们看着锅里啦。”抱着二壮,牵着大壮走出厨房。厨房实在太热了,就好像被火烤着一样,原本香香的苏珍珍,现在全是汗味。

苏大嫂和二嫂看着儿子进来,粘着苏珍珍,本来担心会被小姑骂的,没想到苏珍珍居然笑咪咪哄着儿子,见儿子开心,也不敢多说话。

以前的苏珍珍可不喜欢两个小侄子粘着自己觉得烦,可最近小姑好像自从磕到头后,就变了一个人似的,对家里人都是笑咪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