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重生黑心莲,病娇摄政王是疯狗
重生黑心莲,病娇摄政王是疯狗 连载中

重生黑心莲,病娇摄政王是疯狗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香蕉披萨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云慕楚 古代言情 顾玖笙

很多网友对小说《重生黑心莲,病娇摄政王是疯狗》非常感兴趣,作者“香蕉披萨”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顾玖笙云慕楚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给王爷请安!”在门外说话的是牡丹苑的大丫鬟银月。顾玖笙肩膀不自觉地抖动了一下,眼底涌出浓浓的恐惧。“笙笙,你怎么了?”摄政王云慕楚坐在炕边,满是爱怜地看着顾玖笙。精致的五官如霜似雪,贵气十足,好似不染尘埃的谪仙下凡...展开

《重生黑心莲,病娇摄政王是疯狗》章节试读:

顾玖笙心里冷笑了一声,连这推脱的话,都和前世一般无二。

前世他们就是这么说的,甚至说,她要是去了林家,顾家全族都会被牵连。

她果然就没敢去。

两天之后,外祖母和舅舅、舅母,还有三位表妹,皆死在了流放的路上。

只剩下一个表哥林景承,没了踪迹。

后来她被摄政王云慕楚关在摄政王府,表哥不知道怎么得到了消息,几次三番想带她走。

表哥每次都是受伤仓皇逃走,后来还是她以死威胁,让表哥远离京城。

林家满门忠烈,几代人战死沙场,前世竟落得如此惨地。

顾玖笙如今想起来,还觉得满心愧疚,表哥到最后,还一直想着救她出去。

“父亲可有想过,顾家一个人都不露面,外面的人要怎么说?人家不会说顾家大义灭亲,只会说我们明哲保身。”

顾玖笙的话让顾衍之和顾老夫人都神色一滞,这个名声的问题他们也不是没想过,只是若是因为名声,而引起朝中的忌惮,又觉得得不偿失。

“父亲,祖母,不如我去送她们最后一程。我是林家的外孙女,去一趟和朝中之事也扯不上关系。还显得咱们顾家仁厚,父亲您说呢?”

顾玖笙一改刚才的咄咄逼人,低声劝了起来。

这一转变让顾衍之有些愣神,随即说道“也好,那你就代为父去一趟吧!”

顾玖笙点点头,行了个礼就退了出去。

至于顾家其他人,她并未招呼,想来他们也不想去。

顾谨言和顾慎行面面相觑,神色明显有些纠结。

再一看外面,顾玖笙已经走远了,就歇了想去的心思。

顾玖笙先是快步回了自己住的海棠苑,在抽屉里找了一包药粉,塞到了袖子里。

紧接着,嘱咐春草看住秋萍,她则独自一人去了外院顾衍之的书房。

书房外无人把守,顾玖笙趁人不备便悄悄潜了进去。

顾衍之的书房她并不常来,但是她知道,这书房里一定有一枚免死金牌。

她曾经听表哥说过,母亲当年平叛有功,临死前皇上赐了免死金牌。

母亲当时和舅舅说“林家满门忠烈,我不担心。可是顾家立世三百年,如今内里已是腐朽不堪。为了我的几个孩子,这枚免死金牌只能留在顾家。”

顾玖笙此时不确定这枚金牌是不是在书房,她只能尽力寻找。

“上一壶六安瓜片进来。”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还有顾衍之吩咐下人的声音。

顾玖笙慌乱间,躲进了书房里面隔间的帷幔后,屏住了呼吸。

“父亲,林家的事我们当真什么都不做么?”

说话的是顾谨言,紧接着就传来了两人落座的声音。

顾衍之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半晌之后说道“林家若是就这么没了,倒也是好事。当年你母亲的事,林家一直耿耿于怀。若是被他们发现端倪,定然又是一场纠葛。”

“他们有什么资格耿耿于怀,出嫁从夫,嫁到顾家便是顾家的人。当年若不是母亲强出头,又怎么会有那些流言?”顾谨言冷声说道。

顾衍之叹了口气,“你不怪为父就好,当年为父也是不得已。若是不当机立断,我顾家的颜面就没了。”

“我怎么会怪罪父亲,身为顾家的继承人,就是眼下让我去赴死,我也会义无反顾。”

两人又说了会朝中的事,才先后离开书房。

还好他们走了,再不走,顾玖笙都想用手里的迷药了。

她此时满心不解,听他们父子话里的意思,母亲的死像是另有隐情。

到底是什么事,让他们不敢让外祖家知道?

顾玖笙站得有些麻了,便挪了挪脚的位置。

咣当一声,踢到了床下的什么东西。

顾玖笙蹲下身子,发现床下面有个箱子。

小心地掏了出来,看了看上面的锁,从头上拿下了一根簪子。

三两下,就听见咔嚓一声,锁被打开了。

里面果然是免死金牌。

她把金牌揣到怀里,又悄悄地离开了书房。

回到海棠苑之后,对春草说道“我们走,去林家。”

主仆二人坐着马车,一路往城北去了。

此时的林家外面,已经围了不少的百姓。

顾玖笙下了马车,抬头看了看林家外面朱红色的匾额,上面五个大字镇国将军府。

她顺着人群中的缝隙挤了进去,入眼就是林家众人带着手镣脚镣的情形。

外祖母花白的头发,此时一身粗布衣裳,跟大舅母赵氏站在一起。

两人身后是林家的三个表妹,最大的十二岁,最小的八岁。

三个小丫头搂在一起,一脸惊恐地看着院子里的官兵。

舅舅林昭站在最前面,即便是身着刑服,也腰身笔直,不见颓丧之色。

林昭看见顾玖笙进来了,急忙呵斥道“你怎么来了?快回去,这不是你来的地方。”

林老夫人闻言,拉着林昭的手臂问道“是谁来了?是笙儿么?”

顾玖笙顾不得舅舅的警告和训斥,快步走到了外祖母身边,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外祖母,笙儿来晚了!”

这一跪,隔了两世的思念和悔恨!

这一跪,也用尽了顾玖笙全部的力气。

林老夫人伸手在前面摸了摸,才拉住了顾玖笙的手,“笙儿,快起来,让外祖母看看。”

顾玖笙站起身,把林老夫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

她知道,外祖母说的看看,就是摸摸她有没有瘦。

果然,林老夫人说道“有些瘦了,要注意身子。”

顾玖笙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环顾四周,想看看是谁主事。

转头的瞬间,就看见了院子中间那抹玄黑色身影,正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摄政王,云慕楚。

这一世,她最不想见的人就是他。

甚至,她连脸都不想治,就怕如前世一般,被他当成金丝雀养在屋子里。

不管是前世,还是梦,云慕楚对她来说,都代表了屈辱不堪和噩梦连连。

顾玖笙强迫自己掩饰住眼中浓烈的恨意,低垂了一下眼眸,再抬头已经是眸中已经是一片平静。

“参见摄政王。”顾玖笙走到院子中间,在云慕楚身前跪下,规规矩矩的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