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重生后我成了鬼王大人
重生后我成了鬼王大人 连载中

重生后我成了鬼王大人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粥亦可温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云止 古代言情 洛桑桑

小说《重生后我成了鬼王大人》是作者“粥亦可温”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洛桑桑云止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洛桑桑垂下眼帘,轻轻抿了抿手中的茶。“出来吧。”“哼!”一道约摸十七八岁的少年走了进来,气鼓鼓的一张脸像是塞满了两个肉包子。“不好玩!大人总是能轻易发现轻舟!”风轻舟气鼓鼓地坐到了洛桑桑对面...展开

《重生后我成了鬼王大人》章节试读:

鬼界一年一度的百鬼节是鬼界一年中最隆重的节日,届时会在溪山举行祭拜仪式,鬼王、各宗门都要参加。

洛桑桑一大早就被知青拉起来准备百鬼节要穿的服饰。

洛桑桑费力地睁开眼睛,任由知青给她穿上礼服,摆弄发型。

因为洛桑桑常年戴着面具,倒是省了化妆的步骤,只有露在外面的嘴唇被涂上了口脂。

“大人,那人醒了。”

洛桑桑挑眉,侍女还在帮她做发型。

“让他进来吧。”

云止被知雾“请”了进来,他神情淡漠,在看到洛桑桑时眼底快速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屈辱,耳根通红。

洛桑桑通过镜子观察云止的神态,只让侍女给她摆弄头发,不理会身后的云止。

云止僵硬地站在那里,知雾摁住云止的肩膀,抬脚踢了他的膝盖,让他跪倒在地。

“见到大人还不行礼,竟敢直视大人!”

云止冷冷地瞥了知雾一眼,虽然跪下,后背还直挺挺地立着,无声地抗争着。

知雾掏出腰间的鞭子,快落在云止身上时,洛桑桑抬手掷出一根簪子阻止了知雾的动作。

知雾心下诧异,那一鞭她用了三成的力道,大人竟然毫不费力地化解了。

洛桑桑摆了摆手,让知雾下去。

知雾收起心中的疑惑对着洛桑桑行完礼就退了下去。

知雾走后,洛桑桑沉默着让侍女将最后一根发簪插入发间,不理会云止。

等到侍女关上门,屋里只剩下她和云止时,洛桑桑才站起来看着跪在地上的云止。

“你叫什么名字?”

云止将头扭向一边,不答。

“不说?”洛桑桑走到云止面前挑起他的下巴。

“是要我让知雾进来撬开你的嘴还是你自己说?”

听到洛桑桑的话,云止挺直腰背,捏着拳头,双唇紧闭。

“啧”洛桑桑嫌恶地放开他,掏出手帕来回擦拭碰到云止的手,而后将手帕丢在地上,一脚踩上去后转身离开。

“知雾,今晚我回来之前给我撬开他的嘴。”

“是。”

门外,传来两人的对话声,云止挺直的背微微一颤。

……

溪山。

洛桑桑坐着鬼车来到山顶,原本嘈杂的溪山顿时安静下来。

“拜见大人。”

群鬼的呼声响彻山顶。山脚下一些小鬼听到山上传来的声音兴奋地对着山顶朝拜。

对他们来说,鬼王是鬼界最神圣的存在,即使现任鬼王贪恋男色,不理政事,但是前任鬼王的威压犹在,即使过去了上千年,在他们心中,只有鬼王能带给鬼界长久的安定。

洛桑桑走下鬼车,目视前方,一步一步走上祭台,鬼王的气势若隐若现,那是历任鬼王都会有的幽冥之气。

祭台上,祝荣等人察觉到洛桑桑身上散发的幽冥之气时,脑中百转千回,面上却详装冷静,看着洛桑桑一步一步走上来。

“大人果真天赋异禀,这才几日修为竟提升得如此神速。”等到洛桑桑走到祭台,祝荣笑呵呵地看着洛桑桑。

“哼,大人是景渊大人之后,自然是继承了先大人,用不了多久定能修出幽冥之火。”白发白须的青衣看到祝荣阴阳怪气地内涵洛桑桑,维护道。

如果说鬼界如今分为两派,一派是自立派,一派是拥王派,那么祝荣便是自立派,而青衣便是拥王派。

洛桑桑抚了抚鬓角的碎发,看了祝荣一眼并不言语。

洛桑桑抬起右手,知青眼疾手快地抬起手臂让洛桑桑将手搭在她的手背上,扶着洛桑桑登上祭台的最高处。

“本王是鬼界的王,虽本王敬重祝长老,但是下次见到本王时莫要忘了行礼,且……请自称‘臣’!”

登上最高的那层台阶,洛桑桑背对着祝荣说道。

听了洛桑桑的话,祝荣收起那张面对谁都像是含了笑的脸,如鹰的眼神狠狠地盯着洛桑桑的后背。

洛桑桑说完不理会身后众人,将灵力注入炉鼎,炉鼎的幽冥之火燃烧了起来,火光冲上云霄,照亮了整个鬼界。

等待已久的众鬼一脸喜色地看着来自溪山的火光,感受着幽冥之火洒在他们身上。

“幽冥之火长燃不灭,鬼王大人福彼鬼界!”

“幽冥之火长燃不灭,鬼王大人福彼鬼界!”

“幽冥之火长燃不灭,鬼王大人福彼鬼界!”

……

幽冥之火是鬼界至宝,守护着整个鬼界的安定,只有历任鬼王才能修炼出幽冥之火。

洛桑桑因为重生到现任鬼王的体内,体内自然是没有幽冥之火的,不说她,就连原本的鬼王也没有修出幽冥之火,此刻能点燃炉鼎内的幽冥之火也不知顾长寂用了什么方法。

可是,在点燃幽冥之火的时候,洛桑桑感觉体内的灵力似是被什么东西召唤一般,浑身的血液兴奋地跳动着,一股熟悉的感觉包裹着她。

洛桑桑心下一惊,连忙收起了灵力。

好奇怪,这里好熟悉……

洛桑桑收起眼中的情绪,只当是原主感受到幽冥之火涌起的反应

……

点燃完幽冥之火,吃完百鬼宴,洛桑桑坐在回宫的鬼车上,忍不住捶了捶肩膀,起了个大早也就算了,各宗族一个接一个的打招呼,真是累死她了。

“回宫后大人叫轻舟公子过来给大人捏一捏,大人不是最喜欢轻舟公子的手艺吗?”知青看着洛桑桑的模样,忍不住笑着替她捏了捏肩膀。

洛桑桑原本正准备感叹知青手艺不错,听到她的话嘴角的笑一僵,“呵呵”地干笑着。

洛桑桑的鬼车镶了耀眼的夜明珠,张扬地漂浮在鬼界上空,洛桑桑摸着其中一颗夜明珠感叹着这鬼车的豪横。

洛桑桑撩起帘子,自上而下俯视鬼界。。

只见底下的万家灯火萦绕着鬼界,鬼车所过之处众鬼跪成一片。

“在鬼界众民的心中,大人就是他们的信仰。”知青见洛桑桑被这情形触动,低声开口。

洛桑桑捏紧手中的帘子,眼中神色复杂。

她洛桑桑活了几万年,在天界人人对她避之不及,却不得不表面恭维,只因他们需要她,需要她领兵作战的能力,维护天界安定,却又唾弃她手上染了太多鲜血。

“百鬼宴他们便一直守在山下?”

“对他们来说能看到大人点燃幽冥之火便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事。”

洛桑桑抿紧双唇,眼底漆黑。

“传我命令,往后的百鬼节,在溪山下十里之内设流水席,整个鬼界皆可参加百鬼宴,共祝百鬼节。”

知青听着洛桑桑的话,神情激动,眼底的光芒溢出。

他们的大人……回来了……

……

回到宫中,一个侍女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

“大人,不好了,祝大人派人过来将昨日带来的公子带走了,知雾姑娘拦不住,被打成了重伤……”

“你说什么?”洛桑桑神情一冷,一双眼睛盯着说话的侍女,那侍女被吓得跪倒在地。

“来的人说新来的公子对大人不敬,是祝长老未让人调教好,他们将人带回去……等……等到调教好了再送给大人……”

祝荣!

洛桑桑深吸一口气,问了侍女人被带到哪里便让她带路准备过去找人。

“大人,不可!”知青拦住洛桑桑。

“祝长老根基深厚,您……现在过去只怕会彻底得罪他……”

知青摇了摇头,祈求洛桑桑。

“为了一个……不值得……”

洛桑桑停下脚步,看了知青一眼。

“对我来说,生命不分贵贱,他既然进了招魂殿,便是我的人……”

“我的人,除了我,谁也不能动!”

洛桑桑撇下知青,跟着那侍女直奔关押云止的地方。

知青看着洛桑桑的背影,急得跺了跺脚。

“快去禀报顾公子,还有青衣长老。”

吩咐好其他人,知青连忙追上洛桑桑。

……

洛桑桑看着戒备森严的洞涯,据说这里是鬼界关押重犯的地方。

洛桑桑一行人走上前,看守的士兵拦住了他们。

“放肆!睁大你们的眼睛看清楚这是谁!”

知青呵斥拦住他们的守卫。

守卫面面相觑,其中一人站了出来。

“大人恕罪,祝长老吩咐今日是百鬼节,为防止心怀不轨之人进来,洞涯任何人不得进入。”

心怀不轨?呵呵!洛桑桑冷笑。

“祝荣可说包括本王?”

那守卫不敢接洛桑桑的话,低下头,对洛桑桑行礼。

“大人恕罪。”

嘴里说着恕罪,脚步却未挪动半分。

昏暗的洞涯里,云止被绑住双手挂在木桩上,要不是胸口微微起伏,让人误以为他早已断气。

有人将水泼到他头上,冰冷的水淋到云止身上,生生将他冻醒。

“你们私自行刑若是被大人知道了定饶不了你们!”同样被绑住的知雾看着他们准备继续对云止行刑,大喊道。

相比云止,她的情况不知好上了多少,他们只将她绑起来,没有对她用刑。

“知雾姑娘说笑了,我等只是替大人分忧罢了,宠物不听话,自然要好好调教,您放心,我等不会伤了他的性命,等调教好了自会给大人送过去。”说着,那人将手中的冰针刺入云止的骨髓。

冰针入体,犹如寒霜入体一般,凡人之躯的云止怎么受得了这种疼痛,痛苦地叫了起来。

“住手!都给我住手!这样下去他会没命的。”

知雾用力挣扎着想挣掉手上的束缚,可惜绑她的绳索是鬼界特制的,怎会轻易断裂,倒是她的手腕隐有鲜血流出。

云止觉得自己快要神魂离体了,剧烈的疼痛刺激着他的意识,他开始意识消散,五感也渐渐消失,就连知雾的叫喊声也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这样也挺好的,他生来无父无母,无名无姓,能活到现在也是老天的恩赐了……

“砰!”巨物轰然倒地的声音将意识溃散的他拉了回来,剧烈的光照射进来,云止费力地抬起头,刺眼的光线让他不适地闭上了眼睛,依稀间,他好像看到了那带着银色面具的女子……

“大人!”

看到洛桑桑,知雾兴奋地叫了起来,大人来救他们了!

知青跑向前解开了知雾的绳索,接着便想松开云止,可是在看到他血肉模糊的身体时却不知如何下手。

“小的见过大人。”

那几个掌刑的人看到洛桑桑并不慌张。

“此处肮脏,还请大人速速离去,免得脏了大人的眼睛,至于人……等小的调教好了自会替大人送过去……”

洛桑桑看到牢房的惨状,深呼吸一口气。

“啪!”洛桑桑控制不住煽了为首的人一巴掌。

牢房中的众人一愣,显然没想到洛桑桑会动手。

“我的人,你们也敢动?招魂殿的人何时需要你们来调教!”

“将人给我带走!”

回过神的知青利索地放下云止,扶着昏迷的云止正准备走人,那几个小鬼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大人恕罪,没有祝长老的令牌,您不能将人带走。”

知雾握住手中的鞭子,准备随时掏出鞭子掩护洛桑桑离开。

谁知,下一秒只见洛桑桑飞快地掏出她腰间的鞭子,对着拦路的众鬼一挥,那几只小鬼顷刻间倒在地上,痛苦哀嚎。

洛桑桑将鞭子扔给知雾,率先走了出去。

知雾呆呆地接住。

大人的动作……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