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筑基十万年
筑基十万年 连载中

筑基十万年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刘裤裤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叶龙图 奇幻玄幻 沈青梅

书名叫做《筑基十万年》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奇幻玄幻,作者“刘裤裤”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叶龙图沈青梅,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暴雨倾盆。一辆鲜红的保时捷停在桥边已经足有四个小时了。沈青梅坐在保时捷的车顶上,她赤着雪白的小脚,任凭深夜刺骨的寒风吹散精致的发鬓,雨水打湿了雪白的晚礼服。就在前一刻,这位堂堂沈氏财团的掌上明珠,被誉为可以引领沈氏下一个时代的商界才女,竟然会被家族亲手抛弃,沦为家族联姻的工具...展开

《筑基十万年》章节试读:

哗啦啦!

几百米外的岸边。

叶龙图从河里钻了出来,他走上岸边,找了个落脚点随手拧干了被河水打湿的衣服,他瞅了一眼桥上。

鲜红的保时捷发出一声咆哮,明晃晃的车灯闪耀已经渐行渐远,很显然方才那个女施主放弃了轻生的想法。

“这样才对嘛,活着有什么不好。”

叶龙图撅了撅嘴,随手将衣服披在身上不由得感到对方有点小家子气。

昔日越王勾践就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忍受胯下之辱。

窦娥那小寡妇也是怨气冲天,一身冤屈无处申诉,还是在叶龙图的善心大发下让六月天里鹅毛飞雪,送了她一程。

这么丁点的破事儿算个屁啊。

“救人一命,胜过七级浮屠,糟心呐。”

叶龙图摇了摇头,他抬头看了看天,暴雨过后放晴的天空已经稍稍放亮。

暴雨过后的清晨天空如同是被洗过的镜子。

爬上了河堤,叶龙图顺手买了碗豆腐脑垫了垫肚子,便懒洋洋的朝着潘龙山上走去。一路上无数豪车行色匆匆,可谓是豪车如雨。

“盘龙山庄私人领地,闲人止步!”

刚到山脚,叶龙图就被几个严阵以待的守卫拦住了。

“我来看望一位故人!”

叶龙图也不恼,淡淡的解释道。

“抱歉,今日是赵恒赵宗师的殡天之礼,非有邀请函者不能入内。如果你是想祭拜赵恒赵大师,那可以在那里叩拜。”

一个守卫好心提点了一句,他伸手指了指盘龙山脚下的一片空地,提醒道。

叶龙图扭头一看,顿时一愣。

却见盘龙山下豪车如雨,无数人自发的站在空地上。

他们面带悲色,自发吊唁。

再加上不断有车辆进来,将盘龙山脚下的广场挤了个满满当当。

世之瑰宝,被誉为近代最杰出的国术大宗师的赵恒赵老宗师殡天,无人不哀之。

对于这位为了发扬传统国术鞠躬尽瘁,甚至曾经也半生戎马的老先辈,国术大师,无数人都面带悲色,吊唁气氛浓重。

架势很大嘛。

叶龙图皱了皱眉头,他实在没想到一百年前跟在自己身后终日光着屁股晃荡的小捣蛋鬼,死后竟然能够享受到如此殊荣。

“通融一下,我认识赵恒,或者你去通报一下,说江陵故人来访。”

叶龙图没听劝,开口解释道。

闻声,守卫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

赵恒赵老宗师一生荣耀,却是无数人敬仰的宗师楷模。眼前这小青年竟然直呼赵老宗师名讳?

他刚想开口呵斥。

噗嗤!

“这牛皮吹的,这要是有牛在天上飞,恐怕都能被你吹跑了。赵恒赵老宗师的大名谁没听过,国内又有几个不认识这位曾经名噪四方的前辈?”

“只可惜你认识他,人家怕是不认识你吧。”

一声讥笑响起。

他扭头一看,便见到身后一个穿着阿玛尼黑西装的青年正一脸讥讽的望着自己。

“关你屁事?”

“关你屁事?”

叶龙图皱了下眉头。

“当然关我的事,赵老先生殡天,世人哀痛。我们坐了几个小时飞机过来,就是想目送赵老先生一程。

“我们刘家受邀前来,但就算是我刘栋也只能在殿外瞻仰赵老先生的遗容。你又算什么东西,也配直呼赵老先生名讳?”

“给你一个机会,给赵老先生下跪认错,要不然……”

名叫刘栋的青年抱着手臂,义正言辞道,那模样仿佛是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上一般。他身旁的女伴侧目连连,显然对男伴的仗义出手感到芳心暗许。

不过……

“不然如何?”

叶龙图斜了青年一眼,反问道。

“给赵恒下跪,你就不怕他爬出来找你玩命?”

“你!”

刘栋一怒,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对方竟然还不认错。刘栋怒极反笑,抬手就朝着叶龙图抽了过来。

只是他的手还没来得及抬起,就被叶龙图攥住了腕子。

嘎巴巴。

后者只感觉叶龙图的手中仿佛有无穷的力道,自己的手腕子仿佛都要断掉一般。

“你特么给我松开。”

唰。

刘栋脸上肌肉抽动,额上的冷汗就下来了。

“知道错了没?”

叶龙图问道。

“错了,我错了,你特么松开,快松开,我的手要断了。你快松开!”刘栋疼的眼角都在抽抽,连声道。

“那就跪下给认个错吧。”

叶龙图抬了抬眼皮,随口道。

刘栋顿时大怒,可他还没来得及反唇相讥,抬头迎上对方闪亮的黑眸,深邃的瞳孔中仿佛有种不容反驳的力量。

噗通!

刘栋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

好一会,他才从地上爬起来。

刘栋面色扭曲,没想到只是想在女伴面前长长脸,却意外丢了这么大丑,他可不想这么乖乖咽下这口气。

可他抬眼一瞅,刚想破口大骂,却见方才的青年早已不见了踪影。

“人呢?”

众人面面相觑。

虽然未收到信函之类的邀请,但叶龙图知道,只有他才是最有资格来参加这个葬礼的。

葬礼就要开始,为免去不必要的麻烦,叶龙图选择施以手段直接绕过山庄守卫,悄无声息的来到了盘龙山的大殿内。

今天,虽然赵恒之殡去,是一个很私属的家族葬礼,但是盘龙市内经常在电视报纸头条上频繁出现的大人物,大都出现在了这里,以瞻仰赵老先生最后的遗容。

对于这位足以在国术史上足以留名的传奇人物,人们还是寄予了无上的哀荣。

无叶龙图一个生面孔混在一大群人中,他沉默着站在人群中,随着吊唁的进行缓缓前进。

却也没有引起旁人太多的注意。

万年时间,他经历过太多生死离别,也见惯了太多人活着又死去。

对于旁人来说,无法飞升停留在红尘中的叶龙图像是一个个鲜活生命的见证者。

棺材里曾经的故人已经容颜苍老,此刻手捧着锦盒躺在水晶棺中,宛若沉浸在熟睡当中。

曾经的一代宗师,但在叶龙图的印象中,这个当初终日跟在自己屁股后头晃荡,意外偷学了两招的小屁孩儿还停留在最初的模样。

“怎么就不吃呢?”

叶龙图吐槽了一句,略微有点伤感。

赵恒怀抱中的锦盒哪怕隔着棺材板他也能够清晰的感知到其中的灵气。

那是淬体丹。

能够帮助凡人脱胎换骨,步入修仙者行列的神奇丹药,拥有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奇功效。

那也是当初十八岁的赵恒决定离去时候叶龙图送给他的唯一一件礼物。

当初,赵恒学艺不精,到最后也没跨过修仙者的门槛。

只是叶龙图的记名弟子。

这小子性情太跳,为了避免对方英年早逝,这也是叶龙图这个半吊子老师给予学生的唯一保障。

吃了淬体丹,入了修仙者。

赵恒哪怕是个榆木脑袋不开窍,但至少也能再活上一百年吧。

谁曾想这小子倒是意外的光棍。

哪怕是临了了还当个宝贝供着,难道他还真信这世界上有什么地府阎王之类的轮回之说?开什么玩笑,不过是那些个飞升无望又闲的蛋疼的修仙者们鼓捣出来糊弄鬼的。

人死如灯灭,一了百了。

“唉,你倒是就这么走了!”

叶龙图摇头叹息了一句。

他抬起脚,就要将锦盒拿起来,只是他前脚刚迈出去,手还没伸进水晶棺里。

“住手!”

一声娇叱,打断了他。

“你……你想干什么?”

叶龙图一愣,扭头一瞧。

他身后,一个小美女正叉着腰肢,一脸愤怒的盯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