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诛仙:青云门下玉剑仙
诛仙:青云门下玉剑仙 连载中

诛仙:青云门下玉剑仙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暴躁的平头哥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叶无忧 奇幻玄幻 绝世剑仙

很多朋友很喜欢《诛仙:青云门下玉剑仙》这部奇幻玄幻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暴躁的平头哥”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诛仙:青云门下玉剑仙》内容概括:在凡人国度中,仙神一说更是深入人心,修仙炼道之人也偶尔可见。普通百姓便是在正道仙人的庇护下,健康快乐的活着。其中正道仙门又首推青云门,天音寺以及焚香谷。也正是多亏了这些仙门的仙长,凡人才能不受妖魔侵害,才能在神州大地安居乐业...展开

《诛仙:青云门下玉剑仙》章节试读:

欢声笑语中吃过午饭之后,沐浴更衣,换了身新道袍,也顾不得自己是不是一表人才,仙姿绝世了,直接就奔着宋大仁的小院而去。

屋子比人多,八个弟子一人一个独门小院,但又紧紧相连。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修仙哎。

用一句话就可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今天。

早上砍竹子就是最后一个考验,不枉自己挖坑挖了一上午啊。

从三岁时知道这是个修仙世界之后,就寻死觅活的要修仙,可惜撒泼打滚的也不管用,有人阻挡自己成为剑仙的道路。

今天,总算能修仙了,功法就在眼前,哪里还能等。

什么,让休息两个时辰,傍晚时再教自己修炼法门。

不要开玩笑了好不好,知不知道晚一分钟都是在阻挡一个绝世剑仙的崛起啊。

所以,尽管挖竹子挖的浑身酸疼,叶无忧还是匆匆洗了个澡就过来了。

“大师兄,我来了。”

敲了敲门,宋大仁便打开了房门。

“小师弟,你来了。”

这不是废话吗,难道我要说不该来,还是要说到底是来了呢。

“大师兄,刚才吃饭的时候,师父不是说要我跟你学习道法吗。”

“大师兄,你快点教我吧,我都等不及了。”

看着叶无忧眼中希冀的神色,宋大仁也是笑了笑,“本来我还想师弟你上午都已经累了,身体可能没有恢复过来,打算傍晚再教你修行呢,没想到师弟竟然如此向道。”

“那我现在便把入门功法传授给你吧。”

“师弟,快进屋来。”

“谢师兄。”

同样朴素,没有什么多余东西的屋子,两人盘膝坐在中央。

“小师弟,本门功法首重根基,你既入得门来,当学我青云仙法,待我传你道术,你需要牢记于心,日后多加修习,勤学苦练,才可不负师尊厚恩。”

听着宋大仁的话,叶无忧点了点头,“大师兄的话,我记下了,肯定不敢懈怠,亦不敢忘师父引入仙道与师兄传法之恩。”

喵的,田不易老师都说让你教了,哪还来这么多废话,快给我修仙功法啊。

显然,第二次当老师的宋大仁有点上瘾了,把当初说给张小凡的话,又要说一遍。

神色凝重,面容肃穆,“不过在传你道法之前,我还有一事要给你说明。”

“本门奇术,玄妙异常,有开山赶海之能亦有摘星拿月之力,向来为魔教妖人窥视。”

“你需立下重誓,不管学成与否,除本门弟子,绝不可传给外人。”

“如此,师兄才可安心传你道法。”

发毒誓嘛,我懂。

作为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的三好青年,谁还没发过几句没有小鸡鸡的毒誓了。

木得问题。

叶无忧也是神情肃穆,竖起三根手指,沉声道“师兄放心,若我以后敢对外人泄露青云密法,必叫我死在雷霆之下,葬身于山峰之中,永世不得轮回。”

等我修成剑仙,学会神剑御雷真决,谁敢拿雷霆劈我,反正又不能永生不死,修到极致大概也就活个上千岁而已,死后还能占个山青水绿的大山也是不错。

至于永世不能轮回。

这个世界连阴曹地府都没有,还有个屁的轮回啊,听说过没见过好嘛。

雷峰塔。

谁敢盖这座塔,本剑仙就弄死谁。

所以说,这誓言对自己零约束力啊。

但听在宋大仁的耳中,却非常的满意。

不愧是大户人家出身,读过书的,连誓言都说的这么好听。

点了点头之后,便开始上重头戏了。

先教打坐,冥想,再教人体经脉穴窍以及精气运行,最后又传了一段三五百字的修行秘法,便是太极玄清道的第一层修炼法诀了。

太极玄清道,乃是青云门诸般奇术妙法的根本。

是两千多年前祖师青云子参悟无名古卷领悟出来的,后又经历代祖师精研完善,直到今日,已是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的无上道法。

听着宋大仁的侃侃而谈,叶无忧心里一直在吐槽,你确定你不是在扮演菩提祖师,在教我大品天仙诀吗。

还侵日月之玄机,这个世界修炼到顶峰,人家孙悟空随意挥挥棒子也给你们全都拍死。

逗爹呢。

差不多得了啊。

不过听到宋大仁讲神剑御雷真诀时,叶无忧也是提起了精神。

太极玄清道的玉清境界乃是初窥门径的修道法门,尤其是前三层更是如此。

资质上佳者花个一二十年也就修成了,至于资质不行的,可能就是一辈子也突破不了了。

而能修炼到第四层的,更是万中无一,整个青云门新一代弟子中也没多少,但无一不是天赋上佳之人。

若是能修炼到这一层,便有了万法之基,可以修习神通秘术与法宝了。

而要说起神通秘术,那就不得不提本门的镇派绝学神剑御雷真诀。

以凡人之身,掌神兵之力,御天雷之威。

一经施展,风云变色,煌煌天威之下,对手便要未战先降,端是无可匹敌。

只可惜,大竹峰的众位弟子,现在都还不够修习的资格。

没有功夫理会宋大仁吹起来就没完的意思,叶无忧现在已经在开始尝试修炼了。

大概是穿越过来没有给挂的原因,也可能是两世为人,灵魂强大的原因,自己的记忆力好的出奇。

别管什么东西,看一遍基本上就都能记住。

宋大仁说的那些打坐冥想,经脉穴窍,还有修行法诀之类的东西,自己已经记住了。

在脑海中快速的过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叶无忧也是准备试试什么是修仙了。

修仙功法就在手里,听他讲那些自己大概都知道的东西,岂不是浪费自己成为剑仙的时间。

当然是要试试自己能不能修炼了。

炼气,青云门第一层功法也是最基础的一层,讲究放空心神,无有一丝杂念,打开周身毛孔,引导天地灵气进入体内,进而感悟天地造化。

若能将进入体内的灵气,按步骤引导三十六大周天,则经脉稳固,可以进行下一步的修炼了。

照着宋大仁讲的步骤,该怎么打坐冥想,该怎么引导灵气,从哪个穴窍进,又从哪条经脉运行,叶无忧便开始尝试感悟天地灵气了。

这一试不要紧,一试吓一跳。

默念修行法诀开始冥想时,便再也听不见宋大仁的声音了,如同置身在浩瀚星空之下,周边全是些星光点点。

整个天地间就如同只有自己一人一样。

这也太神奇了吧,这些光点就是天地灵气?

心念一动,周围的光点就相继进入体内,但奇怪的是,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引导它们形成真气在经脉中运转。

仿佛自己的身体不存在一样,进去立马就又出来了。

呃,这么说也不对。

也不是一点都不能引导,只不过感觉就像是肥皂泡泡聚在一起一样,自己还没引导它走两步呢,就碎了。

这算什么,自己能修炼还是不能修炼啊。

不是说灵气入体就能引导了吗。

怎么这么不听话啊。

嗯……,可能应该大概是时间问题吧。

一般人都得修炼个一年左右,资质好的一两个月,三五个月,才能修炼完成第一层。

自己刚才只听了一遍,尝试修炼而已,不能引导灵气运行,可以理解。

睁开眼睛后,叶无忧也是笑道“大师兄,冥想的时候是不是周围有好多五光十色的光点啊,那是不是你说的天地灵气啊。”

“没错。”

“只不过第一次冥想时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具体看到什么也是因人而异。”

“小师弟你才刚学会修行之法,只要熟记于心,多多尝试,自然也……”

说到这里,宋大仁就说不下去了,刚才他听见了什么,小师弟是在问他第一次冥想时看见的景象吗?

他听错了吧。

小师弟听自己讲了一遍修行功法,就能冥想了?

唬我呢。

天资绝佳者都得一两天才能成功冥想呢,你听一遍就会了,确定记住了我讲的那些修行法门了?

我怎么不信啊。

“怎么,可是修行之处有什么不解。”

宋大仁还没问具体情况呢,田不易就推门走了进来。

田不易听了半天的墙角,如同做贼一样,顺着窗户缝偷偷观察。

果然,天资绝世,只听一遍法诀就能成功冥想,并且还引导灵气入体。

宋大仁修为太低,看不出来什么,但田不易何等修为,他哪能看不出来。

刚才叶无忧闭目冥想时,周围的天地灵气如燕归巢,争先恐后的蜂拥而来,像是晚一刻就占不到好位置一般。

如此天资,大竹峰兴盛有望啊。

田不易再也忍不住了,压下心中的狂喜,便推门而入。

“师父。”

“师父。”

摆了摆手,心中纵然欣喜异常,面上却不露声色。

“刚才掌门传信与我,说是有事商议,我这正要去呢,就听见你在传老八修行之法。”

“索性还有些时间,便进来看看。”

对宋大仁说了一句之后,又是问道“老八,可是你大师兄讲的有什么不明之处,还是法诀艰涩难懂。”

“师父,大师兄已经说的很明白透彻了,教我的功法也很容易。”

“只是……”

“只是什么。”

听着叶无忧的话,田不易挑了挑眉。

而宋大仁则是嘴角抽搐。

这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敢说青云门功法很简单的人了吧。

他现在也是差不多明白了,为什么师父这么关心小师弟,怕是个天纵之才啊。

师父也可能不是路过,而是专程来的。

想到这里,宋大仁微微一笑,侍立一旁。

“师父,刚才师兄说静心凝神,引灵气入体运行三十六周天,便是第一层功法大成。”

“可弟子为什么已经按大师兄教的做了,还是静不下心来呢,也没办法引导灵气运转。”

“总感觉像是一碰就碎一样。”

田不易应该是青云门最负责的师父了,现在刚好有问题,来的正是时候。

“哦,无法静心嘛。”

“那你再凝神冥想给我看看。”

“是,师父。”

说罢,叶无忧便盘膝而坐,开始冥想。

和刚才的情况一样,灵气蜂拥而至,散而不聚,很快就又从叶无忧的体内散逸出来。

田不易眼中青光流转,也是明白了关键所在。

这小徒弟的心思可能根本就不在如何凝聚元气之上,否则如此浓厚的灵气,而且已经进入经脉之中了,怎么可能还不能凝聚元气呢。

这种时候,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田不易心中都快要抓狂了。

“哼”

手捏法诀,一道流光便是打在叶无忧身上。

而叶无忧也确实是在胡思乱想,而且还是抱着科学的心思在胡思乱想。

这些五颜六色的灵气光点,平时都存在空气中吗?那是氧还是氢,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经脉?

武侠小说里的奇经八脉吗,该不会还要打通任督二脉吧,太阳穴?

我靠,打通太阳穴。

这事想想就行了。

还有这经脉怎么不是血管啊,我一直都以为经脉就是血管来着。

咱们修仙的为什么也叫真气,不应该叫灵力法力什么的吗。

还有,还有……

接下来就没有了。

叶无忧冥想把灵气吸纳进体内之后,便听见一声如同霹雳般的冷哼,炸的耳膜嗡嗡作响。

但诡异的是,自己没有任何不适,也没有想要睁眼的意思,一股清凉的感觉从头顶滑落,顿时觉得世间过往都是浮云,七情六欲也是累赘,心中杂乱的想法逐渐消散,进入物我两忘的状态。

已经和石头没什么差别了。

这是田不易用了大神通,上清伏魔咒。

有稳定心神,祛除心魔之用。

果然,在这一神通之下,小弟子叶无忧真正进入了冥想纳气的阶段。

田不易的法眼中,进入叶无忧体内的灵气被压缩融合,形成一股气流,开始在经脉中游走了起来。

一圈,两圈。

时间也是一点点的过去。

直到晚饭之时,叶无忧还是没有醒过来,宋大仁的屋外,大竹峰的众人也都在了。

苏茹推门而入,看田不易目不转睛的样子,刚想问什么呢,田不易就是挥手布下了一道无形光幕,将两人罩在一起。

“茹儿,你相信这个世上有人看一遍太极玄清道就能引气,两个时辰就能修炼圆满第一层的吗。”

田不易从头到尾都在,眼睛连眨都没眨过一下,已经快看麻木了。

这已经不是用什么天资绝世可以形容的了,简直就是仙神转世啊。

除了这个理由,他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了。

两个时辰啊,两个时辰。

青云门开派之今,也从来没有过这等恐怖资质,当年的青叶祖师也不行。

“你是说老八今天下午学会太极玄清道功法之后,只用了两个时辰就要修炼到第一层圆满了。”

苏茹也是有点大惊失色。

当下玄功法诀运之双目,淡淡的白光浮现,仔细的看了一会之后,也是涩声道“他这是第几周天了,你确定没有看错。”

“从大仁教他修炼常识开始,我就在旁边看着,现在已经运转完第三十五周天了,中间没有半分停留。”

“你说我有没有看错。”

说着,又是嘴角一抽,随即面露狂喜,像是怕打扰到叶无忧一般,压低声音,干涩道“而他冥想到现在,不足两个时辰。”

说到这里,两人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大竹峰要出龙了啊。